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11-20)

关于33的番外,是这样的,之前是说如果大腿这赛季带我打排名就写排名篇,但是因为一些原因和大腿分道扬镳了,所以排名篇应该是鸽了!_(:3)∠)_


11

打竞技场随手招募的队友声音和前情缘很像怎么办?急,在线等。

 

12

是的,杨竹鹤这位单身男青年早就已经弯成了回形针,他的前情缘……准确来说应该叫前男友,是一位人美声甜除了性格超级烂之外没什么缺点的男性。

杨竹鹤自认为不是那种分手之后从此全世界随便逮个人,瞅谁都觉得像前任的类型,分手三年多快四年,该淡的早就淡了,谈不上什么情深似海放不下割不断。

所以……在一个人口大服随手招募就招募到AFK多年的前情缘的几率是多大呢?

 

13

杨竹鹤沉默半天,尘赟在YY里叫了几声他没应答,于是问师兄为什么不开麦,杨竹鹤想了想,打字说了句麦坏了。

“好吧,那我一会儿就随缘给无敌了,”尘赟无奈,“同门奇穴切好了吗?好了我就排了。”

气纯柔声道:“好了。”

他的声音虽然像杨竹鹤的前情缘,语气却一点都不像,杨竹鹤简直无法想象那位用这种温柔得让人头皮发麻的语气说话。

嗯……果然就只是声音像而已,随手就招募到了前情缘这种事情当然是不可能的吧。

 

14

杨竹鹤的奶花水平,属于虽然没吃过猪肉但是见过猪飞奔的那一种,毕竟以前和犀利奶花有过故事,也知道奶花该怎么操作。

在上十段之前,这位飞奔的猪还能够躺着上分,毕竟低段位小号多,这两只气纯给奶妈一个爱的八卦,转头就肆无忌惮地在对面瑟瑟发抖的DPS身上打出成吨输出。

等到了十段之上,猪就有点奔不动了。

对面不一定会玩儿,但是对面号大,杨竹鹤残破的身躯瘫在地上,感觉自己现在转花间应该还是来得及的。

 

15

繁音一开剑破一甩,手一抬脚一踹,粉红旋风里是腥风血雨。

手滑一个星楼交出去,下一秒高头大马铁蹄踹头,开风破重围命殒当场。

龙头一闪一条命,醉酒肇事的疯汉挥一挥衣袖,甩生太极里的俩气纯一脸尾气。

黑衣剑圣了解一下?传销组织头目带着他的八千个黑人兄弟将杨竹鹤禁锢在懵拉里亲切地揽着他的肩膀如是说。

八卦甩脸,五秒面壁时间,杨竹鹤开始反思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趁此机会队友相继死去,绝不给他一点可乘之机。

 

16

这跟我当年玩儿的不是一个游戏。

花式暴毙的杨竹鹤凝视着论剑台湛蓝的天空,平静地想。

 

17

面对着队里黏在地板上抠不下来的脆皮奶花,气纯的心态倒是很好,就算杨竹鹤春泥给到蛋壳、太阴打出北斗、厥阴递减八卦,他也依旧保持着良好的态度并在杨竹鹤的师弟沉迷输出完全看不到奶妈已经快死的时候,迅速给杨竹鹤递上无敌。

“奶花,我给你无敌,别……”

然后被无敌解了控的杨竹鹤飞速太阴,被对面按在无敌外一顿操作,血溅三尺。

“师兄我给你无敌!”以为无敌没给到的尘赟紧张地甩给他一个镇山河,精准地套在了化生势上。

 

18

他们以80%的胜率上了10段,然后愉快的在10段把战绩打平了。

眼瞅着战绩就要负下去了,杨竹鹤急忙叫停,说今天到此为此,改天有缘再会。

“好的!”尘赟一边答应一边愉快地加了气纯好友,“同门来加个好友!我们下次继续呀!”

YY里那个温柔得违和的声音道:“嗯,那我就先退了,再见。”

杨竹鹤心情复杂地在队伍里打字:“再见。”

YY里一声叮叮,气纯退了,杨竹鹤回味了一会儿气纯无比温柔的声音,感觉自己心里有丢丢小波动。

但是这点波动迅速因为那酷似前情缘的声音而消弭,只剩下一点微妙的空虚。

 

19

那天晚上,三年没有入过他梦境的人忽然又悄悄推开了大门。

他低声地和杨竹鹤说了些什么,杨竹鹤听不清,那声音宛如海妖的歌声,温柔得几近诱惑,网住他往下拖去,直将他坠入叫人皮软骨酥的温柔乡里。

已经那么久了,杨竹鹤以为他的面容已经淡进了时光里,成为他生命中一副面目模糊的挂画。

可原来自己梦境中的某个角落,还悄悄为他备过份。

 

20

第二天早晨杨竹鹤从温柔乡里连滚带爬地逃出来,掀开被窝,和自己过剩的荷尔蒙面面相觑。

卧……槽!

热度: 228 评论: 9
评论(9)
热度(228)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