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158-163)

158

在平秋硬怼双冰心失败、寄云救驾不及惨被羞辱、沧海转角遇到爱遭到安排等惨剧之后,组织最后的希望孤城和他已经没有饱食度的黄龙凄凉地在大漠中四处流窜。

流窜途中不幸被马匪刷脸,正准备逃亡,一转头就和丐帮霸刀冰心藏剑天策长腿组合套餐撞脸,惨死当场。

十五分钟两把的杨竹鹤只能安慰自己至少这次不是牛逼的20名,好歹摸到前15的边了,简直是长足的进步。

黑鬼队长又准备去排队,被平秋拦下:“沧海,把队长给我吧。”

沧海掐指一算,让平秋排的话今天怕是要在右下角安家,遂提议道:“师叔,大家都是半斤八两的黑鬼,不如roll点决定吧?”

“点高还是点低?”

沧海想了想,谨慎地说:“点低吧。”

 

159

沧海掷出了100。(1-100)

平秋掷出了95。(1-100)

孤城掷出了17。(1-100)

寄云掷出了51。(1-100)

渡我掷出了77。(1-100)

可见点高还是点低都不能改变黑鬼的本质,骰子心里门儿清。

“啧,那三师叔排吧。”沧海不情不愿地把队长扔给了孤城。

满以为会就此改变命运的杨竹鹤进去一看,又双叒叕是浪漫的右下角与一万个猛男。

他含泪掩面,这倒霉师门真是没有一个无辜的,全是非洲土著。

 

160

吸取了前两把的教训,这一回四个短腿决定抱团行动,绝不轻易离开队友五十尺以上。

架不住有个脱队的长腿心法一不小心飞奔到人一个队脸上,被莫问与和尚拉拉扯扯,当场失去生命,躺在地上给连个雷都没蹭到的队友当背后灵。

“你怎么落地成盒?”平秋唾弃道。

“三师叔,你连个雷都没打。”沧海紧随其后。

此时一队苍云带四冰心路过。

“等等,有红名。”唯一一个还有点警戒心的寄云给大家敲了敲警钟。

正在捡装备的杨竹鹤果断下了无敌。

不得不说这个无敌真是精髓,至少大家都活过了八秒,无人暴毙,进步极大,可喜可贺。

 

161

吃了三场鸡周常都还在0/2阶段的蛇皮队伍集体沉默了一会儿,寄云叹息一声,无奈道:“等我一下,我去换个军医过来。”

“月渡吗?”平秋问。

“嗯,一会儿直接组我。”说着寄云就下线了。

原本有些蛋疼的杨竹鹤耳朵嗖一下立得老高,时泠的大号据他观察应该是八百年没上过,早就有了小信封,没想到这会儿居然吃鸡吃着吃着决定去开大号?!

好友里那个已经灰了不知多久的ID骤然被点亮,某些深藏在心底褶皱中的回忆也随之亮起,杨竹鹤心里某处又酸又软,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那曾经是他的奶花,是离经易道只为一人的……他的月渡。

 

162

有段时间杨竹鹤对“时泠”和“月渡”这两个关键词都过于敏感,甚至听到就会不自觉的难受。

并不是因为对时泠的感情,而是出自对时泠的恐惧——他怕了时泠没完没了地侵占他所有的个人空间,怕了时泠那种热烈得仿佛要将他连骨带肉生吞的、让人毛骨悚然的感情。

于是他逃避了,他发了疯地想要从时泠身边逃走。

杨竹鹤曾经有多爱时泠,当时的他就有多怕时泠,他不再在乎那些敏感的、脆弱的东西,只是一门心思想要离开,想要摆脱时泠加之于他的锁链。

他最终成功了,带血的锁链被他抛在身后,痛苦的、可怕的感情被他抛在身后。

……时泠和他过期的爱情,也都被他抛在身后。

 

163

多年没有再排列在一起的两个ID阴差阳错又列进了同一队里,杨竹鹤心里又苦又甜,滋味丰富得实在一言难尽。

时泠调整过奇穴,孤城再次点了排队,所幸老天爷终于开了回眼,给发了去响马营地的机票,这一趟身后空空荡荡,又是好航线,又没有红名,平秋还摸了个箱子,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占了个遍。

唯一有问题的就是箱子的归属权,临到开箱子最后几十秒,几个人追着平秋斗智斗勇,最终以平秋一个卡着时间的蹑云分出胜负。

然后箱子里开出来个橙帽子。

“我不要。”平秋把金光闪闪的橙装扔到了地上,一秒都不打算让它在包里多待。

“我也不要。”沧海摇头。

“那我拿吧。”月渡捡起了那顶象征着不要命的帽子。

杨竹鹤决定一会儿开打先给他下个无敌。

热度: 175 评论: 13
评论(13)
热度(175)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