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164-171)

164

这一把终于富了一回,捡完装备已经有人均1W8以上,刚出响马营地,紧跟着就是刷在脸上的马匪。

这马匪很给面子,没出橙头,出了橙腰带和橙衣服,手速最快的平秋开了把渊微指玄,只抢到了金疮药的沧海看得纳闷:“师叔,你手速怎么比单身的还快。”

在场五个人里四只单身狗,唯一有家室的手速最快这很不合理,很不尊重个别单身几十年的犬科动物饱经风霜的手速。

平秋顾左右而言他:“前面有红名。”

而后提着他的渊微指玄冲上去就是一个五方把首饰很好看的孤儿留在了地上,孤城应声上马,骑着黄龙猛窜出去。

 

165

一路清人清到只剩下二十来个人,三个整队各自占据圈的一角,中间一些孤儿或是在逃窜,或是找了个小角落伪装。

“标记一下我目标,”月渡说,“左边那个队有莫问。”

不仅有莫问,还是手持青玉流的橙头莫问,在决赛圈宛如一颗行走的核弹,剩下两队都与那个队距离最远,视线牢牢黏在莫问身上,生怕他突然发难开人。

另一队则是个苍云带四冰心的国家队,正在对周围的小孤儿大开杀戒。

青玉流莫问那个队忽然动了!莫问率先出击,一套圈下在橙武冰心脸上,切了剑冲上去就对着人一顿削,他的藏剑队友紧随其后,鹤归到人群里就是一个缴械风车!

三只羊谨慎地挪了挪,把生太极下远了些。

 

166

一波互换,橙武冰心毫无防备地被开,直接扑街,莫问切回本体,一个影子拉开距离,正拉到走位中的杨竹鹤脸上,杨竹鹤手比脑子动得快,一个八卦已经打到莫问脸上。

孤城立马突过去控住,平秋转头就是一个紫气,莫问瞬间扑街。

“Nice!”旁边下吞日月的沧海不禁为这一波操作鼓起掌。

此时莫问队已经只剩下三人,冰心队还有四人,正在追打前者,正巧缩圈,他们往前走了两步,恰巧走到冰心们的脸上。

一个剑破甩在平秋身上,紧接着就是一脚把他踹回了沙里,月渡一个驱散还没按出来也吃了剑破,他戴着橙头脆得很,一刀下去血就猛掉一截,那边几个冰心发现这有个更好打的,纷纷转头集火他,一直在提防对方开月渡的杨竹鹤一个无敌就甩在月渡身上!

然后月渡太阴了出去,把自己送到了冰心身上,喜迎剑破。

 

167

这个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山河解控秒出山河。

然后被封内,按不出南风。

 

168

这一把最后到底没能吃到鸡,没了花间驱散急曲,气纯蛋壳破碎之后被冰心电得心也破碎了,可怜的沧海更是被推来推去,冰心开着鹊踏枝在她的行天道里上蹿下跳,一边跳一边回血,而孤城更是造孽,开虎被推进沙里直接惨死当场。

好消息是大家的周常终于艰难地往前迈了一大步,完成一半了。

杨竹鹤一看时间,他以为自己已经翻滚了一晚上,结果时间竟然才过去一个小时。

为何他的内心如此疲惫,因为镇山河跑不过太阴,追不上队友。

“我队友叫我去救个场,”沧海忽然说,“师叔,你去叫师父来鸡?”

平秋淡淡道:“不了。”

孤城无情地道出真相:“到点了,师兄要来关他游戏了。”

 

169

五人里走了两个,剩下的孤城也说去打竞技场,于是就散了队,YY里瞬间只剩下杨竹鹤和时泠。

杨竹鹤深吸一口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时泠就已经退出了YY。

游戏里的月渡也下线了,只亮了半小时的ID又重新恢复死寂。

杨竹鹤愣了一会儿,心里有些微妙的复杂与尴尬,紧跟着又感到些许难以遏制的恼怒。

他从好友列表里找出备注为寄云的那一位,噼噼啪啪地敲下六个字发送过去。

“你在逃避什么?”他问。

他在电脑前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时泠哪怕一个字的回复,他发过去的消息就这样沉进了水底,没有激起一点波澜。

 

170

那天晚上杨竹鹤做了一夜的梦,各式各样的回忆在大脑里来回折腾,那些甜蜜或是苦涩的、与时泠相关的记忆像漩涡拉着他往下坠去。

他看见坐在角落里将自己与世界隔离的时泠,看见与时泠一同在竞技场里驰骋的自己,看见一切分歧还未开始的时光里拥抱在一起的身影。

梦境的终点,他坐在电脑前,毅然决然地向时泠发去消息:“我们分手吧。”而后卸载游戏,删除所有时泠的联系方式。

杨竹鹤看见那个轻率的自己打开门走了出去,他听见自己在为解脱而欢呼,仿佛甩掉了什么压在身上的重负。

但他没能解决任何问题……

他没能解决任何问题。

 

171

杨竹鹤在闹铃中醒来,他恍惚地摸过手机,看见时泠迟来的回复。

“是你在逃避什么。”

热度: 179 评论: 9
评论(9)
热度(179)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