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你懂个毛线竞技场 (210-214)

210

惨遭过肩摔的沈裁云盯着乐父神情可怕的脸,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应该爬起来还是继续躺在地上装死,正当他陷入沉思时,林女士总算锁好了车,前来解围了。

“是我邀请他来配合乐白做身体检查的,”林女士踩着细高跟缓缓走来,看到躺在地上的沈裁云,不禁皱了皱眉,“锦成——”

听闻此言,乐锦成一挑眉:“哦?”他瞥了一眼沈裁云,后者报以无奈的叹息:“我没有对您的宝贝儿子做任何事情。”顶多揪过两把他的脸,但乐白还对他虹气长空呢。

方才还在装逼的乐白一看不好糊弄的老母亲来了,立马转过头假装自己刚才什么都没做,热情地张开双臂迎向屋内:“乐黑同志!我回来啦!想不想我!”

就在得以从地上爬起来的沈裁云以为乐家家门里即将出现一位乐白的兄弟姐妹时,一只边境牧羊犬伴随着哒哒哒的脚步声狂奔出来一头撞上了乐白的腰。

……乐家无论人还是狗,怎么都喜欢和腰过不去。

 

211

乐父被乐母叫去了楼上,客厅里只剩下两人和三只动物——是的,三只,除开乐黑,还有两只生得好似缩小版花豹的猫,一只奶白色,一只银灰色,自打沈裁云进门,它俩就蹲在爬架上一瞬不瞬地盯着这位陌生人瞧。

瘫在沙发上的乐白一边揉腰,一边数落他的狗兄弟,乐黑同志满脸无辜,两爪扒着乐白的膝盖对他数落自己的手一顿狂舔,约摸是不清楚乐白在说什么……也可能是听懂了但并不想搭理他。

瘫在另一边沙发上的、同样腰痛的沈裁云一脸放空,对,没错,第一次去别人家这么坐没坐相很不好,但拜这家男主人所赐,他这会儿实在是坐不直,只能和小主人一样瘫痪在沙发里。

 

212

沈裁云瘫着瘫着,就开始思维发散,按照乐家的起名规律,难道银灰色的那只猫叫乐银?不那也太奇怪了吧,再说白色那只该叫什么,乐白被那边沙发里的河豚精占了,总不能叫乐白白吧,听起来怪恶心的。

“我说你啊,”河豚精教训够了乐黑,转过头没好气地冲沈裁云说,“你到底跟我妈说了什么?”林女士居然会同意带个alpha回家,不管怎么想都太奇怪了吧?

说到这事,沈裁云眉头微蹙:“我说我会配合你体检,我还没问你,你异常发情期的事情没有和家里说?”

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乐白不悦道:“不关你的事吧,你管那么多干嘛。”

“我会负责到底,你——”

楼梯上探出来一张脸:“哦?谁要对我儿子负责啊?”

后半句话坠进胸腔里,差点儿没噎着沈裁云。

 

213

林女士似乎很忙,刚到家没片刻又要出门,不仅出门,还连乐先生也一起带走了,后者对家里孤A寡O的状况极其不放心,临走前握着沈裁云的手和他对峙许久,差点没给沈裁云手捏断,在该alpha再三保证不会对他儿子做任何事情之后才一步三回头地上车了。

沈裁云总算知道乐白怎么能长成这个德行了,姑且不说乐母,就乐父这么个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宠溺态度,乐白没进化成二世祖已经很给面子,实在不应当期待他五讲四美。

眼看爹妈都走了,山中无老虎,猴子当即揭竿而起,刚刚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的乐白揉着腰蹦起来,也不穿鞋,光着脚就往楼上跑,沈裁云一个人在客厅里待着着实无聊,索性也跟着他上楼。

 

214

二楼静悄悄的,乐白不知道进了哪一间房,沈裁云有心想继续刚才的话题,乐白总在逃避,就这么讨厌他吗?仔细想想,就没给过他几次好脸色啊这家伙。

沈裁云一边感慨,一边拉着行李箱进了走廊尽头那一间,开门时他的脚步一顿,目光飘向了走廊另一边的房间。

乐父给他安排的房间一定离乐白的房间最远,乐白不是在三楼,就是在对角那间。

把行李箱往房间里一搁,沈裁云转头又出了房门,走到疑似乐白卧室的房门前,敲了敲门:“乐白?”没反应,他又敲了敲,门里依然毫无动静。

奇怪,猜错了吗?但是刚才脚步声的确是停在了二楼……

裤腿突然被扯了扯,沈裁云低下头,正对上乐黑同志圆溜溜的小眼睛。

标签:策藏
热度: 208 评论: 15
评论(15)
热度(208)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