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你懂个毛线竞技场 (106-111)

106

云湖天池,乐白当然是很喜欢的,试问有哪个藏剑会不喜欢战场呢?不存在的,战场那可是快乐源泉。

前提是没有某些一看就让人脑壳疼的心法。

屏幕里桃花折霞快乐地莺鸣柳大风车哗哗地刮,屏幕外乐白满脸放空,双手离开键盘,目光平静地看着自己的角色自己玩儿自己。

究竟是哪个鬼才策划想出来的一分钟一个平沙?对面三个莫问,己方就他这一个藏剑,刚出平沙跑不了几步又被平沙,打这个吧另外两个虎视眈眈,体验极差,引起强烈不适。

说好的快乐呢?对面的莫问看起来比他快乐多了,那么喜欢藏剑就不能自己玩儿一个吗?垃圾心法,建议删除。

云湖天池,退出。

 

107

也许是因为并非正常发情期,情潮来得比往常快得多,乐白感觉自己浑身都在发热,内心格外焦躁,没多久就坐不住了,只得关了游戏,爬回床上去试图睡个午觉熬过去。

然而身体大声地拒绝了他的敷衍并一根火把扔进了他的脑浆。

发情期彻底到来的一瞬间乐白仿佛听见了大脑爆炸的声音,他太久没有经历这一切了,只有第一次发情期他是干熬过去的,自那之后他就一直按时服用抑制剂,以至于他几乎都要忘记那是多么难熬的事情了。

热,每一寸皮肤都在发烫,无法纾解的痒意在身体深处叫嚣着,烧干的大脑里只余下最本能的渴望,但那注定不会得到满足,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108

在没有alpha的情况下干熬发情期实在是一种折磨,乐白想起来他第一次发情期的时候,作为一个生理课全跷,对omega该怎么处理这种事情一窍不通的omega,他还以为自己是发烧了。

他的父母在了解情况之后神情微妙地塞给他一个小盒子,等父母离开后他打开一看,里面是某些……保健用品,怕他不知道怎么用,还很贴心的附带了说明书。

不过乐白最后也没用上父母的好意,那玩意儿被他眼不见心不烦地塞进了柜子的角落里,现在却又突兀地出现在了乐白的脑海中。

鼻腔里满是铁锈味,害他发情期提前的罪魁祸首还缠绕在他的身上犹未散去,身体深处为之颤抖着舒开。

乐白最终还是伸出了手,探进被窝中去安抚渴望得到满足的身体。

快点结束吧,他讨厌这一切。

 

109

乐白不知道自己在床上翻了多久,尽管得到了纾解,但没有标记仍然无法使情潮褪去,它依旧在他的身体里乱窜,烧得他每一寸皮肤都无比敏感,湿软的躯壳在他迷糊的灵魂耳边不断喘息。

所幸那股阴魂不散的铁锈味仍旧包裹着他,身体单方面对此亮出了绿灯,属于alpha的气味极大的安抚了乐白,让他似乎没那么难受了。

如果乐白此时还清醒,一定会觉得因沈裁云的信息素而得到安慰是一件极其恶心的事情,但身体先于理智做出了决定,烧得七荤八素的小omega安心地把头枕在还残留着信息素气味的手臂上,嗅着铁锈的味道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109

沈良在门口徘徊了很久,他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尽管乐白说不需要给他留空间DIY,但是这种事情吧……怎么说呢,大家都是omega,虽然发情期会因人而异,但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也差不了多少,这可不是什么靠意志就能挺过去的。

踌躇半晌,沈良终于下定决心,他左右看看,确定楼道里没有人,才小心翼翼地将耳朵贴在门上。

里面没有声音,无论是键盘声还是别的什么声音全都没有。

那应该是在睡觉,沈良长出一口气,轻手轻脚地打开门,刚一开门,浓郁的信息素就扑了他满脸,吓得他赶紧把门关上。

 

110

乐白果然在睡觉,小炮仗这会儿安静多了,抱着被子缩成了一团。

确认他情况良好的沈良放心地爬下梯子,正准备拿空气清新剂再喷一喷被乐白的信息素淹没的宿舍,忽然听见乐白似乎低声地在嘟囔什么。

“沈……”

咦?都这么轻声了还是弄醒他了吗?

“沈……裁云……”

正准备道歉的沈良目瞪口呆地挂在梯子上,脑海中一万个卧槽塞满了背景墙。

这是什么情况,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乐白小同志难道是个抖M吗,被他表哥收拾过后突然就春心萌动以至于被人家的信息素吸引到发情期提前?!

“……杀了你。”

 

111

……哦。

标签:策藏
热度: 230 评论: 24
评论(24)
热度(230)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