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散排战场是不会有未来的 (517-524)

517

在感情方面,母胎solo的陈清文完全是一张白纸,在此之前连姑娘小手都没摸过,短短半天一路狂飙该干的不该干的全都干了,速度快得他很茫然。

“你到底……”他叹息一声,“喜欢我什么呢?”

之前他也是这样问怀星洲,可怀星洲并没有给他一个答案。

“我喜欢你的全部——”江曲的呼吸扑在他的耳际,“这种话当然是骗人的,学长,‘我喜欢你’这种事情,也需要理由吗?”

 

518

停一停,停一停,不要用这种声音在人耳边说这种话,犯规了。

 

519

有些人就是给点儿颜色就能开染坊,江曲明显属于这一类,陈清文稍微犹豫一下,江曲已经迅速蹬鼻子上脸在他头顶上插上胜利的旗帜了。

这位疑似今年三岁高龄的选手眼见陈清文气过了,立马没脸没皮地黏住人,活像个修出人形的史莱姆。

大冬天的,陈清文愣是被这个人形史莱姆给抱热了,只得穿衣服起床,身残志坚地摸到电脑前去接受来自亲友的拷问。

 

520

“阿光!阿光!怎么回事!帮主给你放海山?!你俩啥时候搞上的?!”

“歪歪歪?!兄弟你回我一声好吗你死哪儿去了!”

“您好,您还活着吗?我现在给您煮红豆饭还来得及吗?”

以上均摘自风标公子的小窗。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搞上的,目前看来我还活着,红豆饭吃过了不麻烦你了。”

陈清文情绪稳定,感觉自己甚至可以再带一波小攻防。

 

521

知道陈清文今天必不可能爬得起来的江曲提前跟陈清文室友告过病假,下午没课,陈清文总算不需要用螃蟹步爬去学校。

原本陈清文是打算下午去开个战场什么的,然而他很快就发现有点困难——坐着难受,坐久了还腰疼。

无法,只能瘫在沙发上让罪魁祸首给他揉揉腰捏捏肩捶捶腿。

帝王般的待遇,陈清文享受着江曲的服务,盯着厨房里怀星洲的背影如是想到。

就是哪里似乎都不对。

 

522

新鲜出炉的微霜第一任帮主夫人不灭光在帮会群里被各种AT狂轰乱炸,刚冒了个头,就被“帮主夫人”四个充满血泪的大字刷了一波屏。

“帮主之前没有过……情缘?”陈清文想了想,到底还是把“男朋友”这无比微妙的三个字给咽回去了。

“没有没有!放心!阿光你是帮主的头一个情缘啊!”

“诶,为什么啊?”楼船夜雪这么一个风云人物居然没有情缘,除了自己不想找好像也没有别的理由了。

“老帮主说处对象就好好处对象,禁止帮主网恋。”

怀星洲的网恋对象怀疑自己下次见到封魔本人会被残月惊天乱刀砍死。

 

523

陈清文把挂件江曲往沙发上一卸,艰难地把自己挪进了厨房。

菜恰好出锅,怀星洲端着盘子转头就看见陈清文靠在墙边,一挑眉:“不难受了?”

难受当然是难受的,但此刻好奇心战胜了生理上的不适,硬生生把陈清文从沙发上拖了过来。

“就……我听他们在群里说你哥不让你网恋?”

“不用放在心上,”怀星洲笑道,“只是因为以前发生过一些事情,我哥比较反感网恋。”

“那……我可以问问吗?”陈清文忐忑地问,“如果你不愿意说的话……”

“没关系,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情,”怀星洲打断他,“就是那种网恋被骗的常见情节。”

 

524

气氛凝滞,怀星洲低垂着眼,看上去似乎有些失落,这件往事对他来说显然影响颇大。

陈清文在内心疯狂呐喊,说点儿什么啊!这种时候果然还是得说点儿什么吧!好奇心害死猫,根本就不应该多嘴问这一句啊!揭人伤疤了吧!

“星、星洲!”他握住怀星洲的手,决定破罐子破摔,“我不会骗你的。”

怀星洲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谢谢。”

热度: 260 评论: 24
评论(24)
热度(260)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