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你懂个毛线竞技场 (275-279)

建模师到底和军爷有什么仇!二少果然很可爱!给建模师加鸡腿!

之前因为一些原因(搞得很龟速的原耽)所以更新比较慢,大家见谅QUQ

275

乐白一觉睡到傍晚,醒来时窗外已经天色半暗,晚饭的时候没人叫他起来吃饭,看来今天晚上他亲娘又有应酬,老爸也没回来,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和沈裁云。

他呆愣一会儿,划开手机,几小时前沈裁云给他发的消息这会儿才传达到,狗天策跑得倒是快,上马都不需要读条,中午还说要在乐家过国庆,没到晚饭的点儿就飞速逃离作案现场,哪儿来的回哪儿去了。

除开沈裁云,沈良、温静婉和容韶也给他发了消息,他这才想起来之前是在吃鸡,吃到一半扔下队友人间蒸发,并且都大半天过去了,还没现身给他们个合理的解释。

乐白输入几个字,想了想,又一一删除,决定不回复。

沈裁云大概已经解释过了吧?不知道他是怎么说的,如果他这边随口回复的话多半会被看穿,温静婉不知道能给他发散到哪儿去。

 

276

偌大的房子里空荡荡的,乐黑不在客厅里,奶糕和松饼也不知道躲去了哪个角落,乐白订完外卖,窝在沙发上抱着抱枕发呆。

身上alpha的味道消失不见,只剩下梅花的冷香。

但乐白知道自己的体内仍旧有沈裁云的信息素,它们深入他的血脉之中,隐藏在皮肉底下看不见的地方,轻而易举地就能勾起他的渴求。

他想起沈裁云离开时的眼神,那个时候他的确……的确感觉到了恐惧。

乐白从小嚣张到大,说实话并不怕被揍——他又不是真的从来没被揍过——他曾经以为自己无所畏惧,可是alpha的眼神竟然让他觉得心里发冷。

他不是不知道沈裁云在努力控制自己,即使如此他也遏制不住心里的恐惧。

乐白将头埋进抱枕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277

对于沈裁云突然的离去,林女士并没有太过在意,随口问了一句便罢,而乐先生拍手叫好,恨不得点几串鞭炮庆祝。

出乎乐白意料的是八卦小分队也没有追问太多,这让他很好奇沈裁云到底怎么解释的,又不想去问沈裁云本人,现在乐白真是一想到沈裁云就觉得头疼。

但他再怎么不情愿见到沈裁云,国庆也很快就结束了,他依然得卷铺盖回学校。虽说学校那么大,想遇见似乎没那么容易,但也不可能真就完美错过,到时候该怎么办?

“乐乐,下车了。”

乐白闻声抬头,正瞥见窗外一个熟悉的身影,两人目光有一瞬相接,而后双双仓促地撇开,装作若无其事。

 

278

“乐乐!”先一步回学校的沈良一看到乐白,脸上写满欲言又止,看见后面的乐锦成,顿时把话憋得更严实,“乐叔叔好。”

对于乐白的这位同学,乐锦成很是中意,当下拉住沈良好生关心了一番。

毕竟沈良是乐白第一个主动带回家的同学,而且这位同学还不是个alpha。

“那爸爸走了,”乐锦成看了一眼表,神情中满是不能和儿子一起体验校园生活的遗憾,“乐乐照顾好自己,周末要多回家,多带同学来家里。”他揉了揉乐白的头,一步三回头地了离开了。

门刚关上,沈良一蹦三尺高,跟做贼似地悄声问:“乐乐,我说你跟沈裁云……”

“打住!”乐白听到这三个字就头疼,“别问!行行好,别问!”

沈良让他说得好奇心发射升空炸成烟花!难受得抓心挠肝!

 

279

心情不好是一回事,但游戏还是照打不误,虽然霜销骨在他的好友列表里亮得瞎眼,但也就只是亮而已,沈裁云又没主动密聊他,就当看不见了。

不太快乐的藏小剑排了一把战场,地图云湖天池,对面除了莫问就是奶歌。

更加不快乐的藏小剑转头散排竞技场,队友屡屡暴毙,连输三把。

这不应当,乐白还就不信这个邪了,他去点了一个招募,十五分钟后沈良隔着耳机听见乐白开始和队友激情互动,过了一会儿没声儿了,又是一阵噼噼啪啪敲键盘的声响,约摸是被人扔出了YY,从语音互动转为了文字互动。

“你去找容韶呗?”作为室友,沈良决定为乐白远离818做出一点微小的努力,“容韶不是答应跟你打吗?”

而且还是不带沈裁云的那种!乐白眼前一亮!

标签:策藏
热度: 205 评论: 14
评论(14)
热度(205)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