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你懂个毛线竞技场 (126-132)

126

带着空气清新剂、外套以及温静婉赶过来的沈良看见被沈裁云抱在怀中的乐白时不禁扶了扶下颌以确保它还好好地待在原来的位置。

黑灯瞎火,孤A寡O,空气中的信息素纠缠在一起,梅香中夹杂着些许血腥气,乐白还埋头在沈裁云怀里,手中攥着人的衣袖不肯放。

“我……你、你们?”舌头打成了结,死活捋不直,天知道沈良看到那十几个未接来电时内心有多爆炸,尤其是再打过来之后讲电话的人竟然变成了沈裁云。

如果真的因为他没接到电话就发生了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沈良怕是得当场切腹谢罪。

好心过路人沈裁云满脸无辜:“放心,我没做什么,只是怕他撑不住做了临时标记,征得过他的同意。”毕竟他问的时候乐白确实没有反对。

 

127

沈良完全不想知道等乐白清醒过来之后知道自己被沈裁云临时标记了,并且还抱着人又蹭又嗅死活不肯松手时会是什么反应。

怕是整栋宿舍楼都要被他给掀翻,到时候就不是要把沈裁云套麻袋沉湖了,恐怕得把人吊起来凌迟他才能解气。

原本是跟来帮忙的温静婉此刻完全看热闹不嫌事大,手贱地去戳乐白的脸蛋,乐白被她戳烦了,就往沈裁云怀里钻,只留给众人一个后脑勺……和后颈上不能更明显的罪证。

一时之间沈良竟不知道自己应该赶紧拿出手机把小炮仗的惊人黑历史拍下来留作纪念还是当作完全没看到并立即删除这段记忆。

……总之人没事就好,比什么都重要。

 

128

刚被标记的omega对alpha会相当依赖,平日里看乐白那么讨厌alpha,沈良一直以为他应该对alpha不会有什么反应,事实证明他想多了,乐同学简直是块牛皮糖,扒都扒不下来。在被翻脸不认人的乐白在手背上留了一排牙印后沈良只能认命地放弃,任由他继续待在沈裁云的怀里。

你就可劲儿蹭吧,等清醒过来指不定会有多想当场上吊。

虽然情潮已经退去,但发情期还得过一段时间才会彻底结束,乐白身上的信息素还在源源不断地往外发散,沈良拿空气清新剂给乐白一顿喷,完了沈裁云用外套将他裹住,才算勉强遮住了他身上的味道。

 

129

大摇大摆地从街上回去是不可能了,四人只能从河边小道溜达回学校,被人抱在怀里的乐白迷迷糊糊睡过去,到宿舍楼下时已经睡沉了,见状沈良松了一口气,总算不用再拉扯就从沈裁云手中成功接手了乐白。

“还好没事,”乐白睡得没心没肺,抱着他的沈良却心情十分复杂,“如果不是你刚好路过……”

“举手之劳,不用太感谢。”做好事不留名的沈先生撇撇嘴,“回头让他少给我找点麻烦就成。”

沈良欲言又止:“那恐怕不太可能……”毕竟这次突如其来的发情期要真说起来锅还算是沈裁云的,一个易感期不打抑制剂的alpha对乐白这种对信息素敏感的omega来说根本就是行走的人形春药。

并不知道内情的人形春药叹着气消失在了夜幕里。

 

130

身上黏糊糊的不太舒服,后颈还有点疼。

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痛快的乐白在清晨尚且昏暗的光线中盯着天花板沉思了片刻,试图回忆起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去小吃街吃了一路,然后给沈良打了电话,之后呢?既然他醒来是在宿舍那说明沈良过来接自己了吧?但是后颈为什么会疼?乐白狐疑地摸了摸脖颈,腺体的位置上一排嚣张的牙印,清楚明白地告诉了他发生过什么。

他被某个alpha标记了?!

等等,是谁,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

乐白猛地坐起来,正在吃早餐的沈良被他吓得噎住,喝了半杯水才缓过来:“咳、咳咳……乐乐你醒了啊,身上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131

“……是谁?”乐白的神情有一瞬间的空白,“我被谁标记了?”

他从来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他的发情期规律,使用的抑制剂比一般的抑制剂药效更强,甚至平时一直在用药减弱alpha信息素对他的影响。

可是就算这样,他竟然还是会在意料之外的发情期被某个他根本不知道是谁的alpha给……标记了?开什么玩笑?!

“乐乐你先冷静一下,你没被标记……不对你确实被标记了,只是临时标记你别激动!他什么都没做!”乐白的神情几变,看得沈良心头也跟着慌。

确实,下身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只是昨天流过汗又没有洗澡有些黏糊糊的……乐白长舒一口气,勉强镇定下来:“……是谁?”

沈良心虚地挠了挠脸:“呃……”

 

132

电光石火间乐白脑海中闪过了一长串以中年油腻秃顶男alpha为首的诸多角色,心里一边倒吸冷气一边又告诉自己无论是谁都算是帮了自己,那种情况下能控制住只是临时标记足以说明对方并没有猥亵的想法……

“他真的什么都没做,”沈良强调道,“只是路过做了件好事。”

到底是谁需要沈良这么再三强调?乐白越想越觉得心里七上八下:“行了你说吧……我知道那个alpha没恶意。”

“嗯……是沈裁云。”

……艹!

标签:策藏
热度: 214 评论: 22
评论(22)
热度(214)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