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散排战场是不会有未来的 (490-495)

好像还是有人不清楚,再排一次雷好了,散排是3p,是3p,是3p,重要的话说三次_(:3)∠)_


490

前有帮主炸海誓山盟,后有小朋友壁咚告白,被按在墙上的陈清文大脑过载,烧出来一缕直冲云霄的青烟。

“等等等等!”陈清文试图挣脱江曲,未果,被人又按了回去,“我觉得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地谈一谈……对吧……哈哈哈哈……”

“学长讨厌我吗?”

然而江曲完全没有和他坐下来谈的打算,他整个人都兴奋得不正常,灼灼目光如有形质,烧得陈清文手足无措。

 

491

不应当!明明江曲上周回去之后这几天都没怎么和他有交流了,怎么今天又突然?

“我怎么会讨厌你……”陈清文还在绞尽脑汁地思索,可江曲不打算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视野里那张总搔得他心痒的脸越靠越近。

“停!太近了!有话好好说!江……”陈清文蹿起来就想玉泉鱼跃,被江曲沧月制裁。

而后江曲吻了他。

和怀星洲那次的意外完全不同,这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吻,柔软的唇瓣强硬地压上来,江曲不容拒绝地舔开了他的齿列,挖掘出藏在贝壳中瑟瑟发抖的软肉。

 

492

对于江曲,陈清文自己也很难说清楚到底算怎么回事,他觉得自己对江曲实在是太容易心软了,每次江曲一撒娇,他的底线就应声往下掉。

现在好了,别说底线,底裤都快掉了。

江曲人看着乖,然而动起手来那真是开风破重围,毫无经验的母胎solo选手云栖松没开出来,干脆利落地出了片玉,被按在墙上一顿操作,整个人顿时七荤八素、手脚发软,全靠江曲把他按在墙上他才没干脆利落地坐到地上去。

 

493

等江曲终于啃够了肯放开他的时候,陈清文感觉自己已经快窒息了,江曲一松手,他整个人就顺着墙滑了下来。

“学长……”始作俑者还不满足,一颗毛绒绒的脑袋在他胸前钻来钻去,两只不安分的手东一口豆腐西一口豆腐,“你还没给我答案呢。”

“松手!”陈清文姿势微妙地坐在地上,恼怒地给了他一个爆栗,可惜手还软着,毫无力度,“你先让我起来!”

然而这点不痛不痒的力度对正在兴头上的江曲来说与其说是警告还不如说是调情,江曲抱着他的腰装可怜,把得了便宜还卖乖几个大字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

 

494

看吧,人不守护好自己的底线就会面临危及底裤的危机。

江曲和陈清文面面相觑,僵持半晌,终于从陈清文微妙得一言难尽的神色中觑出来些许不同寻常。

他几乎是本能地往陈清文腰以下的部分瞟了一眼,陈清文立刻紧张地把衣服下摆往下一扯,生动形象地上演了一出此地无银三百两。

“学长……”江曲眼睛一亮。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脸上挂不住的陈清文恼羞成怒道,“这叫男性的正常生理反应,你快起开!”

 

495

江曲当然不起开,这位小朋友从来都是有鼻子可蹬立马就蹭蹭蹭上脸的选手,顿时对陈清文的裤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正当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陈清文听见了敲门的声音。

啊,又是敲门的声音,有完没完了,现在都快十一点了,正在努力守护底裤的陈清文悲愤地想。

然后他听见了门外边的人轻轻地叫了一声:“阿光?”

是怀星洲。

热度: 229 评论: 44
评论(44)
热度(229)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