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你懂个毛线竞技场 (215-219)

奶花喜迎加强!!当场过年!!



215

作为一个打小就没有动物缘的人,不算上和鹅打架以及被狗撵的情况,沈裁云还是头一回和毛绒动物近距离接触。

乐白的这位弟弟看起来完全不怕他,甚至没有一点面对陌生人的戒备,毛绒绒的脚爪踩在沈裁云的拖鞋上扒了两下,往前走两步,回头一看,这愚蠢的人类竟然还杵在原地,于是跑回来又扒扒他的鞋,配以一声响亮的犬吠。

这回沈裁云总算明白乐黑的意思了,原来这位是要他跟上。

乐黑一溜小跑,跑两步还回头瞅一眼人类有没有跟上,它停在一扇门前,前腿一抬,直起身子,熟练地打开了房门。

电竞椅转了半圈,椅子里的乐白抬眼一看门口的沈裁云,再一看蹭进来绕着他腿打转的乐黑,眉头皱出个川字。

沈裁云无辜地摊手:“你家狗开的门。”

 

216

难怪刚才乐白不给他开门,乐白根本不在房间里。

这一间大概是乐白专属的游戏室,墙边的玻璃柜里有各式各样的手办,等比的千叶长生剑和泰阿搁在架子上,不像PU做的,更像是正经铸造的真剑。

除开约摸是为了让乐白和朋友一起玩儿而配的两台电脑,各家主机一应俱全,游戏室一角还专门留出一块空地铺上地毯,八成是供他玩儿VR用的。

不知道这间有没有做隔音加强,否则这小炮仗玩儿着玩儿着突然开始爆炸,别说他爹妈了,就是乐黑也得抗议。

惨遭乐黑出卖的乐白气鼓鼓地揪揪自家傻狗的脸,回头不太自在地瞪沈裁云:“你烦不烦啊,我都说了不要你负责,你——”

他话没说完,沈裁云走到他跟前,毫不客气地一手制住他,一手扳过他的脖颈,沉默地审视他后颈上仍旧明显的牙印。

 

217

在自家地盘上放松警惕的乐白被当场制住,而乐黑对他的困境视若无睹,进来转了一圈就遛了,临走还一腿蹬上了游戏室的门。

乐白真是让这吃里扒外的狗气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河豚精消极地翻了肚皮,干脆让他看个够,省得这狗天策老说些莫明其妙的话。

离得近了,沈裁云身上的信息素气味顿时将他包裹住,淡淡的血腥气并不像以往一样让他觉得恶心,反而令他的焦躁感减轻了,乐白不由抽了抽鼻子,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小暴脾气卷土重来:“你看够没有?!”

“奇怪……”沈裁云没有回答,他伸手轻轻按了按牙印,乐白浑身一僵,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粗糙的指腹抵着他的腺体擦过,酥麻的感觉滚过他的脊背,化作一声轻哼逸出唇舌。

 

218

空气中呻吟的余韵似乎还在,气氛有些微妙。

沈裁云的确只是想确认乐白的标记情况,但事情的发展有些不太对劲,他想起乐父临走前仿佛要捏断他手的力度和自己“绝对不会对他的宝贝儿子做任何事情”的承诺,尴尬地轻咳一声,放开了乐白。

河豚精立即毫不客气地给他来了一脚,沈裁云出乎他意料的没有还手,硬吃了一脚,他疑心这狗天策要反击,全神贯注地戒备着,却见沈裁云神情微妙地揉了揉眉心,转头径直出门了。

关门声里乐白震惊地摸了摸后颈,卧槽,沈裁云转性了?竟然没有还手?看来他还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哼哼哼,不敢在他爸妈的眼皮子底下动手吧,等着,他这几天一定要找个机会揍回来!

 

219

和他平时的凶狠语气完全不像的,软软的呻吟,末尾像撒娇似的轻轻勾起,搔得人有些心痒,让人想起那天晚上小巷里赖在他怀里不肯撒手的omega黏糊糊的喘息声。

沈裁云关上门长出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可能是太长时间没有纾解以至于对着河豚精都思维发散得方向不太对劲。

也太糟糕了。

兜里的手机震动两下,他心烦意乱地划开手机一看,是容韶,容韶假期离校返家,此刻刚到家,想起来自己耳机忘带,让沈裁云帮忙寄回去。

沈裁云无奈地回复他:“我这会儿不在学校。”

“啊?你回家啦?你不是没买票吗?”容韶摸不着头脑。

按在屏幕上的手一顿,沈裁云鬼使神差地说:“没,我在乐白家里。”

懵逼的容韶回了他一长串问号。

标签:策藏
热度: 216 评论: 26
评论(26)
热度(216)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