©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你懂个毛线竞技场 (94-99)

总之……大、大家中秋快乐啊!【迟了五个半小时的祝福


94

在高浓度的alpha信息素里洗了个澡的乐白一回到宿舍就迫不及待地冲进浴室,拿沐浴露上上下下把自己搓了一遍。

洗完澡出来的乐白崩溃地发现,身上竟然有一股无论如何都去不掉的味道,闻起来像是淡淡的铁锈味,原本乐白疑心是自己一不小心蹭到了什么生锈的小物件,然而他把衣服翻来覆去看了一圈,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痕迹。

那只有一个解释了,是某个alpha信息素的味道。

只可能是沈裁云,一路上乐白都是绕着alpha走的,只有沈裁云,他当时憋着一口气,一步都不想退,和他站得很近。

“等等乐乐你去哪儿?!”沈良看乐白穿着裤衩就要往外跑,赶紧拽住他。

“我去宰了你表哥!”

 

95

第一次去找沈裁云时乐白被他过浓的信息素恶心到干呕,根本没分辨出来到底是什么味道,当时乐白没有想太多,现在想起来,应该是因为沈裁云易感期快到了,信息素浓度才会高得让乐白恶心。

“他疯了吧,易感期不打抑制剂就出来乱晃,”乐白痛苦地在床上翻滚,“啊啊啊,好恶心啊,身上一股铁锈味!我杀了他!”

易感期的alpha对omega的吸引力会成倍增加,也更容易被omega吸引,但是对乐白来说他们简直就是行走的毒气弹——还是沾上一点味道就会好几天洗不掉的那种。

绝大多数的alpha都不会试图凭借易感期的超高浓度信息素去吸引omega,鉴于其他alpha都没有嗅觉失灵,在吸引到omega之前alpha们多半就已经打得头破血流了。

乐白性别分化之后还是第一次见到易感期不打抑制剂就大摇大摆到处晃的alpha。

他怎么没被其他alpha打死。

 

96

第二天早上做了一宿噩梦的乐白一觉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闻闻自己身上还有没有残留的铁锈味,而后他蛋疼地发现自己睡前的祈祷并没能实现,那股味道还在,并且丝毫没有变淡的趋势。

此时如果给乐白一个打火机,小炮仗能当场爆破宿舍楼。

身上带着alpha信息素的味道让他产生了心理上的极大不适,哪怕那味道淡得只有他自己才能闻到。

竞技场走神被喷的乐白甚至破天荒的没有抱起键盘把对面狂喷一顿,他绝望地扑倒在桌子上,哀嚎道:“都怪那个垃圾天策!”

在沈裁云周围停留时间更长却完全没有沾上哪怕一点信息素的沈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好给他冲一杯降火的冲剂。

有些事情可能真的就是命吧。

 

97

“裁云,”容韶皱着眉头揉了揉鼻子,“你还是打个抑制剂吧,味道好大。”

正在做日常的沈裁云闻言嗅了嗅自己的身上的味道,自我感觉良好:“还好吧,抑制剂用完了,你将就一下。”

容韶已经是alpha里对信息素最不敏感的那一类了,信息素攻击性强如沈裁云,于他而言和其他alpha也没有多大的差别。但那是平时的沈裁云,易感期的沈裁云实在太挑战他的承受底线,如果这位的信息素是温和一点的味道也就罢了,茶香、花香之类的,容韶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我现在感觉自己泡在血海里……”

可惜沈裁云不是,他的信息素是鲜血的味道,容韶一直怀疑他别说omega,连beta都找不到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气味特殊的信息素。

实在是太像个杀人狂了。

 

98

杀人狂沈先生对自己的信息素气味究竟浓到了什么地步毫无逼数,但容韶实在不能忍受被鲜血拥抱的感觉,强行拽着他去打抑制剂:“相信我,你再这样乱晃会被人举报的。”

作为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们扎堆的地方,学校的医务室相关药品自然一应俱全,一身血腥气的沈裁云一进医务室,其他人自动站到远离他的角落,医生赶紧给他带到旁边alpha专用的小隔间,把他那一身灭过门一样的味道隔离在门后,又拿消毒剂把整个医务室喷了一圈。

终于从血海的折磨里解脱的容韶长出一口气,靠在医务室门口呼吸了一会儿新鲜空气,感觉整个人都得到了升华。

一个眼生的小青年从医务室里冒出头,他犹豫了片刻,才凑过来,有些局促地向容韶搭话:“你好,请问里面那位是你的……?”

“我的同学,”容韶有些意外地打量他,“怎么了?”

青年支支吾吾地说了句什么,容韶没听清,正待细问,却见此君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没有给他一点机会。

 

99

打听沈裁云?摸不着头脑的容韶一脸懵逼,总不能是看上了沈裁云吧?

如果嗅了一鼻子血腥味还能当场一见钟情,那品味真是挺独特的。

标签:策藏
热度: 188 评论: 20
评论(20)
热度(188)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