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1-10)

大家儿童节快乐啊!

这一篇依然和33、散排同背景,散排后续预计会有一篇番外,不过818是没有的!


1

杨竹鹤,24岁,勤奋刻苦认真上班的单身男青年,在走向CEO的光辉大道上昂首阔步,忽逢公司裁员,一夜之间摇身一变,成了失业在家的家里蹲单身男青年。

当年大学毕业顺势留在本地,如今一朝失业,思量许久,干脆将铺盖一卷,把自个儿打包托运,回家去了。

在外流浪的单身青年归家,总免不了被闲得蛋疼的亲戚跟看珍奇动物似的三天两头轮番拜访,一个接一个来花式盘问。

 

2

“这几年在外面累不累啊?工作怎么样?”

“不累,失业了。”

“怎么也没带个女朋友回来见见啊?”

“没有女朋友,单身。”

“那将来有没有什么打算?”

“还没有,准备先休息一段时间。”

而后收获一箩筐亲戚们或是怜悯或是幸灾乐祸的微妙眼神。

 

3

身心俱疲的杨竹鹤送走了第三波来看热闹的亲戚,回房间把门一关,往床上一躺就是大半天,直到天边昏黄才和周公挥别,从床上爬起来热了饭,两口囫囵吞下,继续回房间当他的屋角青苔。

青苔百无聊赖地刷了会儿微博,骤然看见一条消息闪进视野。

剑网三第三届大师赛。

他上一次开游戏已经是三四年前了,多年后再见,游戏也不是那个游戏,人也不是那个人了,一时之间颇有些心情复杂。

心情复杂的杨竹鹤怀着会会旧友的想法点开了直播。

 

4

这个世界上大部分AFK后再度回归的原因,大体上可以概括为“余情未消”和“闲得蛋疼”。

闲得蛋疼的杨竹鹤被直播一发点爆余情,不顾旧爱已经发胖到70G的身材,毅然决然地把它请回了文件夹里。

下载挂了一晚上,第二天造成杨竹鹤早早起床,安装了游戏,正待进入游戏驰骋一番,一看更新竟然有十多个G,思考半晌,决定和床再续前缘。

 

5

得知杨竹鹤回归的喜讯,杨竹鹤的师门群里一片欢呼——虽然入门晚的几个师弟师妹根本不认得杨竹鹤,不过既然大家都在欢呼,那跟着欢呼总是没毛病的。

杨竹鹤的师门里几乎都是PVE,除开一个彻底沦为社畜已经AFK多年的师兄,就只剩下一个杨竹鹤不认识的师弟是PVP。

这位师弟热情地问:“师兄玩儿什么心法的呀?”

“你们渣男宫的。”师父抢答道。

 

6

然而杨竹鹤并没有回归到太极广场去,他在长安脚底一滑,转了个弯,一头扎进万花谷。

“你居然不玩儿气纯了吗?”师父蹲在本里,看着他的小号在代练的操作下疯狂升级,“这赛季气纯强得一比。”

“玩儿腻了,是时候换个门派重新做人了。”

一个还没有被天策铁蹄践踏过、没有被丐帮变魔术过、没有被三剑仙下凡过的准奶花如是说道。

 

7

作为师门群里唯一存活的PVP,带杨竹鹤打竞技场的任务毫不意外地落到了师弟身上。

师弟ID尘赟,一个文武双全还有钱的名字,人如其名,背上一把亮晶晶,在这个冰心多如狗、气纯横着走的年代,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活跃在生太极和对面的吞日月里。

“师兄!我们去招募吧!”尘赟说,“去给你打段位呀!”

混搭着PVE、刷个清新勉强能有个5W血的握针流奶花杨竹鹤觉得这是个很有勇气的提议,除了过于头铁之外没有别的毛病。

 

8

“我们要怎么上段?”

“我一刀一个呀!”尘赟跃跃欲试,“走嘛走嘛!”

“你有后台。”杨竹鹤指着他2500的后台说。

 

9

师弟去换了个号,段位低,装分高,很完美。

由于装分不高,手也不熟,杨竹鹤怕步子跨得太大劈了叉,于是招募写的是娱乐33,随缘上段。

组的人挺多,他瞅了一眼,随口问了一句:“你要什么心法?”

“不要剑纯!”一个气纯发言道。

杨竹鹤想了想,组了个气纯进队。

 

10

这位气纯装分不算低,血量却相当吊诡,杨竹鹤打开他的装备一看,发现他十分阔气地搞了一堆切糕。

现在的气纯都这么有钱的吗?

三人上了YY,杨竹鹤一边调整奇穴,一边听尘赟在频道里问:“喂喂喂?气纯能开麦吗?”

耳机里传来悦耳的男声:“可以开麦。”

所以说吧,耳机质量太好也有缺点,这位气纯的声音像是贴着耳朵呼在耳边,杨竹鹤一个手抖切错了奇穴。

这个声音……有点耳熟。

热度: 291 评论: 19
评论(19)
热度(291)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