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你懂个毛线竞技场 (307-312)

冻疮把手冻烂了,最近的更新可能会不太准时,我会尽量更_(:3)∠)_

最近的天是真的冷,大家注意保暖呀



307

拉扯之间上课铃声响了,乐白试图掰开沈裁云圈住他的手,未果,只得徒劳地进行口头攻击,可惜后者完全不为所动。

随着铃声结束,走廊里一个人都没剩下,沈裁云眉头一挑,忽然抓住人一提,直接把乐白扛麻袋似的扛了起来,麻袋吓一跳,结结巴巴地狂锤他的背:“你你你干嘛?!”

沈裁云完全没有把他不痒不痛的攻击放在眼里,扛起人迅速窜进走廊尽头一间空教室,把人扔进去,门一关,锁好,才回头看桌子上神情紧绷的河豚精。

乐白疑心沈裁云想揍他,甫一自由就想跑,然而前门让沈裁云锁上了,这倒霉教室又没有后门,除非他打算从四楼跳下去摔断个一两条腿,否则还真是插翅难飞。

 

308

什么情况?沈裁云真要揍他吗?乐白嚣张惯了,突然迎头撞上铁板,一时之间惊呆了,满脸写着难以置信。

“容韶信息素很不明显,你如果不信可以让容韶发散一下信息素,”沈裁云无奈地揉揉额角,在乐白微妙的神情里又补充了一句,“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

暧昧关系之类的话题由旁人来说是调侃,但出自沈裁云本人之口,就有些别样的滋味了——这话说得跟急着撇清什么似的,好像谁以为他劈了腿一样。

“关我什么事?”乐白心里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焦躁感,并没有因为刻意的解释而好转,反而让他越发暴躁,“现在都提倡恋爱自由,你爹我也懒得管你跟谁谈恋爱。”

沈裁云:“……”

真想给他把嘴缝上。

 

309

乐白这开过光的嘴里没半句好话,沈裁云也不知道自己是脑子哪里不对非要特意跟乐白解释这些。

就在他觉得自己吃饱了撑的闲出毛病了的时候,他忽然看见乐白无意识地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

两人都是一愣,乐白迅速把手放下来,想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做,但沈裁云显然不是瞎子,他眯了眯眼,笑道:“是吗?”

“是什么是?让开,我要回去了,”乐白从桌子上跳下来,想强行拉开堵在门口的沈裁云,却被对方反捏住手按在了桌上。

“我还以为——”沈裁云不怀好意地拖着声音,“你刚才是在吃醋。”

 

310

“吃什么醋,吃谁的醋?你的吗?”话一出口,乐白瞬间就炸了,气急败坏地一脚踹向他,“你也配?!”

沈裁云早知道这河豚扎手得要命,立马松开人往后一躲,没叫他踹个正着:“我该给你录下来,让你看看你刚才的表情,嘴上能挂油壶。”

河豚精炸成了个河豚球:“说话之前麻烦你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谁看上你了?!要点脸吧!”

沈裁云不说话,只是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

作为一个贱中好手,乐白对于别人跟他耍贱,一向是容忍度极低的,更何况沈裁云贱的方向着实不太对劲,河豚精原地升空,炸了满天烟火,扑上去就要揍沈裁云。

 

311

但乐白毕竟不是乐锦成,顶了天也就是套王八拳,沈裁云轻松化解,一边躲,还一边嘴欠:“哦——我还以为你看上容韶了,原来是看上我了。”

乐白满脸通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眼见完全干不过沈裁云,他转头直奔着门去,沈裁云哪里会让他跑,一把将人按在门上。

Omega的后颈就在他眼前,他只需要低一低头,就能碰到遮住腺体的项圈,诱人的梅香骚扰着他的鼻子,沈裁云的呼吸不由有些乱:“跑什么?”

乐白发现这个人就喜欢把他怼在角落里,墙角、门,还有电竞椅……想到此处他骤然一僵,沈裁云没放过这一细节,以为自己真吓到乐白了,手不禁一松,让乐白钻了出去。

乐白一溜烟窜到了教室另一头,远远地瞪着他。

 

312

沈裁云发现自己似乎把事情搞糟了。

原本只是想解释解释,让乐白别总在他旁边炸来炸去,但眼下这情况……沈裁云越发觉得乐白实在是个人才,极其擅长把所有人的智商都拉到和他一样低的水平,跟他多说几句话人都会变幼稚。

沈裁云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不逗你了。”说着摆摆手,开了门径直走了,留下一个疑神疑鬼的乐白杵在教室里满脑袋问号。

“……搞什么?”

这狗天策别是脑子有问题吧。

标签:策藏
热度: 176 评论: 28
评论(28)
热度(176)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