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117-122)

117

属于“月渡”这个ID的故事,实在称得上久远,算起来能算到三、四年前去,得是玩儿得挺久的老玩家才想得起来这个ID属于一个什么样的人。

月渡是个万花,成男,单修奶花——是时泠当年的大号。

发现时泠进了YY,之前嗷嗷叫的那位一秒噤声,片刻,到底没忍住,又激动地开口:“月渡!大佬!我是你的粉丝!给我个签名吧!”

时泠失笑道:“早就不是什么大佬了……冠军奶花这么夸我吃不消啊。”

开口的这位ID叫枕舟,是去年第二届大师赛亚军队和第一届大师赛冠军队的奶。

“真的,我特别喜欢你的奶花,”枕舟嘿嘿直乐,“那个时候师父总让我多看看你的奶花,好好学一学。”

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118

枕舟约摸是真的十分喜欢月渡,排队的间隙里抓着时泠瞎扯,聊着聊着,突然想起来,问了一句:“说起来你队里的那个气纯呢?他还在玩儿吗?”

“……没有了吧,”时泠淡淡道,“可能是A了,我不太清楚。”

他冷淡得太明显,枕舟听出来他不想多提,再好奇也不好多问,正巧排队进了,于是就将话题塞进角落里,不提了。

“双气纯……嗯?”平秋发出了疑问的声音。

“怎么了?”过图有点慢的时泠还没进去,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卡壳。

“啊……”过完图的枕舟一看对面,也是一愣。

时泠终于过完图,他诧异地看向焦点列表,决定看看对面是什么妖魔鬼怪。

双气纯,一个叫尘赟,一个叫渡我。

 

119

时泠的脑海有一瞬间的空白,后者的ID太眼熟,以至于他有一瞬间以为自己看岔了。

是……撞ID吗?

他颤抖着手打开渡我的竞技场,这个气纯的22有队伍,队里只有他一个人。

队伍名叫作碧水冷却中,还是五年前时泠自己建的队。

不是巧合的重名,他是月渡的气纯。

他……曾经是月渡的气纯。

 

120

“时泠!我们去打竞技场吧!”杨竹鹤揽着时泠的肩,激动地说,“我们找个剑纯打剑气花怎么样?”他仔细思索了大半天,终于在放学的路上向时泠提出了这个充满建设性的意见。

“别贴着我,热,”时泠皱着眉把一身臭汗的杨竹鹤推开,“不想打,你自己去吧。”

“啊?!”已经给自己规划好排名未来的杨竹鹤闻言大失所望,“别啊,一个人打没意思啊,那些奶也没你厉害,两刀就被对面砍死了!”

说到时泠的奶花,杨竹鹤从来都是说不出来个贬义词的,简直恨不得化身腰部挂件挂在时泠的裤腰带上,和时泠的裤衩共存亡。

“……哼。”时泠发出一声没什么底气的冷哼。

“嘿嘿嘿,”杨竹鹤哪里还不知道时泠,一听他的语气就知道多半能成,“来嘛来嘛,大佬带我飞呀!”

 

121

然而事情并没有杨竹鹤想象的那么顺利——问题倒不是出在水平上。

时泠的奶花强是真的强,问题是这位选手有深厚的孤僻功底,一旦打起来,绝不和野生队友有任何交流,宛如屏蔽了对方的YY一般,活生生打走三个剑纯,打得杨竹鹤头秃。

但是自己家的奶,跪着也得继续往下打,杨竹鹤委婉地向时泠表达了一下希望他和队友多多交流的想法,得到后者不耐烦的一声“啧”。

杨竹鹤一颗小心脏七上八下跳了一圈,生怕时泠摞挑子不干扔他一个人享受同时失去两个队友的双份快感。

“……我知道了。”

出乎他意料的,时泠竟然勉为其难地听进去了。

 

122

后来打得倒是顺,时泠不太记得他们第一次打进排名是在哪个赛季了,也不记得当时的队友是谁了,他曾经将那些战绩看作珍宝,截图整整齐齐存在某个文件夹里。

后来他们分开了,那些记忆就此封存,再后来换了电脑,文件丢失,他终于彻底忘记了。

他躲在名为寄云的角色身后,冷漠地注视着对面那曾与他并肩而立、与他行过山河万里、与他去过低谷也到过巅峰的气纯。

他和杨竹鹤的过往,也像那些文件一样,不知道丢失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那些他曾经无法放手的东西,那些他难以忘怀的东西,那些……他曾经视如生命的东西。

都不在原处了,都寻不见了。

都成为过去了。

热度: 176 评论: 10
评论(10)
热度(176)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