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你懂个毛线竞技场 (233-237)

突然降温好冷呀,大家多加几件衣服不要感冒了哦 | ᐕ)⁾⁾

 


233

检查结束,配合检查的沈裁云似乎也该回学校了,但出乎沈裁云……以及乐白预料的是,一向反感alpha接近乐白的林女士对此竟然有不同意见。

“如果沈同学不介意,这几天就留在这边过节吧,”林女士淡淡道,“我和锦成很忙,乐白平时一个人在家,难得有同学来,希望你能多和他玩一玩。”

乐白瞬间炸毛:“?!”啥玩意儿,咋回事儿,怎么就突然留下来过节了,不要说得他好像是个不善交友的孤独boy啊!

这话出口沈裁云也是一愣,他其实也没想多留,毕竟乐白这小暴脾气……再说乐父也不像是很希望他留下来的样子。

但他瞥到乐白微妙的、纠结的神情时却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好。”

 

234

奇怪,太奇怪了,乐白完全想不通为什么林女士对待沈裁云的态度这么吊诡。

按照以往的情况,他的老母亲明明应该和他的老父亲一样,见面沉湖以示友好,可是这次不仅把人直接请到家里来了,还友好地让人多住几天。

一回家,见沈裁云径直上楼,乐白当即扑住了林女士不让她走,不满道:“妈!你什么意思?!”

林女士薅了两把乐白的头毛:“字面意思。”

“在你眼里我就是个没朋友的死宅吗!”乐白气鼓鼓地在沙发上滚来滚去,“可恶,沈良明明暑假才来过……你不是不喜欢我和alpha扯上关系吗,怎么这次改性了?”

小河豚眼睛里满是惊疑,林女士一挑眉,捏了捏儿子的脸:“你啊……”

小河豚严肃地抗议:“不准揪我脸!我生气了!”

 

235

林女士到底没告诉他其中原由,乐白为了表明自己生气得很认真,当即哒哒哒地跑上楼决定关起门自己玩一会儿游戏,他刚上楼梯就撞见沈裁云出来,血腥气的信息素窜入鼻翼,他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口气。

不对,吸什么吸,不准吸,明明在医院才喷过喷雾!

“你……”

两人同时开口,均是一顿,而后沈裁云主动让步:“你说。”

原本就是下意识开口,他这么一说,乐白发现自己好像也没什么好说的,憋了半天,才憋出来一句恶狠狠的:“你等着!”而后冲进游戏室回头把门一关,砰的一声仿佛是扇在了沈裁云的脸上。

 

236

等等?!等什么?!你今天晚上还要来吗?!

有那么一瞬间沈裁云的确有冲上去砸门把人揪出来怼一顿的冲动。

 

237

作为一个难以离开网络和电脑的当代年轻人,没带电脑出来的沈裁云颇有些无所事事,一时嘴快答应留下来,但仔细想想自己什么都没带,光一个手机,玩儿手机吧,还有个八卦之心熊熊燃烧疯狂敲他的容韶在等候,一打开就会看到闪烁的头像。

他靠在床边盯着乐家的后花园出神,忽然开门声响起,沈裁云心中一动,回头却发现门口不是他以为的那位,而是乐黑。

四目相对,很是无言。

这只和他哥一样喜欢突然袭击的狗迈着小碎步溜进来,毫不见外地在房间里溜了一圈,而后往沈裁云脚边一坐,小脚爪挠了挠沈裁云的裤腿。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乐家这上上下下的,真是个个都让沈裁云捉摸不透。

 

238

玩儿不进去,乐白换了七八款游戏,什么都玩儿不进去,索性往沙发上一瘫,对着无辜的抱枕撒气。

赵医生明明说喷雾可以有效缓解他因信息素失衡导致的焦躁,可他一点都没有觉得好转,满脑子都是沈裁云这个狗天策,后颈的标记一阵一阵地发热,不像是有所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

乐白没好气地摸了摸沈裁云留下的牙印,搞不懂这倒霉天策留下的倒霉牙印到底是在作什么妖。

如果当初分化成beta就不会有这种问题了……虽说也可以取掉腺体,但对身体损害太大,别说父母,乐白自己也不愿意。

沈裁云……不对,想沈裁云干什么,狗天策就应该挂在重剑上风干!

 

239

吃喝玩乐,玩乐不太行得通,乐白只得该从吃喝入手,游戏室里的零食柜里倒是储备丰富,找来找去,却又觉得没什么想吃的,索性下楼去厨房里瞅瞅有没有点心。

刚出游戏室,乐白就听见几声犬吠从后院里传来,作为乐家的人,他当然知道乐家的狗吠起来是什么声音,不肖鉴定就知道肯定是乐黑。

难道是林女士撸不了儿子就去撸狗了吗?乐白开窗一瞧,正看见沈裁云一飞盘扔出去,乐黑快乐地摆动着尾巴逐飞盘而去。

……乐黑这位好同志在吃里扒外方面真是从来没让人失望过,回头就没收它的飞盘。

乐白绝望地关上了窗。

标签:策藏
热度: 199 评论: 21
评论(21)
热度(199)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