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21-28)

21

今天的天气不大好,窗外的天空灰暗的云层压得人喘不过气,像是要下雨。

时泠从实验室出来,把实验服脱下来搭在椅背上,转头一看,正看见他一贯学习态度认真的后辈竟然坐在角落里摸鱼。

他叫了陆云山两声,后者没有给他哪怕一丝一毫的回馈,时泠眉头一挑,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发现这位戴着耳机,摸鱼摸得专心无比,全不被外界影响。

手机屏幕上的画面有些熟悉,时泠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今天似乎有复活赛。

他轻轻地扯了扯陆云山藏在衣服里的耳机线,吓得陆云山一个激灵,手忙脚乱地把手机收起来回头一看,才发现是时泠。

 

22

“前辈,”陆云山无奈地揉了揉眉心,“你怎么不声不响的。”

恶作剧得逞的时泠无辜地辩解道:“我刚刚叫你了,你戴着耳机没听见。”

陆云山只得转移话题:“前辈昨天的竞技场打得怎么样?”

原本陆云山是想自己带时泠打,不过时泠以“总得自己熟悉熟悉”这一理由拒绝了他,跑去外面打惊险刺激的招募去了。

“唔,奶花应该是刚玩儿,号小,意识也不行,只打到十段,”时泠想了想,又补充道,“声音有点熟,有点像……我前情缘。”

陆云山推了推眼镜:“前辈,春天已经过了。”

得到时泠一个爆栗。

 

23

不看天气预报迟早会付出代价——今天早上出门又没带伞的时泠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着实有些头疼。

同为不看天气预报派的陆云山捧着手机慢悠悠晃出来,百忙之中抽空看了一眼外面的雨势,转头问呆站在原地的时泠:“前辈没带伞吗?”

“嗯,你也没带伞?”

“我带了,”陆云山从包里抽出一把折叠伞递给他,“前辈拿去用吧,我朋友来接我。”

没人接的男青年只能和折叠伞相依为命。

 

24

这会儿不是早晚高峰,地铁里人算不上多,时泠得以坐下来悠闲地刷一会儿贴吧。

他刚AFK回来没有多久,AFK的这些年里原本熟悉的游戏变了太多,操作和意识一时半会儿都跟不上,只能多看看教学贴和教学视频,争取早日重回巅峰。

说起来也是巧,前段时间一场暴雨把两个不看天气预报的人双双困住,时泠刷了一会儿贴吧,转头就看见陆云山竟然在看剑三的大师赛直播。

……亏他和陆云山当了两年同学,竟然才知道这位学弟也玩儿剑三。

而后就忍不住和陆云山多聊了几句,聊着聊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客户端就擅自回到了他的文件夹里。

 

25

沉迷研究高端气纯技术的时泠坐过了两站,才想起来家里的冰箱空空如也,不买点儿菜回去今天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于是认命地原地换乘,出来赶回程的车。

正巧这一站上车的人有些多,外面的人急着上,时泠无奈地被挤出去,他站在站台上,扯了扯被挤皱的衬衣,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刚才好像看见了……

时泠回头瞟了一眼身后飞驰而过的地铁,并没有在其中寻觅到他以为会有的那张脸。

 

26

奇怪,最近是怎么回事?随手招募到的一个奶花,他也觉得像前情缘,走在路上错身而过,又好像在人群中瞟见了某张熟悉的脸……

已经快四年了,这时候才转头去念旧情似乎不是个巧妙的时机,无论曾经多么炽热,都该在时光里浸得冷透了,没理由突然又开始依依不舍。

时泠纳闷地想了想,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正巧对面的地铁进了站,于是他重新打开教学贴,让气纯和晚饭占据了自己的大脑。

 

27

晚上时泠上线的时候,奶花并不在线,他做完日常闲得无聊,自己去散排里摩擦了一会儿,不出所料,一顿狂掉。

他AFK回来的时间太短,没来得及搞一身能看的PVP装备,只好拿PVE来凑,输出高是高,可惜在这个伤害爆炸的赛季实在是过于脆了,对面两刀一个他,伤害还溢出了。

电脑前面的时泠对着他当年完全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卡在这里的分段,沉默半晌,决定退出游戏,等装备更新更新再继续上分。

 

28

那位奶花就是这个时候密聊了他。

“道长,刷币吗?”

热度: 178 评论: 8
评论(8)
热度(178)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