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184-189)

184

要想知道真相,直接从时泠入手难度太大,这位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完全就是口嫌体也不正直的具现化,属于他不想说神仙也撬不开他嘴的类型。

之前他还装着小白的时候据他观察以及听说的,时泠至少是没有情缘,至于现实中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从网上入手显然不靠谱,但时泠现实中认识的除了一个突然送上实锤的平秋,其他的杨竹鹤一概不知。

平秋……这个杨竹鹤觉得是不用想太多了,一是平秋一看就和时泠关系很好,二是杨竹鹤有点担心天式认为自己对平秋图谋不轨。

他还在冥思苦想,他老妈突然把门一掀,吓得杨竹鹤一个猛甩头闪到脖子。

“干嘛啊妈,你怎么突然开门,都不敲一下的。”他捂着脖子艰难地说。

“明天你表哥结婚,你要去啊。”

“……哦。”

 

185

杨竹鹤的祖母有一堆兄弟姐妹,他表哥得有十好几个,杨妈妈这么一说,他愣是没想起来究竟是哪个表哥,还是杨妈妈给他捋了捋,他才从这十好几个表哥里捞出来一位几年没见过都快忘记长什么样的表哥。

待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出去走一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不错,在家里待得太久没怎么见人,杨竹鹤都快发霉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去参加婚礼的杨竹鹤,并没有想到会遇见某个脸熟得他心情微妙的人。

时泠今天穿了一身浅蓝色西服,长发束成一束搭在肩上,他的站姿不同于当年那种下意识低着头的站法,挺直地立在那里,整个人的线条没有一处不好看,堪称赏心悦目。

“妈……那边那个长头发的伴郎是?”他指着远处正在和新郎相谈甚欢的时泠,颤抖着声音难以置信地问他妈。

杨妈妈打量了一下,疑惑地摇摇头:“不认识哦,应该是女方的人吧。”

她甚至没能认出来这是当年经常被杨竹鹤带回家玩儿的那个过分拘谨的同学。

 

186

时泠也没想到会在学长的婚礼上遇到杨竹鹤,他的周末计划里原本没有婚礼这一项,是前两天做实验时学长突然冲进来抓住他的手,满脸苦涩地问他周末有没有时间,能不能去客串一下伴郎——原本会来的那位伴郎临时住院,实在来不了,时泠的体型和那位最接近,又和双方关系都不错,学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学长有托,时泠自然不会拒绝。

他正和学长聊着天,目光划过某处,突然停顿,学长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杨竹鹤,转头笑着和时泠介绍:“那是我表弟,几年没回来了,我过去打个招呼。”

两人视线有一瞬相接,时泠很快别过头,将目光移走。

 

187

原本杨竹鹤是想来散散心,结果歪打误撞,一颗心散着散着又散到了时泠身上,不知该说是上天想瞌睡就给送枕头还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新娘与新郎甚是般配,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眼神中仿佛只有彼此,杨竹鹤眼神一飘飘向时泠,他微笑着立在旁边,身侧是一位清秀的伴娘,乍一看倒是很搭。

他们在台上说那些动人的故事,情到深处,新娘的声音微微哽咽,新郎于是将自己心爱之人抱在怀中,温柔地吻她的额角。

台下或是艳羡的声音,或是祝福的声音,两人牵着手,百合捧花被两双手握在当中,他们对视着彼此,眼中泪痕未干。

 

188

“上天使我遇见你,从此我缺失的一角由你补全,我因你而变得更好,因你而焕发光彩,我将我往后的生命和你共享,正如你将你此后的生命也交托与我,我会尊敬你、信任你、忠诚于你,以及——

——我爱你。”

 

189

最后一个字消弭在唇齿间,两人将戒指推入对方的无名指,他们在礼花中相拥相吻,而台下的杨竹鹤却还沉溺在刚才的誓词中。

我会……尊敬你,信任你……

仪式已经走到尾声,台下的客人们在鼓掌,在欢呼,在起哄,新郎与新娘四手握住那捧百合花,在喜悦中抛出了这份祝福。

忠诚于你……

年轻人们高举起手,或是干脆跳起来,想要抓住从头顶飞过的捧花,而看似近在咫尺的捧花从所有人的指尖划过。

杨竹鹤抬起了眼,他看见时泠的目光朝这个方向扫来,眼前什么东西晃过,手中一沉。

那束洁白的百合捧花穿过人群,落到了他的手中。

……我爱你。

热度: 180 评论: 28
评论(28)
热度(180)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