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151-157)

151

缘分这种东西呢,实在是虚无缥缈,杨竹鹤前脚说自己和时泠缘分已尽,后脚就发现这个捉摸不透的倒霉玩意儿居然还给自己搞藕断丝连的那一套。

他刚刚在扬州余半仙面前停住,就看见了切磋区的寄云,旁边还有孤城和平秋。

杨竹鹤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应不应当上去打招呼。

就在他在盯着余半仙踌躇时,他的“谁在看我”里突然刷刷刷多了一大堆人,他满脑壳问号,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突然受到了组队邀请。

来自那位曾经把他操作得不成人形的猛男剑纯沧海。

杨竹鹤疑惑地点了确定。

然后进了队的杨竹鹤惊喜又惊恐地发现队里几个眼熟的ID,譬如孤城,譬如平秋,譬如寄云。

怎么你们又互相认识了。

 

152

本服不是号称全服人口第一吗,为何他时常感觉小得如同一个村,从村口走到村尾,全是熟人。

 

153

“吃鸡吗?”沧海问他,“4=1,走一波?”

龙门绝境这个玩意儿,杨竹鹤和师门去玩儿过几次,作为一个气纯,跑是跑不动的,要是运气不好落点太差,好么,装备也没有,打也打不过了,自觉体验极其差,于是再也没进过这倒霉地图。

看看这一队是个什么蛇皮配置,三气纯一剑纯一天策,除了天策还能跑动,剩下四个可以抱团在地上斗地主。

“[九转归一][九转归一][九转归一][两仪化形]三带一!”

“[人剑合一][人剑合一]王炸!”

不管怎么想都只有那个剑纯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杨竹鹤觉得他们居然要打这种魔鬼配置也是很有想法。

通常来说,杨竹鹤是想都不想就会拒绝这个蛇皮建议的,但是那只是“通常”来说。

杨竹鹤的目光在寄云这两个字上停留片刻,愉快地打字道:“吃!”

 

154

沧海给他刷了YY,杨竹鹤一进YY,就被奇奇怪怪的小频道秀了一脸。

什么“天式:奶我一口”、“平秋:我下无敌”、“枕舟:我化蝶!”、“沧海:我人剑!”、“花拂衣:好人剑!”。

什么“实名举报师父洒狗粮”、“匿名支持师父睡沙发”。

什么“和两对情缘打竞技场的我该何去何从”、“去车底”。

什么“全师门都是gay就我一个直男怎么办好着急”、“师父说给你找男朋友”、“反对包办婚姻”。

杨竹鹤不仅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还知道他们师门全是gay了。

好师门,人才辈出,不是操作过他的,就是他操作过的。

 

155

“好巧啊!”YY里沧海感慨道,“正准备去吃鸡就看到你落地。”

“缘分啊!”杨竹鹤也十分感慨,“我刚落地就看到你。”旁边的寄云。

“好久不见。”平秋一本正经地和他打招呼。

看来时泠似乎是没有告诉他小奶花就是自己。

杨竹鹤忍不住又去看YY里麦灯亮着却一言不发的那位,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微妙感。

不知道沧海是直接组的自己,还是在YY里说过,时泠竟然没有反对?

“奇穴都切好了吧?”沧海说,“我排了啊。”

如果杨竹鹤知道这位女剑神是个什么见鬼的手气,他一定会拒绝让她拿队长。

 

156

第一把就是浪漫的右下角,平秋镇定地说:“我跳台子。”

然后他冲着台子就去了!剩下三位紧跟其后!

杨竹鹤的直觉告诉自己此时不应当跳,但队友都下了他一个人往外飘也飘不出个所以然,只得忐忑落地。

浪漫的台子上一落落了三个队,怎一个血雨腥风了得,杨竹鹤拔剑四顾心茫然,被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来的剑破烫了个五红,一转头又让另一位法王烫出个狐金。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身上怎么有化生势?我明明没看到无敌。

欢声笑语里打出GG。

捧着高达20的名次三分钟出场的杨竹鹤不知道自己应当作何表情。

 

157

第二把依旧是浪漫的右下角,这次猛男们吸取教训,没有继续去台子上互相伤害,而是谨慎地选择了在人比较少的地方落地。

杨竹鹤落在河道附近,捡了几件装备,左右一看,无人,于是决定去祭坛里瞅一眼。

他刚走到祭坛门口,就看见一个蓝色的ID从里面冲出来,孤城骑着黄龙,身后跟了一串凶恶的猛男。

孤城说:“跑。”

杨竹鹤:“……”我拿什么跑?!

骑墙而来的猛男霸刀已经一脚揣在了杨竹鹤的腰上,身后一左一右俩法王给他电了个对穿,而孤城卖他卖得毫不犹豫,一骑绝尘,完全没有回头的打算。

八百里开外的沧海一边捡装备一边说:“我这就来!”

YY里时泠低低地笑了一声,让杨竹鹤手滑把无敌插在了对面脸上,连八秒续命时间都没能续上。

热度: 174 评论: 13
评论(13)
热度(174)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