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78-85)

78

杨竹鹤一边给他的便宜师父发着消息,一边在想方才的偶遇。

他追过去的时候时泠已经不见了,显然时泠对这次偶遇并不抱有什么正面看法。杨竹鹤的心不禁沉了沉,他果然还是……

时泠身边的那个少年又是谁?朋友?同学?表弟?还是……新欢?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杨竹鹤自己给按下去,不不不,人小孩儿看起来最多也就刚上大学,指不定高中都没毕业,时泠要找新欢也不至于找个小他这么多的……吧?

 

79

他一个人在电脑前面七上八下了半天,转念一想,时泠有没有新欢跟他也没什么关系,毕竟前任最好的存在方式就是被埋进土里,而不是在这儿活蹦乱跳地对人家的私生活没完没了地瞎猜。

QQ传来一声嘀嘀,杨竹鹤刷地抬头,发消息的人却不是他那便宜二师父,而是他正牌师父在召唤他:“来打个锻刀厅。”

杨竹鹤一脸懵逼:“师父我不打本啊?”

“叫不到气纯,你去开你大号过来,我给你个宏,叫你下无敌的时候你下无敌就行了。”他师父把刀架在了他脖子上,“养你多年就用这一下,别搁你便宜师父那儿装小白了。”

杨竹鹤:“……”不是,他师父怎么就知道了。

 

80

那头二师父没回他消息,左右也没什么事情,杨竹鹤只得依言乖乖去上他大号。

他的大号这几年都是师父在用,自己许久不曾上线,再上来居然觉得陌生了,技能栏里不少老伙伴永远地暗了下去,看得他有些唏嘘。

师父拉他进了团,团里有他几个同门,见他进团,还在好友频道里纷纷给师父刷起了撒娇的表情。

杨竹鹤呵呵一笑,无情地在好友频道说:“不好意思,今天是号主本人上号。”

惊起好友频道一片问号。

 

81

他AFK回来的这段时间里一直没上过大号,只在他的奶花小号上翱翔,仿佛有些事情只要不去面对,就可以当做从未发生过。

【沧海】悄悄对你说:“你A回来了?”

这是某位当年把他操作得十分凄凉的剑纯,在漫长的操作和反操作里他俩无比艰难地结下了友谊,互加了好友。

去年大师赛那会儿他偶然在主页看见相关内容,点开一看,冠军队竟然就是沧海所在队伍,再往下拉,他惊悚地发现当年让他咬牙切齿的这位剑纯竟然是个颜值爆炸的女剑神。

你悄悄对【沧海】说:“是啊!惊喜吗!”

【沧海】悄悄对你说:“还打竞技场?”

杨竹鹤想了想,最终还是回复到:“打不动了,休闲着玩儿吧。”

 

82

师父给杨竹鹤发了个宏,杨竹鹤挂上YY,刚进本就收到了自家二师父的消息。

“我晚点上,”气纯说,“攻略发你了,九点半扬州见。”

杨竹鹤接收了文件,发去一个欣喜的表情:“好的!谢谢师父!”

团里一个小白老板不会跑地图,清完小怪,师父亲自过去带人,杨竹鹤在老一面前等人的间隙点开攻略粗看了一遍。

这篇攻略不像是时泠写的,当年时泠有个小徒弟,他看过时泠写给徒弟的攻略,和这一篇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不过只是一份攻略也不能说明什么,毕竟三四年的时间,人有所改变也是很正常的。

杨竹鹤头疼地关了网页,揉了揉太阳穴。

 

83

锻刀厅早就打烂了,没什么技术含量可言,杨竹鹤跟着YY里师父的指挥111,出神出到神游天外,老五结束,他一个毕业号毫无需求,正准备下线,就听见师父“咦”了一声。

“出大铁了。”号多脸又红周周见玄晶的师父在YY里轻描淡写地说。

一边说一边私聊敲他,让他把这块大铁拍下来。

杨竹鹤把头摇成拨浪鼓:“……不不不!还有半年就要新赛季了不要骗我做橙武,我可根本不想上这个号的啊!”

“拍啊拍啊!”师父催促他,“小铁都给你攒够了!你号我等多久大铁了你知道吗?全师门你这破号是最后一个出铁的!”

 

84

此处不得不提,杨竹鹤的师父是个PVE狂魔,沉迷清CD,师门里过了他手的号就算没有拿亮晶晶也见过亮晶晶。

而号主虽然不上号但号却异常坚挺,丝毫没有被欧气代开影响的杨竹鹤大号居然让他这个非酋号主上了一次就见了大铁。

师父一边感到匪夷所思,一边疯狂把大铁往他怀里塞——这团个个无欲无求,大铁80W居然没人要。

 

85

“哎呀奶花有什么好玩儿的,整个破号装小白有意思吗?铁都在叫你回来玩儿气纯。”

“师弟,听我一句劝,PVP是不会有未来的,PVE才会给你带来明天。”

“师兄来一起做两仪怪啊师兄!渊微多好看啊!”

“钱不够没事,我们借你,你还我两倍就可以了。”

……

十分钟后杨竹鹤看着兜里烫手的玄晶,一个头两个大。

热度: 182 评论: 10
评论(10)
热度(182)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