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56-62)

56

同一个服务器,同样是以前玩儿奶花,声音如此相似,说是巧合未免也过于巧合了!

杨竹鹤一行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后谨慎地问:“那你怎么现在不玩儿奶花了啊?”

“一直玩儿奶很没意思,”气纯回答,“偶尔也会想还手一下。”

“那你可以教我玩儿奶花吗?”杨竹鹤决定顺杆往上爬,先把人抓住了,再慢慢探索,“我师父是个PVE,教不了我PVP。”

杨竹鹤那正在燕然峰驰骋的师父打了个喷嚏。

“我很久不玩儿奶花了,只能教你一些基础的部分。”

“我刚玩儿也不可能一下就学到基础以上的部分啊!”杨竹鹤赶忙道,“我会很认真学的!”

 

57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气纯也没有再拒绝的理由,于是让杨竹鹤拜了他亲传,又叫他过去自己那边的帮会,理由是每天的首胜好蹭。

刚才莳花尚来兮的安利杨竹鹤不吃,这会儿气纯再跟他提起来,他是毫不犹豫地就退帮去了人那边。

棒,太棒了,他刚刚还在想要怎么样才能更自然地摸到人身边去呢。

“你之前玩儿过类似的游戏吗?”气纯问他。

“没玩儿过,”杨竹鹤决定小白装全套,毕竟之前他在竞技场里的表现也的确配得上“小白”这两个字,“不过我大师父教了我一点。”

“那我先从PVP的基础跟你讲起……”

 

58

不得不说,这位气纯实在是太有耐心了,他逐条给杨竹鹤讲解了PVP基础,讲完突然抽查,杨竹鹤本来听得不大专心,没想到气纯讲完之后竟然又折回来突击,一时间脑子一空,答岔了。

气纯并不意外:“一下给你讲太多你记不清也正常,今天太晚了,我明天给你整理一份攻略。”

还有攻略!杨竹鹤惊呆了,如果真是时泠的话那他在这几年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以前的时泠和耐心可是完全不沾边,说是行走的炸弹也不为过。

气纯跟他道过晚安之后下线了,他挂着机琢磨了一会儿,怀着满心不可言说的微妙也下线睡觉去了。

 

59

大清早的陆云山刚掐着点到实验室,就被时泠拎到了一边。

“云山,”时泠说,“给我整理一份奶花的基础攻略吧。”

“奶花?”陆云山茫然地眨了眨眼。

时泠原本自己就是玩儿奶花的,他怎么会找别人要奶花的攻略?更别说还是基础攻略这种他闭着眼睛都能撸出来的东西。

“我收了个奶花徒弟,”时泠揉了揉眉心,“不过我有点久不玩儿奶花……”

基本上已经回到解放前。

 

60

实际上陆云山也不是玩儿奶花的,架不住他身边奶花一大把,几年下来,他对奶花的了解异常透彻,写个基础攻略是没什么问题的。

陆云山考虑一会儿,讨价还价道:“前辈晚上请我吃烧烤。”

“成交,”时泠果断答应,末了又觉得不大对,“你朋友今天不来接你?”

陆云山有个合租的朋友,下班正巧要打这边过,于是陆云山就天天搭顺风车回家。他这位朋友当司机是当得兢兢业业、风雨无阻,居然还会有缺席的一天。

陆云山淡淡道:“嗯。”

 

61

基础攻略听起来简单,写起来麻烦,因为涉及的方面太多,逐条写过去就要花费大量时间,末了还要考虑看攻略的人看不看得懂,再进行精简或者增添。

陆云山做完实验在学习区摸了半个下午的鱼,才在晚饭前把攻略做完甩给了时泠。

“烧烤。”陆云山紧跟着就发出晚饭的声音。

这附近有一家烧烤,挺小一摊子,味道倒是不错,对这家烧烤陆云山觊觎已久,奈何这家店中午不开摊,晚上才开,而陆云山那位朋友是绝对不允许他在外面吃小摊子的——据说是因为陆云山消化系统不太健康。

有时候时泠真的怀疑每天来接陆云山的那辆车里坐着的其实是陆云山的老妈。

 

62

烧烤摊不远,几百米的距离,溜达着就过去了。

两人一边走,陆云山一边跟他讲一些气纯要注意的点,毕竟时泠AFK得久,又是第一次玩儿气纯,手生得厉害,陆云山气纯玩儿得相当好,正是个适合他请教的对象。

走着走着,时泠脚步一滞,神色骤然僵硬。

那其实只是很短暂的一瞬间,正巧被陆云山捕捉到,他愣了一下,循着时泠的视线看去。

一个穿着休闲装的年轻男人站在马路对面,愣愣地望着时泠。

恰是绿灯亮起,过马路的行人拦在两人之中,截断了等待三年有余的这一眼。

时泠别过脸,推了推眼镜,试图掩盖那一瞬间的失态。

可他的手却在微微颤抖。

热度: 172 评论: 15
评论(15)
热度(172)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