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204-209)

204

“我……”时泠直视着他的双眼,一字一顿地缓缓说,“已经……”

如果你一定要听答案,我又有什么不敢说的,死心吧,走吧,越远越好。

“你就算讨厌我也没关系,”杨竹鹤忽然打断了他,紧张地抢先道,“我爱你。”

三个字把时泠接下来所有准备要说的话尽数堵了回去,他大睁着双眼,喉咙里卡了壳,大脑一空,忘了自己接下来原本是想说什么话。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就算真的再有一颗真心被递到面前,也总疑心其中是否有什么陷阱,那不会是真的,也不能是真的。

“杨竹鹤,”时泠恼怒地皱起眉,“你在说些什么笑话?不太好笑。”

无论是真是假,他都不想再一头栽进去撞得头破血流了。

 

205

太棘手了,全是刺,咬一口都扎嘴,杨竹鹤真恨不得自己是个属撬棍的,能撬开时泠闭合的壳看看此君心里究竟怎么想的,省了在这儿和时泠反复试探的功夫。

“我是认真的。”他说,“不是什么玩笑。”

时泠哂笑道:“你上一次也说自己是认真的。”

“那不一样……”杨竹鹤说起来也有点来气,“是你先……的吧!”

“哦?”时泠探身捏住他的下颌,“所以你是还想再被我……伤害一次吗?”

杨竹鹤在内心纠正了一下,时泠恐怕不是蚌,应当是属螃蟹的才对,不仅难撬,还横,夹人也没轻没重的疼得很。

“我……”他还想继续说下去,一抬头却蓦地一愣。

分明嘴中在说着这样的话,可时泠的神色却写满悲伤,他微微颔首,长发顺着脸侧滑下,为他的悲伤拉出一片阴影。

 

206

“所以,”他说,“你以为我能爱你吗?”

他毕竟只是一株菟丝子。

 

207

那双眼睛里盛满的悲伤过于灼眼,杨竹鹤不由伸出手,时泠没有躲开他,任由杨竹鹤捂住他的双眼,将所有的悲伤都锁进了温暖的掌心里。

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杨竹鹤小心翼翼地问:“是……无法接受我了吗?”

时泠没有应声,扑扇的睫毛刷得他手心痒痒的,算不上承认,也没有否认,杨竹鹤松了一口气,他真怕时泠干脆地说“是”。

挣扎良久,杨竹鹤到底还是选择继续往下问:“……还是无法接受感情了?”

他依旧没有任何动作,但杨竹鹤知道自己猜对了。

一时间说不清是什么心情,不知该庆幸时泠的拒绝并非只针对自己,还是感叹原来在他心里所有人都在无法接受的范围中。

 

208

从前的时泠也是这样,不接受别人的靠近,不接受别人的感情,永远缩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和世界划出一道分明的分界线,那些属于旁人的炽热情感都在分界线的另一边,分毫也无法进入到他的心中。

杨竹鹤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搞清楚原来时泠是真的对那些东西毫无反应,不是出于主观的厌烦或是逃避……他是真的感觉不到。

时泠没有和别人一样的炽热的感情,他无法信赖其他人,也感觉不到友情、爱情甚至是亲情。对他来说这个世界并非五彩缤纷,他眼中看见的只有简单的黑白色,白色是其余人,他是其中黑色的那块污痕。

那不是心理性,而是生理性的冷漠。

 

209

他现在能感觉到悲伤,能感觉到愤怒,可以和人进行正常的交流,只是对感情缺乏信任,你看,这不是好多了吗?杨竹鹤苦中作乐地想。

时泠握住他盖在自己眼睛上的手,叹息一声:“你这个人总是这样。”像块牛皮糖一样没完没了地往前凑,不管对方是否接受,自顾自地黏上来就甩不下去。

可是要离开的时候也离开得果断。

杨竹鹤心知时泠动摇了,嘻皮笑脸地乘胜追击:“我这个人今天晚上想留宿,可以吗?”

“不行,”时泠嘴角一撇,“喝完水就回去。”

“别啊时泠,留我给你暖床嘛,”杨竹鹤决定豁出去了,脸这种东西等搞定时泠回头想起来的时候再要吧,“你都不想我吗?”

恼羞成怒的时泠把他扒下来往沙发上一扔,转头就走。

热度: 178 评论: 22
评论(22)
热度(178)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