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你懂个毛线竞技场 (197-203)

197

来不及多收拾,乐白套上衣服随便薅了把头发就飞奔下楼,一边跑一边想到底该怎么解释,林女士一点都不好糊弄,异常发情期一没跟她说起,二还往外乱跑,被抓回去铁定要遭到教育。

乐白跑到宿舍门口,一个紧急刹车,小心翼翼地探出头,驾驶座上的老母亲戴着墨镜,看不清眼神,无法判断心情如何。他心里叫苦不迭,焦躁地又薅了薅头发,才走出去。

见他走近,林女士一抬眼:“上车。”

乐白乖乖打开车门,刚坐进去,老母亲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最近天气转凉,注意多加点衣服,别感冒了。”

今年格外暖和,快十月了也没见温度下过二十五摄氏度,乐白听得茫然:“学校最近挺暖和的,还没到加衣服的季节吧?”

“喔,那你戴围巾干什么?”

 

198

后脖子上牙印还没消的乐白赶忙找补道:“是、是有点儿冷来着,这不是前两天下雨吗,我忘带伞淋到了,担心感冒,就多穿了点……”

林女士好整以暇:“是吗,你学校这边上一次降雨是本月十五日,当日气温三十摄氏度。”言下之意,继续编。

乐白垂死挣扎:“……天气预报也会偶尔出错的!”

前座的林女士抬眼一瞥后视镜,缓缓道:“你撒谎的时候会耳朵红这一点倒是从来没出过错。”

被戳爆的河豚精漏了气,瘫在后座上假装自己是一条死鱼。

 

199

沈裁云收到乐白的消息时刚从健身房出来,正打算去吃午饭,河豚精的头像滴滴直响,他点开一看,是乐白问他回家没有。

他回复道:“没有,怎么了?”

乐白也没告诉他是要干嘛,只说:“那你过来一下omega宿舍楼。”

去往食堂的脚步一顿,一边转了个方向,一边追问:“什么事?”他直觉事情恐怕不太对劲,无他,乐白的语气太友善了,这就很不寻常,小炮仗但凡主动找他,那得是连标点符号里都埋了炸药才对劲。

然而乐白不肯说,只道:“没什么,你先过来吧,快点啊。”

这副遮遮掩掩的样子叫人忍不住多想,但就算是真打算找人揍他一顿也不会约在宿舍楼下吧……?

 

200

一个女性的alpha。

尽管还隔着一段距离,无法感觉到对方的信息素,但直觉告诉沈裁云,那一定是一个alpha。

她的身高有一百八十公分往上,长发利落地挽起,戴一副墨镜,身着黑色长风衣,再配一双跟高得令人咂舌的高跟鞋,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逼人的气势,就差在脸上写着不好惹。

她身旁杵着个怂巴巴的乐白,见他来了,转过头跟这位女性alpha低声说了句什么,而后也不多解释,逃也似的一溜烟窜进了宿舍楼。

“上车。”她不给沈裁云提问的机会,拉开门坐进了驾驶座。

沈裁云并没有动,他正满腔疑虑,这该不会是乐白的alpha吧?但是小炮仗不管怎么看也不像是有alpha的样子……

车上的女alpha见他没有动作,方才又补充道:“我是乐白的母亲,有几句话想问你,沈同学,上车。”

 

201

……河豚精的亲妈竟然是个属鲨鱼的!

 

202

“乐白大致跟我说过了,”乐母一开口就直奔主题,“室外发情的情况下,你主动帮助了乐白,没有产生猥亵的想法,作为乐白的母亲,我应该感谢你。”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沈裁云心知她必定是要说信息素的问题,果不其然,她继续道:“但乐白的异常发情期为何产生,你想必也已经了解过了。”

沈裁云再混蛋也清楚易感期胡乱散发信息素导致omega被迫发情的确是他的问题,此刻在受害者的母亲面前他当即认错:“阿姨,这件事情是我做得不对,如果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尽力。”

乐母似乎就是在等他这句话,闻言道:“很好,国庆这几天,就请沈同学来我家小住,和乐白一起去做一些身体检查。”

原本国庆也没有什么计划的沈裁云虽然有些意外,但仔细一想,乐白的临时标记无法消除也许并不只是他一个人的问题,作为alpha方他的确也应该一起去做检查,当即应下。

 

203

收拾完东西回来,见沈裁云人不在车里,乐白暗自松了一口气,把行李箱往后备箱一搁,小心翼翼地蹭进后座。

林女士发话:“坐前面来。”乐白立即又坐到了前面去。

平日里嚣张得不可一世的小炮仗此刻乖顺得像只小绵羊,浑身上下都写着无害:“咳咳,妈,你开车过来也累了,要不我们先去吃个午饭……”

林女士拉起了手刹:“先去alpha的宿舍楼。”

“啊?但是食堂不在那边——”

他的老母亲拉下墨镜,淡淡道:“我刚刚邀请了你的同学假期去我们家小住。”

乐白的表情不像听说是同学要去家里玩儿,更像是被当头打了一百八十个剑破。

标签:策藏
热度: 240 评论: 25
评论(25)
热度(240)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