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144-150)

144

不得不承认,杨竹鹤对于直面时泠这件事情的确是有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的怂。

时泠疯狂的独占欲曾经伤害过他,那种可怕的、仿佛要将他拆开了掰碎了死死捂在掌心里才肯安心的行径让他有过一段非常……不愉快的过往。

那确实是相当可怕的事情,甚至让他在分手之后没有选择回到家乡,以此避免再度和时泠碰上。

但并不是说他就真的对时泠哪怕一点情谊都没能存留下来,有的人的确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缺根弦儿的大脑一不小心就会蠢蠢欲动。

很显然,杨竹鹤就属于这类。

 

145

时泠最后也没有给他任何算得上是正面回应的答案,只留给他一声意义不明的“呵呵”,而后跳了YY频道。

杨竹鹤实在摸不准他的意思。

就他这几天的短暂接触来看,时泠这几年的变化的确很大,而他了解的只是当年的时泠。

短短两个字叫他翻来覆去咀嚼半晌,咀嚼出来千八百种不同的味道。

有话倒是好好说,杨竹鹤颓败地想,做什么这样吊着人,这破毛病怎么一点儿都没变。

他谨慎地反复思考了一会儿,认为这会儿蹬鼻子上脸继续逆着时泠的毛撸容易让对方炸毛,只得暂时按下,改日再说。

 

146

自从被时泠挑破,两人有好几天没有任何交流,此前虚假的师徒情一被戳破立马散得干干净净,除了那篇来自平秋的攻略之外没能留下任何痕迹。

杨竹鹤数次想要和时泠说些什么,但也只是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后关闭聊天框。

他不知道该怎么和时泠相处,尽管他知道现在的时泠应当是温和并且……无害的一个人,但记忆却时不时跳出来提醒他后者曾经的敏感易怒。

杨竹鹤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不知道时泠是否还在生他的气。

他感觉自己像个自以为强大的气球,被人一针戳上去,立马漏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个干瘪空虚的壳子凄凉地摊在地上。

 

147

这头杨竹鹤还在自己跟自己打太极,那头一群跟他玩儿熟了的却没把他给忘了,小奶花几天不上线,就有人开始问时泠他小徒弟怎么不见了。

第一个是莳花尚来兮,此君对自己没能成功安利进帮会却转头就被他抓进来的这只小奶花耿耿于怀,几天不见,就开始向时泠打听。

电脑前的时泠皱着眉想了想,回她:“不知道。”

莳花尚来兮于是又说:“诶,你没加他QQ吗?”

加是加了,但时泠一想到被自己当作徒弟教的小奶花背后装小白的那位是杨竹鹤,就一点都不想去戳他。

他敷衍道:“我回头问问他。”

 

148

出乎时泠意料的,第二个来关心小奶花去向的居然是平时看起来比谁都反应更迟钝的陆云山。

时泠在座位上写着报告,刚敲完最后一个字,旁边不知道坐了多久的陆云山忽然出声:“你的小徒弟呢?”

被背后灵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的时泠蛋疼地揉揉眉心:“……你怎么也关心起他了?”

陆云山和杨竹鹤也算不上熟吧?只有切磋的时候见过一次而已,这不过是消失几天,怎么还关心起来了?

“没什么,”陆云山说,“突然想到。”

时泠发誓他绝对是想到了求而不得的烧烤,才进而联想到小奶花。

“没事,”时泠安慰他,“比赛完你就可以吃烧烤了,我请你。”

 

149

就在时泠恼火的同时,杨竹鹤也在被盘问,他几天不上奶花号,天天在大号上流连忘返,他正牌师父见此情形,奇道:“你便宜师父呢?你装小白被识破了?”

杨竹鹤:“……”

他的好师父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张嘴就戳着他心窝。

他想了想,觉得也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于是说:“师父,你还记得月渡吗?”

“当然记得,你前情缘呗,不都A了千八百年了吗,怎么了?”

炸出来一个“什么?!师兄的前情缘?!”的尘赟。

“这不是世界太小吗,我便宜师父就是月渡……”

 

150

对于师兄的感情问题,师弟从来都是非常关心的。

尘赟最近和杨竹鹤竞技场战场满天飞,自认与师兄感情深厚,立马八卦起来:“师兄!你前情缘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说呢……”杨竹鹤想了想,“我以前有个奶花情缘,后来死情缘了,我就A了,很早之前的事情了,都快四年了。”

“啊?你们怎么死情缘的啊?有故事吗?”

此刻尘赟的脑海中迅速被乱七八糟的818填满。

“也没有故事,只是……缘分尽了吧。”

热度: 167 评论: 16
评论(16)
热度(167)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