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38-46)

38

喝多了冷牛奶的杨竹鹤到底没能逃过胃痛制裁,半夜挣扎着爬起来吃了止痛片,再缩回被子里,却半晌没能回去和周公再续前缘。

他扒过手机一看,凌晨三点,这会儿起床实在是有点过于早。

杨竹鹤在床上翻了半天也没能成功入眠,只得认命地在床上挺尸。

与时泠有关的一切在过去三年中被尘封在他的脑海深处,一朝揭开封盖将一切又推到他的眼前,他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

都像是隔世的事情了……

 

39

杨竹鹤对时泠的第一印象并谈不上好,他俩读的同一所高中,被分进了同一个班,开学第一天所有人都要挨个上讲台去自我介绍。

轮到时泠时,这位上台去光写了个名字,粉笔一搁,什么都没说,径直又下去了。

他走过时杨竹鹤没忍住多瞧了他一眼。

年少的时泠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神情,他目不斜视地走回座位,拿书一挡,把所有人的视线都挡在了还没包壳的书后面。

那是一个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眼中没有映进去其余任何人的身影。

 

40

一晚上辗转反侧,第二天杨竹鹤看着镜子里自己眼下的一圈黑,觉得自己有必要多出去溜达溜达,不能再一天到晚宅在屋里想些有的没的了。

周末这个点儿出门的多半是遛鸟、遛狗或是晨练的大爷大妈,以及不被床和电脑所束缚的自由派青年。

杨竹鹤坐在公园的长凳上,深吸了一口并不那么清新的空气,注视了一会儿远方撒欢的犬类们,深感无聊,最后还是任由邪恶的电子产品支配了精神,打开手机刷起贴吧。

 

41

贴吧最近的话题基本都围绕着大师赛展开,一A就是八百年的杨竹鹤发现如今的高手他大都不认识,吃瓜愣是让他给吃出了障碍。

当然,熟悉的ID也并非没有,毕竟他杨竹鹤曾经也是在排行榜上追逐风的少年。

比如某位一度和他在竞技场里斗地主的匿名气纯前不久刚在熊猫杯拿下了冠军。

再比如某位和他同台竞技过的匿名花间早在第一届大师赛就夺下了冠军,第二届又拿了个亚军,过几天就要在线下赛亮相,不知道第三届会拿个什么名次。

还在十段被天策拿头当球踢的杨竹鹤不由有些惆怅。

 

42

吃过晚饭,沉迷竞技场无法自拔的尘赟又撺掇杨竹鹤去打33。

“师兄你裸血已经有5W了!”尘赟如是说,“我们去打个十一段呀!你就可以换衣服了!”

难道人对面的魔术师连这5W血都搞不定吗?再说奶花的配装根本就不需要竞技场的纯治疗衣服啊!前不久才在十段好好感受过人生的杨竹鹤否决了这个提案,转头进了战场。

毕竟比起名剑币,果然还是威望更要紧,有威望才能成长,有威望才能成为一朵大花,首饰和御化装备都在等着他!

十分钟后杨竹鹤对奶花的战场体验有了全新的认知。

 

43

离经易不动,要么还是回去重新做羊吧。

 

44

今天的杨竹鹤也一如既往的黑,打了好半天都没能拿到首胜,第三次灰头土脸地滚出来时,他在战场门口看到了那位气纯。

他的目标一切到气纯身上,就被气纯转头看了回来。

“打战场吗?”气纯密聊他,“我这边帮会的YY战场正巧缺人。”

“我号太小了,YY战场不要小号的吧?”

“没关系,”气纯说,“亲友开的团,带两个小号无所谓的。”

既然人都这么说了,杨竹鹤也不再推辞,欣然进团。

 

45

杨竹鹤一进团就被热情糊了一脸。

“哎哎哎你上哪儿搞了个奶花?!”有人贴了气纯ID起哄,“花哥!气纯都是大猪蹄子!跟我走吧!”

本质大猪蹄子的杨竹鹤不知自己此时应当附和还是反对。

“别闹,人是我招募的奶,”气纯转头给他刷了个YY,“你先上YY吧。”

杨竹鹤一进频道,就听见气纯在堵团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观群众们的嘴:“……人马上就要过来了,你们停一停,别吓着人家。”

 

46

他除了声音,没有一个地方像时泠,杨竹鹤想,太像……也太不像了。

热度: 156 评论: 4
评论(4)
热度(156)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