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222-228)

222

不妙,火力过猛,有点要完蛋的意思。

“你……”杨竹鹤捧着自己瞎跳个不停的小心脏没什么底气地谴责时泠,“你这样我要怀疑你勾引我了!”

这个人简直就是扎在他心尖上的刺,不去碰的时候觉察不到什么,无意间挨到时却又痒又痛直往心里最软的那一块儿钻。

心尖刺对他的发言嗤之以鼻,并回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你该回去了。”

“急什么,才八点,我家又没有门禁,”杨竹鹤腆着脸两步蹭过去坐到时泠旁边,“这不是说好留下来给你暖床吗?”

时泠手中的书又翻过一页:“我不需要床伴。”嘴上这么说着,眼睛却始终盯着同一行,仿佛是要把书页盯穿才肯罢休。

 

223

杨竹鹤真是要爱死他的口是心非了,简直就像只色厉内荏的小动物,张牙舞爪地展示凶相,实际上一揉肚皮就软成一团。

 

224

“怎么能叫床伴呢,就是暖床,又不做别的,”杨竹鹤无辜地眨眨眼,好像他真的一点不纯洁的内容都没想过,“纯羊毛抱枕,考虑一下?”

时泠一言不发,他眉头微蹙,紧抿着嘴,明明白白地把不悦写在了脸上。

杨竹鹤摸不准自己是哪个字戳中了时泠的怒点,只得退一步避免自己一脚踩进雷区:“睡沙发也行,收留我一晚上呗。”

时泠的语气越发僵硬:“不行,回去。”

此时不乘胜追击,回头时泠八成又要甩脸色,牛皮糖打定主意要黏死在他家里绝不回去,闻言立马就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别啊,时泠——”

“闭嘴。”

时泠猛然合上书。

 

225

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书页上密密麻麻的字全都是“杨竹鹤”。

表面上还勉强维持着从容的时泠实际上已经濒临爆发,他站在红线前想往回退到安全区,杨竹鹤却在拽着他死命往红线外拖。

就算他真的打算重新思考他们之间的可能性,那也不会是一拍桌就决定了的事情,他需要时间,杨竹鹤偏偏不给他时间,一副要今天就大跃进上本垒的模样。

时泠真是不知道到底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的内心甚至有些茫然,不明白事情为何会变成这样,他分明做好了打算要将杨竹鹤那点想法扼杀在摇篮里。

“……那我闭嘴你不准赶我走了啊?”刚沉默了不到一分钟的杨竹鹤又贱兮兮地开口,他笑得没心没肺,就好像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一样。

 

226

别待在这儿,别靠近我,别给我希望,别给我……伤害你的机会。

时泠一直以为自己能控制住的感情发了疯地在他脑海中哀叫,始作俑者浑然不觉,还在他跟前没完没了地叽叽喳喳。

他仿佛分成了两半,一半想要回应杨竹鹤的撩拨将他按在沙发上吃干抹净,恨不能将他连骨带肉都吞进腹中,把血都吮尽;而另一半掐着前者的脖子将他死死按在地上,不给他任何挣脱桎梏的机会。

让两者撕咬不休的主角浑然不觉,还在乐颠颠地闲扯:“我不吵你了,我去洗个澡,一身汗……”说着他就准备起身。

不,别走。

杨竹鹤还没站起来,眼前突然一阵乱晃,一只手卡在他的脖颈上将他狠狠按回了沙发里,他诧异地看向时泠,后者急促地呼吸了两声,咬牙切齿地说:“回去。”

 

227

此刻那双眼睛一点都看不出方才的风情万种了,他的眼神过于可怕,压过了一切能够让人觉察出旖旎色彩的元素,只透露出彻骨的冷意。

杨竹鹤却奇迹般地发现自己并不害怕。

他曾经畏惧过这种来自于时泠的无声的压力,但如今也许是因为色欲熏心格外胆大,杨竹鹤不仅不怂,还觉得时泠凶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真是怎么都好看。

左右时泠也就是脸上凶一凶,看着吓人而已,又不会真的对他动手,把时泠发脾气的规律摸得清清楚楚的杨竹鹤越发没脸没皮,甚至还有空想些有的没得。

“怎么啦?”杨竹鹤一边问,一边偷偷瞟了一眼时泠衬衫下露出的一截腰肢,“别露出这么凶的表情啊。”

他说着抬手想要摸一摸时泠的脸,却被这只“色厉内荏的小动物”一把攥住他的两只手按在头顶。

 

228

“我说——”时泠眯起眼,一字一顿道,“回去。”

杨竹鹤收敛了那副没正形的样子,盯着他的眼睛缓缓道:“可你的表情不是这么说的,时泠,不要对自己说谎啊。”

热度: 219 评论: 30
评论(30)
热度(219)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