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109-116)

109

高控制尚有操作余地,高伤害那真是一点办法没有,杨竹鹤可怜巴巴的小身板儿不够人家两巴掌,欠的血都够再拼一条。

“别动!”寄云在对面俩猛男冲向杨竹鹤时喊道,“我给你无敌!”

然而手永远比脑子动得快,杨竹鹤的脑子在说好我不动,而手已经率先操作出来一个太阴滑出无敌,猛男欣然亢龙,杨竹鹤鲜血和脑浆洒了一地。

寄云孤零零地站在无敌里,猛男杀完人立马肇事逃逸,没有丝毫停留的打算,窜出八百里开外,等无敌结束,又双双狂奔回来对寄云痛下杀手。

 

110

“我不是故意的,”杨竹鹤躺在地板上捂脸,“有时候手他就是比脑子快,你懂吧师父?”

“嗯,我懂。”寄云平静退出竞技场。

所谓气纯奶花打22,终究绕不过好无敌我接太阴,好折叶我下无敌。

 

111

后来杨竹鹤就学乖了,在台子下面OB,和每张地图每一个能卡视角的点融为一体,坚决不给对面可乘之机。

然后他发现当遇到某些心法的时候寄云往往会死在他绕柱的路上。

譬如冰心,譬如毒经。

前者冲上来就是技能全开拦不住的伤害压制,而后者会在杨竹鹤从柱子后面冒头妄图奶寄云的时候甩他一个绝望的蚀心。

号小人又菜的杨竹鹤头不够铁,在哐哐撞大墙的过程里头破血流。

 

112

“DOT职业你就不要怂了,”寄云说,“在我后面卡距离奶,注意驱散就行。”

“好的!”杨竹鹤捏着被他忘到九霄云外的清风垂露,充满了自信。

然后他就排到了双明教。

“师父,双明怎么打?”他在战场频道打字问。

“嗯……”寄云顿了一会儿,“自由搏击?”

拿什么和对面搏击,杨竹鹤想,是头吗?

他的头显然不好使,对面出来一人缴械一个手起刀落就秒了脆皮奶花。

杨竹鹤觉得自己和当年的时泠玩儿的恐怕不是同一个心法。

奶花好难。

 

113

好在菜刀队还是很多的,杨竹鹤技能连连看撑到开着紫气一顿输出的寄云把对面给干残了,基本就能看见胜利的曙光。

被各种外功猛男按在地上摩擦的杨竹鹤眼看着红名的血条一截一截消失,而后倒在地上,感觉自己又重新爱上了气纯。

紫霞功牛逼,纯阳宫牛逼,两仪怪牛逼!

等我重新握住渊微指玄,你们都得……

唔噗。

对面气纯一个两仪甩在他脸上。

 

114

俩小时刷了有三千币,寄云把地板上的奶花捡起来洗了洗,勉强整理出个人形。

“感觉怎么样?”寄云问他,“有什么心得吗?”

“有,我觉得有些心法应该削弱。”

“哦?比如?”他二师父决定听听他的高见。

“天策、丐帮、和尚、明教、冰心、气纯、毒经、霸刀、鲸鱼……”

寄云失笑道:“那都没剩几个心法了!”

“哼!”杨竹鹤气鼓鼓地跟寄云道了晚安,而后下了奶花号……登陆上他的大号。

 

115

眼下时间还不算太晚,九点多没到十点,他开着大号在主城晃了会儿,想起来这个点寄云应该会在扬州门口切磋。

如果寄云背后的操作者真的是时泠,看到这个曾朝夕相伴的号会有什么反应?

这个想法让杨竹鹤呼吸一滞,心尖骤然揪起。

尘赟就是这个时候密聊了他。

【尘赟】悄悄对你说:“师兄打55吗?我们这边4=1!”

你悄悄对【尘赟】说:“????我一身PVE还带精简啊师弟!”

【尘赟】悄悄对你说:“没关系啊!来当躺尸老板呀!”

当躺尸老板特别专业的杨竹鹤一秒组他。

 

116

币的缺口还很大,时泠算了算,决定过两天有空带小奶花去打个33,把剩下的币刷满,这周还能再换件装备。

他正准备飞扬州去切磋区观摩一会儿,突然收到一条密聊。

【平秋】悄悄对你说:“前辈,打55吗?差个人。”

神行的脚步顿了一下,时泠略略一想,回复道:“打,组我吧。”

他进队一看,队里俩花间一气纯一奶毒,ID一个比一个眼熟,都是当年互相伤害过的老朋友。

平秋给他刷了个YY,他跳过去,一进YY就听见一个男声在激动地说:“师叔!你从哪儿勾搭到月渡的?我特别喜欢他的奶花!”

没想到自己的底都被人给漏光了,时泠闻言愣了一下,才局促地摸摸鼻子。

倒是有很久没再听人叫过这个ID,不太习惯。

热度: 176 评论: 9
评论(9)
热度(176)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