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你懂个毛线竞技场 (182-189)

182

一开始两人还会互怼,乐白嘲讽沈裁云黑鬼藏剑不配拥有云栖松,沈裁云回呛他垃圾天策免控续得稀烂被对面控成雕像。

打着打着,两人就不想说话了。

疲惫,太疲惫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残酷的事情,原来竞技场是这么令人无力的东西,难道对手个个都是排名选手吗怎么他们谁都打不过?

遭受了“云栖松没有一点卵用”和“天策队友摸鱼摸空了鱼塘”双重伤害的沈裁云率先选择投降:“我们今天就到这儿了吧。”

打到眼睛发直的乐白甚至没有嘲讽他怂,此刻他只盼望着这刺激的策藏花快点结束,他再也不想玩儿天策这倒霉心法了。

然而策藏花的花还意犹未尽:“诶?不打了吗?”

 

183

这一刻乐白和沈裁云真是想给他跪下了。

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184

在旁边听了半天“我风没赌出虎”和“我山没开出来”的沈良早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头都散队了,他还没笑够,兀自捂着肚子捶桌。

乐白连喷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一头砸在桌子上,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竞技场里哪儿来那么多剑纯苍云丐帮?!天策去死去死团今天组团来竞技场踏青吗?!”

“你平时不都是说哪儿来那么多内功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天道好轮回啊!GWW今天给你安排外功组合套餐你怎么还不开心呢?”

面对对面的毒打,我该拿什么开心?我只想立即退出,当场卸载。

 

185

乐白在吐魂,电脑对面的沈裁云也没好到哪儿去,他撑着头不想说话,旁边的容韶不知道到底在开心些什么,甚至心情大好地开始哼歌。

对面怎么会有那么多内功,容韶为什么老吃技能难道是在演他,藏剑原来是那么蛋疼的一个心法吗他到底在骚些什么啊?

这重剑太沉重,扛不动,扛不动。

“不要灰心啊裁云,”容韶一边哼歌一边鼓励他,“你的云栖松还是有成功闪避的,我看到了。”

“……别说了,忘记藏剑这回事吧。”

他现在甚至开始觉得乐白点个怜光还能活下来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186

那天晚上沈裁云做梦梦见一万个内功在他脸上大鹏展翅嘻嘻哈哈,梦醒之后他握紧自己的山虎御,松了一口气。

 

187

沈裁云所关心的临时标记没多久就消散了……不,并没有,不如说完全没有消散的倾向,甚至连淡都没有淡哪怕一丁点,乐白时时刻刻都能清晰地嗅到混在自己信息素中的那股味道。

原本他还期盼着抑制剂能救一救自己,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想得有点太简单了,本该到来的发情期确实被抑制了,但不该继续骚扰他的信息素气味竟然还在。

马上就要国庆了,如果到时候这股要命的味道还在,他回家该怎么解释,“只是被一个路过的好心alpha给临时标记了而已不要想多”?不,完全行不通。

乐白只得求助校医,年轻的男性beta一推眼镜:“这种体质问题,暂时没有解决的方法,可以试着多和你的alpha进行肢体接触和适当的行房,让身体习惯他的信息素。”

乐白:“……”

杀了他算了。

 

188

平心而论乐白不想和沈裁云有任何套麻袋以外的任何接触,竞技场?竞技场他只想和点梅妆有故事,至于某位ID霜销骨的天策还是算了吧。

再说肢体接触什么的只会让残留的信息素越来越多吧,他想要的是根除沈裁云的信息素,而医生建议他干脆把这股信息素养着?

就算抛开个人恩怨这一层,身上总有一股血腥味什么的容他拒绝,光是想想都觉得要窒息了,走在街上难道不会被人举报疑似刚犯下命案吗?

临时标记这种东西再怎样也不会超过一周,就算沈裁云的信息素吸附力强得犹如502,到时候也应该消了吧?

乐白越想越觉得是这样,深觉自己太大惊小怪,于是将这事往脑后一抛,快乐战场去了。

 

189

九月二十日,乐白快乐战场激情散排顺带血喷散排队友。

九月二十一日,乐白招募散队两次,离在本服招募界出名又近一步。

九月二十二日,容韶约乐白激情策藏花,乐白一秒拒绝并试图撬走犀利奶妈,未果。

……

九月二十六日,后天就要回家身上的血腥味却仍旧浓郁的乐白终于开始慌了。

标签:策藏
热度: 218 评论: 18
评论(18)
热度(218)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