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123-129)

123

完了完了完了!这都谁排的队!

杨竹鹤一看对面的阵容,头皮发麻,一堆闪闪发光的ID还不至于让他倒抽冷气,但这堆ID里面夹了个寄云就很有问题了。

他刚刚还在想不能跳到人跟前去,这就缘分到了排到一块儿来了!

一无所知的尘赟还在YY里说:“缘分啊师兄,是之前招募的那个气纯!”

是啊,我知道啊,所以我搁这儿头疼呢。

杨竹鹤瘫在电脑前,实在不知道自己应当该以什么样的表情面对惨淡的人生。

 

124

杨竹鹤的大号化劲高达24.99%,面对对面满脸杀气的双气双花,恨不能就此一头扎进无敌里再也不出来。

他怂在后面注视着对面的寄云,对方也注视着他,左手八卦右手紫气,全都蠢蠢欲动。

显然,他只要敢稍稍冒头就会遭受到一顿毒打。

他的队友在前方吸引对面的火力,他现在很安……吸引不住!对面冲上来了!

杨竹鹤当机立断,反身蹑云,多年不沾气纯,没注意脚下,这一蹑就蹑出了自己的儿子,惨遭对方气纯五紫八素质三连无解,花间欣然水月,奶妈减伤都没能救得了他。

躺尸老板应声躺尸。

 

125

这一场最后还是没能赢,对方几位大佬稳如老狗,无从下手,操作都不知道该从何操起,反而被对面挨个偷掉,在地上躺得整整齐齐。

杨竹鹤刚出来就看见了旁边的寄云,他二师父竟然还和他们是一张地图在排队,缘分恐怖如斯,今天是不亡他誓不罢休。

队长看到这几个ID也是头疼,赶紧取消排队,给大佬让路,等对方进了竞技场才重新排队,生怕又享受到大佬挨个拧头的快乐。

这把排进去终于是正常配置,对面一看这边有小号,杀意上头冲过来就妄图动手,而后齐齐到在动手的路上,死成一条壮烈的血路。

然而躺尸成功的老板并没有感到一丝丝欣慰,他一颗心还七上八下地挂在寄云身上。

 

126

如果屏幕背后的操作者真的是时泠,看到这个号会是什么心情?

他会难过吗?会憎恶吗?还是……已经不再关心了?

就如同他拒绝世界那样,也拒绝再接收一切与这个曾走近他的人有关的消息。

 

127

关于时泠的很多事情,杨竹鹤其实是在和他分开后才后知后觉地明白。

譬如时泠的孤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杨竹鹤一直以为时泠只是内向,或者不善交流。

他第一次去时泠的家那天下着大雨,时泠带他到自己家去躲雨。

杨竹鹤永远也忘不了自己走进时泠的房间时感觉到的那种难以形容的压抑。

他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家具是一水的黑色,遮光性能优良的窗帘严严实实地拉着,没有一点光透进来。目所能及的地方没有一点具有个人色彩的东西,没有海报,没有摆件,没有小说,没有任何同龄人的房间里通常会出现的东西,就像是今天上午刚装修好一样。

他的房间给了杨竹鹤一种非常强烈的违和感。

而在很多年后杨竹鹤才明白,那是因为这个房间的主人对这个世界毫无兴趣。

 

128

但那时的杨竹鹤一无所知,少年人天真得近乎愚蠢,以为摸进时泠房门的自己在凿穿冰山的路上又前进一步,一味地为此欢欣。

他在游戏里和月渡愉快地日常、战场、竞技场,在游戏外时不时约时泠出去吃饭、看电影、课后补习。

时泠是很开心的,他能感觉到,即使时泠的话依旧不多、对待大部分事物也依旧不大热情,杨竹鹤也能从这个人每一个细微的眼神中察觉出他的喜乐。

他会为美味的食物认真咀嚼,他会为精彩的情节睁大双眼,他会为难题纠结不已。

他似乎在转变,在慢慢变成一个……不那么冷漠的人。

 

129

那天晚上杨竹鹤又梦到了时泠。

他知道那只是一个梦,可一切都那么真实。

初夏的天还不算炎热,短发的时泠走在他身侧,手背时不时碰到他,温热的触感如此熟悉,手在思考前就做出动作。

被捉住手的时泠冲他露出疑惑的表情,路过的行人对这一幕视若无睹,从他们身旁静静走过。

“时泠……”杨竹鹤的心脏跳得飞快,仿佛要冲破胸腔,“我……”

时泠难得的没有不耐烦,只是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我……”

但他没有等到,眼前的一切忽然如潮水般褪去,手中温热的肌肤与眼前熟悉的面庞烟消云散,只余下一个杨竹鹤孤零零立在空旷的天地之间。

热度: 159 评论: 8
评论(8)
热度(159)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