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你懂个毛线竞技场 (204-209)

204

乍闻噩耗的乐白一身鸡毛从头炸到尾,连尾巴毛都炸出了开屏的效果:“等等!妈?!那是个alpha啊!你不是一直觉得我应该少和alpha接触吗?!结果你现在要带个alpha回家?!”

林女士一巴掌呼上他毛绒绒的脑袋,狠狠地揉了一圈:“带个alpha回家配合你体检,你是什么体质自己不清楚?谁也说不清楚会不会变成永久标记。”

如果是永久标记,那也太可怕了,顺势结对不可能的,肯定要去消除标记,据说标记消除手术特别痛苦,而且术后损害也特别大……乐白不禁缩了缩脖子,把嘴一瘪,一头栽倒在椅背上,四肢并用地抗议:“啊啊啊啊啊!”

沈裁云上车的时候就看见乐白扒着椅背恶狠狠地瞪着他,一副要把他生吞活剥的样子——可惜配上他凌乱的头毛实在是没什么杀伤力。

 

205

乐白就住在本市,家离学校并不算远,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一路上乐白都气鼓鼓的,林女士问他学校里的事情,他也不回答,光哼哼,沈裁云怀疑自己戳他一下就能听见爆炸的声音。

坐在后座的沈裁云玩儿了一路的手机,玩儿得都快睡着了,终于,车开进一片红墙黑瓦的欧式别墅区,林女士将车停进其中一栋的车库,大发慈悲地宣布到家了。

乐白打开车门,正巧沈裁云也下车,两人瞧了个对眼,一个多小时都没气过的河豚精直冲他龇牙,倘若手上有剑,想必已经大风车呼啦啦的转了。

如果这会儿不是在乐白家的地盘上,旁边还站着乐白的亲妈,沈裁云一准儿就要当场制裁这嚣张的河豚精,给他揪得眼泪花都出来才撒手。

 

206

河豚精拉着行李箱噔噔噔跑到门口,正要敲门,门忽然自己打开了,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的亲爹乐锦成先生一把拉进怀中,后者满脸都是傻爸爸式的笑容:“乐乐你怎么今天才回来?周末也不回家,放假也不回家,平时也不给爸爸打个电话。你看看你,怎么一点肉没长呢?是不是在学校没有吃好,不可以挑食哦……”

跟在乐白身后的沈裁云乍一看见这父慈子孝的一幕,差点没笑出声,在狗天策面前突然丢脸的乐白耳朵红得要滴血,他赶忙打断乐锦成的絮叨:“爸!”

乐父这才看见他身后的沈裁云,沈裁云立即正色道:“叔叔好,我是乐白的同学。”

“乐乐都好久没带同学来家里玩了,这位同学怎么称——”他一低头,正看见乐白后脖子上的牙印,笑容一僵,“——呼?”

“沈裁云。”他答道。

 

207

当乐锦成朝他走过来的时候,沈裁云还没有意识到危机,乐白和他的父亲长得有八分像,但这个男人与乐白不同,他身上有一种儒雅随和的气质,让人忽略了被他藏在白衬衫下的身躯其实相当结实。

“沈同学啊,”乐锦成和蔼地两手扶住沈裁云,“初次见面,我是乐乐的父亲,之前没有听乐乐提起过你呢,话说回来……”

乐白的父亲和他们母子根本不是一个画风啊,比起乐白,这位先生更像是容韶的父亲,他们有着更为相似的气质……沈裁云正想着,乐父按在他手臂上的手猛然一紧,如铁钳一般死死钳住了他的双臂。

“仔细看看,这不是个——alpha吗!”

眼前一花,天翻地覆。

 

208

后背传来剧痛,眨眼间就躺在了地上的沈裁云疼得直呲牙,他三魂七魄争先往外跑,满脑子都是“卧槽”,他一个将近一米九的alpha,从出生到现在,头一回让人摔得这么结实。

一张脸出现在上方,遮挡住了阳光,只给他留下一片阴影。

“敢标记我儿子,小子,你胆子很大嘛。”和刚才的和蔼完全相反的暴怒相,乐先生一边把拳头握得咔咔直响,一边露出渗人的笑容,“年纪轻轻就对omega动手动脚可不好哦,你对别人家的宝贝儿子做了什么?嗯?”

狐假虎威的乐白在他亲爹背后探出一个头,目光中写满了怜悯,他一边“啧啧”一边摇头,嚣张得仿佛刚才是他亲手给沈裁云掼地上去了。

收回前言,的确是一家人,绝对是亲生的。

 

209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易感期一定要记得打抑制剂。

标签:策藏
热度: 260 评论: 29
评论(29)
热度(260)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