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210-216)

210

总而言之……好歹是成功赖在时泠家了。

杨竹鹤靠在沙发上,看时泠板着脸气鼓鼓地进了卧室,才长舒一口气,紧张感后知后觉地回到大脑中,他喝了两口水,在沙发上和抱枕滚成一团。

太好了,时泠还是会对他心软……足够了,只要不是无动于衷,就已经比他预想之中的结果要好太多。

还真是十年如一的对牛皮糖毫无办法啊,时泠……杨竹鹤哭笑不得地想,不管怎么变,核心都还是一模一样,只要厚着脸皮赖上去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时泠在卧室里干什么呢?杨竹鹤竖起耳朵静静听了片刻,奈何隔音太好,没能听出个所以然,他想了想,蹑手蹑脚地溜到了卧室门口。

 

211

时泠正端正地坐在电脑前,他专心致志地盯着电脑屏幕,但仔细看会发现他也仅仅是在盯着电脑屏幕发呆,并没有别的动作。

就在门打开的一瞬间,正出着神的时泠像是察觉到什么,忽然转过头来,一眼就看见了在卧室门口鬼鬼祟祟的杨竹鹤。

“咳咳……我过来问问你晚饭想吃什么。”杨竹鹤赶紧找补道。

见状,时泠挑了挑眉,没说什么,下巴一抬指了指客厅示意他滚出去。

杨竹鹤立马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无声地谴责时泠的无情。

“……冰箱里有新鲜的肉菜,”时泠真是怕了他了,“要吃什么你自己做。”

“哦。”杨竹鹤顿时又喜笑颜开了,然而他并没有如时泠所愿立马滚蛋,反而蹭进了时泠的卧室,当着时泠的面扑到他床上抱着他的枕头滚了两圈,把自己伸成一长条,冲时泠甩了个飞吻。

 

212

时泠的脸都快拉到三尺长了。

杨竹鹤就像近视一千度,完全没看见时泠的表情似的,又冲时泠眨了眨眼。

 

213

事情以时泠忍无可忍把杨竹鹤裹进被子里拿枕头暴打了一顿结束。

被制裁了的杨竹鹤终于不敢瞎浪了,气鼓鼓地抱着被子在人床上翻来滚去:“你打我!”

“呵呵。”时泠面无表情地拿枕头往他脸上一扔,正中红心,“再闹就滚出去。”

杨竹鹤敏锐地从这几个字里解读出了不一样的味道,美滋滋地“嘿嘿”一笑,顿时安份下来,抱住枕头瘫在床上。

时泠的床似乎有一种奇特的魔力,杨竹鹤也不觉得有多累,可一躺在床上困意就直往上翻,上眼皮同下眼皮大战了三百回合,终于同归于尽,双双扑街。

等时泠再回头的时候,床上那位甚至已经睡得四仰八叉了。

 

214

这个人怎么能这么不见外?面对杨竹鹤的所作所为,时泠甚至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坚持显得有些滑稽。他简直……太不把过去和隔阂当回事了,就好像那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就能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时泠有些茫然地注视着睡熟的杨竹鹤,四年过去,他的面容也没有改变太多,只是略略被磨出了些许棱角,不太分明,和当年的少年相差不算太大,却让人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时光的确曾拉扯过他。

你就不知道长记性吗……就不觉得痛吗?时泠的手掠过杨竹鹤的脸颊,轻轻点了点他的鼻尖,而后他神情复杂地垂下眼,轻叹一声。

 

215

杨竹鹤是被饭菜的香气揪着鼻子唤醒的,他中午原本就没吃下去多少东西,等到晚饭的点肚子里早就消化得干干净净。

“唔……”他揉揉眼睛,从柔软的被子里坐起来,迷茫地打量了一下四下陌生的环境,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是在时泠家里睡着了。

他抓紧这点时间在时泠床上做了个梦,不大记得是什么内容,不过应当是很美好的内容,以至于他醒来都还挂着笑。

饥肠辘辘的杨竹鹤从床上爬起来,循着饭菜的香气一路寻到厨房门口,时泠背对着他,正在与锅碗瓢盆搏斗,饭菜的香气就从他手下的锅里源源不断冒出来,没完没了地骚扰杨竹鹤的鼻子和胃。

 

216

杨竹鹤轻手轻脚地回到了客厅里,水杯里的水已经冷透了,他喝了一口,感觉时泠家的白开水都甜得齁,于是没忍住又喝了一口。

他会做饭了……他在给我做饭。

光是想一想杨竹鹤都美得要偷笑出来,头顶上简直开心得能长出一串花来。

这个人怎么……那么口是心非。

思来想去,到底没忍住,杨竹鹤把脸埋进抱枕里,像个痴汉似的笑出了声。

热度: 196 评论: 32
评论(32)
热度(196)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