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散排战场是不会有未来的 (537-542)

这一波牛逼技改,我能笑到下赛季,神他妈对着蜈蚣一顿史诗级加强。

道理我都懂但是真的好好笑。


537

晚上的世界BOSS果然天枢又去和蓬莱相杀相爱了,微霜的世界BOSS已经一半到手,另一半拽在出门出了一天到晚上都没能回来的怀星洲手里。

“阿光阿光阿光!”因为没有指挥而发愁的风标公子小窗疯狂敲他,“上线指挥一下世界BOSS,楼船打不了。”

“哦……我也打不了。”酒足饭饱的陈清文躺在沙发上听着厨房里哗啦啦的洗碗声,感觉自己仿佛提前进入退休生活。

“啥?今天不是星期五你晚上没课吗?!”风标公子满心愁苦,“我看你们是逼我重出江湖。”

 

538

“我……”并没有办法在电脑前面坐那么久的陈清文很愁,“就身体不太舒服吧。”

“你……”风标公子惊道,“屁股疼吗?楼船金枪不倒一夜七次?”

一时手快,他都忘了自己已经作为微霜帮主夫人出道。

“……我求你闭嘴,”的确屁股疼的陈清文在屏幕后面咬牙切齿,“你还是去重出江湖吧风标,下一届恶人谷指挥选美大赛就钦定冠军是你了!”

据他的观察,目前恶人这群指挥里也就风标公子这半个指挥是女号。

 

539

晚上世界BOSS陈清文没上,让风标公子给他双开去摸了个掉落就下了。

浩气大部分不在这边地图,箱子拿得很快,陈清文一边看着风标公子十分嫌弃地给他贴了箱子掉落,一边听着江曲在旁边狂暴地指挥天枢干蓬莱,听着听着,竟然在这种BGM里困了。

毕竟他昨天睡得晚……而且很累,今天身上还是跟散架一样,在沙发上滚了两圈,实在是觉得无聊,干脆就起身去洗澡睡觉了。

 

540

陈清文这一晚上睡得实在是一波三折,睡到一半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在碰自己,被他放手打了回去,过了没多久又感觉有人在摸他的额头,似乎还喊了他两声,只得到了他死猪般的回应。

到了后半夜,干脆就是噩梦连击,要什么有什么,各种花式不带重样的来了一圈。

第二天早上感受了什么叫睡眠质量奇差的陈清文睁开眼,发现噩梦的罪魁祸首嚣张地在自己胸口一上一下横了两条,压得他差点没背过气。

……他以为这是张双人床,没想到竟然还躺得下三个人呢。

 

541

意外的起得最早的陈清文顶着胸口两条胳膊和眼下两个黑眼圈,惆怅地在躺在床上和天花板面面相觑。

怎么说呢,感觉这件事情,他这么个顺水推舟愉快劈腿的态度像那种会在贴吧里被钉在耻辱柱上下不来的渣男,渣就渣,还指着你服牛逼指挥渣,一渣就是两个最牛逼的,还雨露均占,恶人浩气全都在我渣男怀里,今天哪个阵营都别想逃过一渣!牛逼!

但是为毛现在屁股痛的也是渣男,腰痛的也是渣男,做噩梦的也是渣男,渣男好累,渣男想自己静静地在床上躺一会儿,不被两个大男人挤在中间的那种。

 

542

睡醒之后发现床上只有自己和江曲的怀星洲毫不留恋地掀开被窝灌了他满怀冷气,而后推开门出去找陈清文。

然后就看见了半躺在沙发上抱着抱枕正在思考人生的陈清文。

“出被窝怎么不添点衣服?”怀星洲皱着眉回去拿了条毛毯把陈清文裹住,又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还难受吗?昨天我不在,你有记得擦药吗?”

实际上还是难受的陈清文警觉地说:“……哈哈哈哈那当然是擦了!”

怀星洲面无表情地和他对视半晌,突然露出和蔼的笑容,就着毛毯把他按在腿上就去脱他裤子。

砧板上的死鱼都快哭出来了:“帮主!你怎么老和我裤子过不去!它还是个孩子!”

热度: 297 评论: 27
评论(27)
热度(297)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