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178-183)

178

认清现实的杨竹鹤瘫在床上不想动,他打本儿又双叒叕缺人的老师父召唤他上线,他丝毫不为所动,拿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个羊肉卷。

“怎么啦?”他师父决定关心一下自己徒弟的感情生活,“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师父开心开心啊。”

一看他这个幸灾乐祸的语气杨竹鹤就不想理他,手机放下了又觉得不说出来心里总是有一股微妙的蛋疼感,于是把手机摸回来,酝酿起来。

半晌,杨竹鹤酝酿完了,总结道:“我前男友找了个新欢。”

“哦……”他师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所以呢?你是要去给他们随礼?那你也赶紧找一个把礼金赚回来呗。”

杨竹鹤觉得他师父真是个小天才,他把手机一扔,决定让小天才自己去打本。

 

179

羊肉卷在床上卷了一晚上,第二天竞技场一开门,又被尘赟薅出来去打躺尸55,生活再怎么蛋疼,币还是要刷的,杨竹鹤从床上翻起来打开电脑就登陆了游戏。

刚一上线就看见系统提示好友月渡上线。

真是从来冤家路窄,处处都相逢……

杨竹鹤一看到时泠就心情复杂,满脑子都是时泠的现任,尽管理智告诉他那并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但精神依旧萎靡不振。

对时泠而言他已经是个多余的局外人,时泠不想再和他有瓜葛,不想再理会他那些自以为是的示好。

当初杨竹鹤单方面和时泠分手时那么决绝,如今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报应。

 

180

无痛躺完币,杨竹鹤在主城挂了会儿机,好友里的月渡依旧在线,他蠢蠢欲动地看了一眼所在地图,巴陵县。

哦……那多半是代练上号在跑商。

刚有点想法的杨竹鹤把自己那点想法又按回去,垂头丧气地坐在电脑前。

无所事事,实在不知道该干什么,索性关了电脑又瘫回床上睡午觉。

如果再来一次,他还会选择分手吗?

杨竹鹤凝视着天花板,呆呆地想。

答案是肯定的,也许他会选择一个更成熟、更柔和的方式,但当时的他与时泠面前是断崖,没有任何能够落脚的土地。

 

181

浑浑噩噩地混过去大半个星期,周六一早,杨竹鹤刚睁眼,拿过手机准备看一眼大师赛还有多久到点,却意外地发现师门群里大清早就刷出了99+,他纳闷地点开一看,是某些没露过脸的选手这回到了线下,终于流出照片。

刚AFK回来不久的杨竹鹤大部分人都不认识,一路划过师弟师妹们的感慨,等到看见某个熟悉的ID时才顿了一下手指。

这回那个操作过他的师门组了个纯粹得毫无杂质的师门队,队长是某位照片流传甚广的花间,队里另一位花间和他们的奶也是老熟人了,届届不缺席。

吸引了杨竹鹤注意的是剩下两个人,一个是某位对妖号情有独钟的鲸鱼,另一个则是他看了就脑壳疼的那位气纯。

 

182

平秋这个人吧,不是杨竹鹤对他有意见,此君说话的声音和语调总让他想起高中老师,他潜意识里就觉得平秋应当长得就像高中男老师标准体。

直到一张看起来年龄不超过18岁的脸撞进他的视野中。

杨竹鹤下意识揉了揉眼睛再睁开,没错,还是这么一张非常眼熟的高中生脸,他难以置信地上下滑了滑,反复确定,这张照片上的人的确就是平秋没错。

刚睡醒原本还处于迷糊状态的杨竹鹤瞬间就清醒了,这不就是他之前看见过的和时泠在一起的那个“现任”吗?!

但是如果他没记错的话……

他从床上翻起来打开电脑,将“天式”与“平秋”两个关键词搁一块儿搜索,出来消息的大部分都是去年年底的。

大部分是与他俩竟然突然仇人转情人成功情缘相关的贴子,还有一些是标题奇怪的小说,杨竹鹤光看个标题基本就能脑补出来这两人究竟是发生过什么。

 

183

分手了吗?不可能,杨竹鹤点开微博确定了,他俩的微博最新的互动就在十几分钟前,文字与配图中的亲昵绝对不是分手了之后会有的。

那难道是出轨?更不可能了,据小道消息这两位早就同居了,这要出轨,时泠怕不是会被食人花把头拧掉。

所以……

所以,是时泠在骗他,故意演给他看,装出一个已经有新人的假象,想要他知难而退。

杨竹鹤的胸腔中心脏跳得飞快,时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真的对他厌恶到希望他彻底消失,还是说有什么别的,他不知道的理由?

热度: 175 评论: 9
评论(9)
热度(175)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