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你懂个毛线竞技场 (139-144)

139

穿好衣服从床上痛苦地爬起来的容韶打着哈欠问:“那你们的关系好点儿了吗?”

当好人当得十分憋屈的沈裁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唔……”

好是不可能好的,没准儿还会变得更加糟糕,虽说昨天晚上情潮上头的乐白抱着他蹭得很开心,但是据他估计,河豚精八成不会是那种“真是谢谢你给我做了临时标记,我以前真是太不懂事了,我该怎么感谢你呢,不如给你发面锦旗吧?”的类型。

“加油啊裁云,你可以的,”本周名剑币上限基本没有动静的容韶建议道,“不如大家一起刷个币联络一下感情怎么样?”

沈裁云面无表情:“呵呵。”

 

140

策藏花这种倒霉配置肯打的人本来就寥寥无几,本周招募四次次次遇到奇葩,不仅没刷到币,无辜的容韶还背了一身飞来横锅,眼看着这周就要结束,对名剑币无比渴望的容韶已经到了只要是个能打的队友就可以原地起飞的地步。

“呵呵什么?你还呵呵?你这周喷走几个队友了自己数数。”刷不到币还要背锅的容韶痛心疾首,“沈裁云,沈先生,你再这样我就要自己去自由飞翔了,以后你招募就能一次喷两个,享受双倍的快乐。”

牛逼的奶是不能放手的,绝对不可能放手,像容韶这种奶那可真是打一个赛季的招募可能都遇不到一个,沈裁云一想到当初自己出去招募的惨烈回忆就心有余悸,当即道:“我们可以再继续招募试试。”

深受招募毒害的无辜奶花出离愤怒:“别,求求你了,你以前招募的顶多坑,最近的不仅坑,还甩锅给我。”

 

141

沈裁云不太明白为什么容韶这么想和乐白打竞技场,鉴于乐白一共只和他们打过两场,且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惊人的竞技场水平——他惊人的语速沈裁云倒是见识到了。

略一思索,沈裁云想起了曾被他嫌弃不会打内功的那位:“不是还有妧君之前找的那个藏剑吗,你也说想再约。”

“都行,都可以,总之我今天晚上就要打到策藏花,不管是哪只鸡。”

容韶擦完脸,又补充道:“没有鸡其他外功也可以,如果什么都没有我就自己出去嗨了,我曾经以为自己招募的运气很差,直到遇见了你,我重拾自信了。”

招募手气黑到底限再往下就是深渊的沈裁云无言以对,默默划开手机给藏剑发去了消息。

 

142

正在艰难消化残忍现实的乐白刚进行到“只不过是区区一个沈裁云,标记怎么了?区区标记而已,过几天就消了一点味道也不会留下来的,放宽心啊乐白,你可以的。”的阶段,就收到了霜销骨发来的消息。

“晚上有空打个策藏花吗?”

不打,没空。

字打到一半,指尖一顿,又全都删除,乐白纠结得大脑拧成麻花,他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打,这都见过好几次了,沈裁云哪里还会听不出来他的声音,怕是会当场露馅。说实话,他现在甚至都还没想好到底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沈裁云,要说继续理直气壮地套他麻袋,不太做得出来,毕竟昨晚那种状况……

只恨不能格式化记忆,就当没有过昨晚的事情。

算了回头再说吧,手机一扔,乐白埋头缩进被子里,又是一只好鸵鸟。

 

143

两节课过去,到了中午,还是没有收到回复的沈裁云不得不心情沉痛地向容韶宣布:“你的鸡没回我。”

“啊,太遗憾了,”容韶的脸上看不到一点遗憾,“正好我刚刚找妧君要了乐白的QQ,发你了,你去加一下。”

“你为什么这么想和乐白打?”收到号码的沈裁云不情不愿地复制了号码,“你吃锅上瘾不被喷不快乐吗?”

“你才是抖M!说真的,我觉得他操作还可以的,你们磨合磨合,都心平气和一点嘛,我们好好打完全可以无痛刷币的,你看世道如此艰难,队友是越来越不好找了……”

忽然,沈裁云抬手打断了他:“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144

容韶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坏消息?”

“坏消息是乐白可能不会打。”

“什么?你怎么知道?那好消息呢?”

沈裁云拿手机在容韶眼前晃了晃,屏幕上正是乐白的个人信息:“好消息是你说对了,乐白除了不太会打内功之外,操作的确还可以——他就是上次跟我们打的那个藏剑。恭喜你,不用纠结到底要哪只鸡了,他们合体了。”

标签:策藏
热度: 234 评论: 24
评论(24)
热度(234)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