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你懂个毛线竞技场 (190-196)

之所以乐乐是妈妈怀的是因为……男alpha没有这个功能啊!


190

自从上次的噩梦竞技场之后,乐白有小半个月没来骚扰沈裁云,沈裁云发消息问他身体怎么样,河豚精也不回他,被晾了几次之后他便没有再问。

清静了一段时间,沈裁云并没有料到乐白竟然又主动来找他了,行动力爆表的乐白同志直接要到了沈裁云的课表,一声不吭地跑去堵沈裁云的门,他从教室里出来一抬头就看见个还没到十月就已经围上了围巾的河豚精时,心情微妙得难以形容。

两人相对无言,沈裁云身后容韶探出个头:“好久不见啊乐乐!”

“嗯?哦……好久不见。”乐白满脸别扭,他也不解释,上来就拽住沈裁云的衣服把人往角落里拖,“我找他有事。”

乐白一副要找个没人的角落把沈裁云就地掩埋的架势,容韶略有些不放心,但沈裁云冲他摆了摆手,容韶也不便多管,只得自己先回去。

 

191

乐白一路给他拽到了一间空教室才撒开,沈裁云莫明其妙地理了理被扯皱的袖子:“所以是什么事?”

小炮仗磨蹭了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地转过身扯下围巾,他颀长的脖颈上沈裁云留下的牙印还在上面:“临时标记……还没有消失。”

说完,他就又飞快地把围巾裹好,并不给沈裁云多研究一会儿的机会。

乐白转过头,见始作俑者一副比他还震惊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给点反应啊?!你的信息素带502属性吗?!沾上了就洗不掉的?!”

已经过去这么多天,理论上来说乐白身上属于沈裁云的信息素应该消散得一点都没有了,但标记竟然还这么明显……总不能是因为他咬得太用力?没有这种说法吧?

沈裁云心虚地轻咳两声:“我不太清楚,我也是第一次做标记。”

 

192

那一瞬间乐白原本暴躁的表情突然平静了下来,满脸看开了的淡然。

要死一起死,也不亏。

 

193

沉思片刻,沈裁云问道:“你去问过校医了吗?”

问过了,人建议行房呢。一想到这事儿就格外恼火的乐白凶巴巴地冲他龇牙:“当然问了啊,医生说是体质问题解决不了。”

既然不是出了什么意外,那也就还好,顶多是持续时间略长一些,沈裁云松了一口气:“既然如此,再等几天应该就会自己消散了。”

问题是等不了几天,后天乐白就要回家了,到时候一身alpha的气味怎么解释得清楚?他满脸都写着“难言之隐”四个大字,沈裁云不禁脑补了许多。

“……你国庆要去见你的alpha?”他不仅脑补,他还嘴贱地多问了一句。

恼羞成怒的藏剑一发头槌送他归西。

 

194

半晌没站起来的沈裁云扶着桌子冲他比中指,然而乐白这会儿得瑟不起来,也没心思掏手机出来拍照留念。

没办法了,跟家里说国庆不回家吧……可恶啊,下次再放假就要等到元旦了。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上来就被拽着走、始终处在茫然中的沈裁云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纠结什么。

决定了如何应对的乐白嫌弃地摆摆手:“没事了。”说着腿一迈就要走。

沈裁云赶紧拉住他的手:“如果有什么情况,一定要跟我说。”毕竟是他惹出来的祸,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他当然会负责到底。

可惜对方完全不领情地甩开了他的手,并不屑地冲他冷哼一声,摔门走人。

区区一个沈裁云。

 

195

放假前一天,不打算回家的乐白挥别沈良,自个儿窝在宿舍里快乐地玩儿到了后半夜方才关电脑上床,美滋滋地把闹钟全部点掉,决定一觉睡到自然醒。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正和周公插旗的乐白被来电铃声给唤醒,他摸过手机迷迷糊糊地解锁,也没看是谁:“喂……”

手机里传来熟悉的女声:“刚醒?”

短短两个字,惊得乐白瞬间清醒,他震惊地低头看备注,三个大字,林女士,他腾地一下坐起来,起得太猛差点撞到头。

“这不是放假吗就多睡一会儿……找我啥事啊妈?”

“穿衣服,下楼,我在你宿舍楼下。”

乐白:“……”

 

196

他从床上翻下去赤着脚噔噔噔跑到窗前往下一瞧,宿舍楼门口停着一辆不能更眼熟的车,可不就是他亲爱的老母亲的座驾。

救命,他不回家,林女士来接他回家。

屮艸芔茻!现在的年轻人已经混到连不回家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标签:策藏
热度: 222 评论: 27
评论(27)
热度(222)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