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散排战场是不会有未来的 (510-516)

既、既然如此那我再悄悄问一下有没有双梦的打排名的小伙伴,乖巧的锅王奶花等一个带走


510

吃过药的陈清文解除了debuff,虽然一时半会儿没法恢复到能活蹦乱跳的状态,好歹不至于继续蜷在床上。

放在床头柜上的粥已经冷了,怀星洲端着粥出去热,旁边的江曲这才小心翼翼地靠过来,见陈清文没有踹他,方心惊胆战地坐到床上。

“学长……”江曲伸出手碰了碰鼓起来的被子,“你打我一顿吧,别生气了好吗?”

陈清文更气了。

说得好听,打你一顿还能给你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打散架了吗?

 

511

怀星洲端着粥进来时就看见刚才还焉答答的陈清文正元气十足地骑在江曲背上,一只手扶着腰,一只手在拿枕头爆抽下面那位的狗头。

一边抽一边还在骂:“你还知道错!你现在才知道错了,嗯?昨天晚上怎么说的?!”

不敢还嘴的江曲山虎御全开,愣是乖乖躺平吃全了这个莺鸣柳风车。

门口的怀星洲端着碗观赏了一会儿,估摸着粥的温度差不多了,才慢悠悠走进去,招呼陈清文吃饭。

 

512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陈清文扶着不堪重负的腰喘了一会儿,把枕头一扔,下床吃饭。

怀星洲的手艺自然是没得说,纵然陈清文不舒服得没什么胃口,也还是干了半碗,怀星洲怕他一会儿饿,拿了点水果放在床头,又和他说了会儿话,才起身去洗碗。

被揍了的江曲在旁边巴巴地看着,陈清文被他盯得如芒在背,实在是没办法装看不见,于是转头招呼他过去。

江曲摇着尾巴就凑上去,被陈清文一手掐住下颌,稳准狠地拿香蕉怼进了他嘴里。

“爽吗?”陈清文面无表情地问他。

 

513

贴吧和群里双双翻天,一是因为陈清文拿了卧龙坡,二是因为楼船夜雪给不灭光炸了烟花。

尤其是打从昨天陈清文一脚踹了网线之后,两个人就都跟消失了似的叫不应,陈清文一打开手机就被消息炸了一脸。

大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纷纷对他表示了“帮主夫人好”,人群里风标公子一脸懵逼连发他几十条消息,没得到回复,好奇心得不到满足,这会儿难受得都快炸了。

刚从床上爬起来的陈清文思考了一会儿,又死鱼一样躺回去。

头疼,人生回档算了。

 

514

让陈清文脑壳疼的事情还不止这一件——洗碗归来的怀星洲带了药膏。

陈清文周身上下青青紫紫大片大片的,还有不知道是哪条疯狗留的牙印,更别提后面那个肿着的地方,抹药是必定逃不过了。

然而经历过昨天晚上,陈清文一时半会儿实在是不想再在这两个人面前脱衣服,只说:“我自己擦。”

“阿光,乖,”怀星洲捏了捏他发红的耳朵,“有些地方你自己擦不到。”

陈清文被他抱在腿上,脑海里警钟狂敲,下意识想挣扎,又被人不轻不重地捏了把酸痛的腰:“擦了药很快就好了,中午想吃什么?我一会儿去买菜。”

 

515

待遇如同三岁小孩儿的陈清文被怀星洲抱着,视死如归地让人给他上了药,一上完药立马穿好裤子,等怀星洲问他想吃什么,噼里啪啦报出一大堆。

怀星洲揣着记了一大堆菜式的笔记出门买菜,随着大门关闭的声音,屋子里又只剩下陈清文和一旁被冷落许久的江曲。

江曲坐在床边,凝视着陈清文的背影,小声问他:“……学长讨厌我了吗?”

说实话,讨厌仍旧是说不上的,底线与底裤死不瞑目的陈清文不禁在心中悲叹。

但是……

 

516

“江曲,你还小,有些事情……”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学长!”江曲激动地打断他,“这跟年龄没有关系!我只是喜欢你,学长讨厌我的话我会消失的,请……”

他隔着被子抱住了陈清文。

“不要拿这种理由来搪塞我啊。”

毛绒绒的脑袋抵在他的肩窝里,肉体与心灵都被搔得一痒。

我真的是没救了,陈清文心想,要因为渣被挂818了。

热度: 306 评论: 44
评论(44)
热度(306)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