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散排战场是不会有未来的 (549-554)

549

怀星洲下午有工作,吃过午饭就出门了,江曲今天没有去带大攻防,这会儿正任劳任怨地在厨房里洗碗。

和抱枕一起窝在沙发上的陈清文脑海中一片杂乱,怀星洲人不在,上午说的话却还没完没了地在他大脑中回响。

等我做出选择……吗?根本做不出选择的陈清文绝望地把脸埋进抱枕里。

怀星洲越是对他放纵,越是对他包容,他就越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但这样优柔寡断没完没了地拖着更……

 

550

洗完碗的江曲出来就看见姿势跟个鸵鸟一样的陈清文,于是走过去蹲在他面前试探着问:“学长?”

陈清文沉默了一会儿,才闷声道:“我在思考人生呢。”

“那学长思考出来什么了吗?”江曲笑眯眯地戳了戳他的脸,被人反抓住手扣在手心里。

“你……”陈清文顿了一下,“你是怎么想的呢?”

“学长果然还在纠结这件事情吗,”江曲叹息一声,正色道,“学长问我怎么想,我当然是希望学长只属于我一个人啊。”

 

551

江曲和怀星洲不一样,无论是杯酒寄骨还是江曲,线上线下,在他面前陈清文从头到尾都处于被动。

线上追着他逗,逗到他炸毛的是江曲,线下跟在他后面叽叽喳喳“学长”、“学长”的也是江曲,陈清文不需要去找他,不需要主动,江曲就会主动凑过来逗他、粘他。

也许是因为年纪小,江曲还没能成长为怀星洲那样进退有度的男人,他不懂得该怎么退步,只是一味地追着陈清文,热情得简直黏人。

……但却不会让人觉得厌烦,陈清文喜欢他的笑容,被一个人全心全意注视着的感觉,仿佛连天空都会变得明亮。

 

552

江曲轻轻搔着陈清文的掌心,陈清文被他挠得痒了,只得放开他作乱的手。

和抱枕融为一体的鸵鸟听见江曲平静地说:“说实话,我并不喜欢楼船这个人。”

的确,他很欣赏怀星洲作为一个指挥的能力,也并非讨厌他的为人,原本只是单纯的性格不合,后来则是因为陈清文——在江曲第一次见到怀星洲本人的时候就看懂了他的眼神。

喜欢一个人,目光就会不由自主地追逐他的影子,怎么可能藏得住呢?怀星洲是这样,他也是这样。

 

553

“为什么……先遇到阿光的人不是我呢?”江曲倾身抱住他,“如果我比他先遇见你,阿光会不会更喜欢我一点?”

但这本身就是不成立的,是注定不会发生的假设。

“我希望在背后支撑你的是我,我希望……你的目光可以只停留在我一个人的身上。”

可如果陈清文是个浩气,他转服过来进了天枢,多半也就只是在四会、五会,或者六会养老,他不会有想要成为指挥的想法,毕竟前面有那么多优秀的指挥,本服沙盘蓝得红色走投无路,他去费那个劲做什么呢?

能给陈清文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支持的人,只会是怀星洲。

江曲心知肚明。

 

554

“……我不喜欢他,”一颗毛绒绒的脑袋埋在他颈侧,有些痒,“但是我喜欢你啊,学长。”

“所以,只要是你的决定,我都会接受的。”

热度: 199 评论: 25
评论(25)
热度(199)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