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136-143)

136

时泠一度将杨竹鹤当作生命中的全部。

杨竹鹤给时泠的感情是1,时泠给杨竹鹤的感情也是1,但杨竹鹤除此之外还有许多许多分成小份的感情,给了家人,给了朋友……但时泠只挤出来这1,只给过杨竹鹤。

但他在离开杨竹鹤后最终还是拥有了更多的东西,他最终从那个属于他的角落里走到阳光之下,任由更多更多不属于杨竹鹤的光芒照拂在自己身上。

他曾经以为的太阳原来也只不过是一点微弱烛火。

人总会成长,再如何痛,再如何难以割舍,所有不堪回首的故事在无可奈何里终于都成为了“过去”。

始终止步在回忆中无法抬头去正视未来的人……只会溺死在悲哀里。

 

137

你想做什么呢?

时泠面无表情地看着联系人中那个属于小奶花的QQ号。

就在几分钟前,他还给时泠发了一句“晚安,师父早点睡”。

仔细想想,其实从一开始他的漏洞就不少,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小白。

他为什么要玩奶花,又为什么要装小白,他……知道寄云这个角色背后的操作者是谁吗?

时泠有很多疑问,关于杨竹鹤的,关于这个奶花号的。

他反而不太想知道这将近四年的时间里杨竹鹤都做了些什么,在他的认知里那些事情已经与他无关了,他在意的只是眼下的人与事。

但无意义的胡思乱想并不会给他答案,他关上手机,决定洗澡睡觉。

 

138

忐忑不安的杨竹鹤在电脑前绞了一下午的脑汁。

如果寄云真的就是时泠,看到尘赟和渡我,很可能会猜到奶花号的底细。

时泠会怎么想?认为自己是在愚弄他吗?

但他对时泠的认知还停留在很久以前,摸不准现在的时泠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做。

他想起之前街头偶遇的时泠,整个人都和从前的时泠全然不同,气质的变化甚至让杨竹鹤感到陌生。

眼看时间越来越晚,马上就要到他二师父下班的时间,杨竹鹤还是没能想出来一个合适的、能够令人信服的借口。

只能寄希望于寄云想法单纯不会有太多猜测了。

 

139

吃过晚饭,杨竹鹤洗完碗刚坐回电脑前就受到了寄云的消息,他做好GG的准备,胆战心惊地点开一看,还好,只是叫他上线准备打世界BOSS。

太好了,寄云并没有多想,赞美他想法单纯的二师父。

杨竹鹤长舒一口气,回复过寄云之后迅速地爬上线组了他师父。

由于是浩气PVP大帮,不仅要打世界BOSS,之后的箱子当然也是不会缺席的,杨竹鹤进了帮会团,而后跳了帮会YY。

一进YY就听见麦序上的副帮主正在对对面的指挥实行精神攻击。

原本还绷着的杨竹鹤谜一般的放松了下来。

 

140

恶人和浩气两边的主力不在同一张图,箱子很快就成功拿下,拍过装备拿完工资,寄云将他拖到了下面的带锁私人频道。

今天又要打22吗?杨竹鹤一想到惊险刺激的22,瞬间感觉自己万分疲惫。

“怎么了师父?”他打字问寄云。

寄云忽然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你的麦还没修好?”

杨竹鹤被他问得摸不着头脑,茫然地回道:“还没有,我回头重新买一个去。”顺带搞一个听起来自然一点的变声器好了……

寄云用一种无比温柔的声音缓慢地、一字一顿地说:“装小白好玩儿吗?杨竹鹤。”

电脑前的杨竹鹤骤然站起身,座椅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向后翻倒,椅子腿重重砸在他的脚上。

 

141

的确是时泠。

居然是时泠。

 

142

既然已经被戳穿,再隐藏也没有什么意义,杨竹鹤深吸一口气,将椅子扶起来坐好,打开了他“坏掉”的麦:“……我不是有意演你。”

时泠笑吟吟地说:“哦?”

短短一个字让杨竹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从前的时泠偶尔也会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在时泠的怒意达到极限的时候。

这种语气在以往通常都伴随着争吵或是冷战。

杨竹鹤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决定扯开话题:“你是怎么猜到的?”

“你的两个号在APP上绑在一起。”时泠说。

大意了,杨竹鹤确实没想到时泠会去翻APP,这让他想起以前时泠无孔不入仿佛监视一般的关心,一时间有些头皮发麻。

不,他告诉自己,别想那些已经成为过去的矛盾。

 

143

沉默,令人尴尬的、漫长的沉默。

最终杨竹鹤率先挣扎出来,他闭上眼,将那些深藏在他心底的话艰难地从充满苦涩的胸腔里挨个挤出来。

“我们……真的没办法再做朋友了吗?”

热度: 194 评论: 21
评论(21)
热度(194)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