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你懂个毛线竞技场 (133-138)

军爷的新校服我当场恋爱!!!

少年感的二少超棒但是刘海建模死的几率太高了


133

为什么偏偏是沈裁云,虽然也不是说是谁都好但是唯独不能是沈裁云啊!

脸色铁青的乐白又摸了摸后颈的牙印,心情仿佛是坐着过山车突然冲进了水里,明明做好了失重的心理准备,没想到被水花打了满脸。

“我、我……”大脑里一片空白,他“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感觉心里格外憋屈,憋屈里又满是茫然。

脑海中隐隐浮现出昨晚的情形,的确是沈裁云,他被沈裁云抱在怀里,好像还……还蹭沈裁云来着?还抓着人衣袖不放,像个没骨头的软体动物一样赖在沈裁云怀里不走……

逐渐想起来一切的乐白抱着头只想哐哐撞大墙。

屮艸芔茻!失忆算了!

 

134

这个锅真说起来还挺复杂。

虽然沈裁云这个时机刚好的临时标记的确对他来说是帮了大忙,避免了一些可能会发生的糟糕事情,但是他突如其来的异常发情期本来也就是因为那家伙易感期不打抑制剂就到处跑,害他被alpha的信息素给勾进了发情期!

如果不是因为想套沈裁云麻袋他也不会去健身房以至于和易感期的沈裁云正面对上,说到底那天他被坑了之后就不应该继续招募,这样就不会遇到沈裁云了!

不对,摸着良心说沈裁云的操作其实还是不错的,只怪他峰插之后接沧月,可恶他为什么要瞎沧月,他为什么不会打气纯,他怎么能不会打气纯?!

都怪气纯啊!

 

135

裹着被子的乐白一边在床上翻滚一边痛苦地哀嚎,沈良想到了得知自己被沈裁云标记的乐白会反应会很大,但是没想到他反应会这么大,看他痛不欲生的表情好像下一秒就要把自己吊死在阳台上。

“哈喽?乐先生?乐乐?”沈良扒在栏杆上小心翼翼地戳了戳乐姓毛毛虫,“快上课了哦?快起来洗漱了。”

是的,没错,他被临时标记了之后发情期再异常也该结束了,今天早上的课他当然得去上了,乐白只恨自己没有齐腰长发,遮不住后颈上的罪证,要是就这么走出去全班都会知道他被标记了。

什么?那位alpha是谁?被标记过的omega身上鲜血的味道如此浓郁,全校根本不可能有第二个信息素气味如此别致的alpha啊!

 

136

“我不去!”乐白悲痛欲绝地瘫在床上,“挂科就挂科吧我下学期重修!”他昨天流了一身汗还没洗澡,某些发情期的DEBUFF留下的痕迹也还没处理,无论如何都不想再顶着后颈上不能更明显的牙印出门去上课。

如此发言惊得沈良一愣一愣的,视挂科如要命的乐白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沈裁云真是个罪恶的男人,逼得咸鱼都放弃翻身了。

沈良想了想:“那你给导师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吧?发情期多请一天也可以的。”

信誉良好的乐白还是第一次因为发情期请假,他的体质摆在那里,一般的抑制剂没用,待在宿舍里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了。

乐白没精打采地点点头。

 

137

一大清早刚睁开眼就闻到梅香的容韶有一瞬间以为自己还在梦中,直到他起身时看见只穿着裤衩在刷牙的沈裁云。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裁云吃个夜宵吃得都熄灯了还没回来,容韶差点以为他失踪了,给他发消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就是“有事,待会儿再说”,结果待会儿到了容韶睡着也没见他回来。

沈裁云咕嘟咕嘟漱完口,拿毛巾擦了擦脸:“十一点过吧,我翻墙回来的,你睡死了没醒。”

“我睡眠质量真好,话说这是什么味道……梅花?”容韶疑惑地嗅了嗅,“这才几月?你买了新的空气清新剂吗?”

“哦,昨天出了点状况,是乐白……就是桃花折霞的信息素。”

 

138

要什么样的“状况”才能让一个alpha在外面滞留了好几个小时,身上还带着某个omega的信息素……并且信息素浓得第二天早上都没散,连容韶这种对信息素不敏感的人都闻得到?

一时之间容韶脑海中闪过诸多这样那样的猜测,他倒吸一口冷气:“等等裁云,你是不是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情?!”

三番五次被当作嫌疑人的沈裁云“啧”了一声:“没有,小弱智发情期不打抑制剂跑去小吃街,我给他做了临时标记而已,你在想什么?我昨天刚打的抑制剂。”

听他这么说,容韶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我忘了,你现在相当于阳痿。”

沈裁云一边穿衣服一边冲他比了个中指。

标签:策藏
热度: 227 评论: 32
评论(32)
热度(227)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