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229-234)

229

“你说要我回去,”杨竹鹤迎着他的目光轻声说,“如果我回去了,就不会再回头了,你想要……这样的结果吗?”

“……你怎么能,”时泠颤抖着声音低下头,长发落在杨竹鹤的脸侧,阴影中这个一贯强硬的人竟然流露出了近乎于脆弱的神情,“你怎么能这么逼迫我。”

杨竹鹤非要撬开他一重又一重的壳看进心底,非要他亲口说出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非要他无处藏匿无可隐瞒。可时泠这样的人实在太难开口,他不是杨竹鹤那种一旦确定想法就能够坦然将爱说出口的人,他有千万种办法拦住自己,偏偏没有开口的勇气。

“可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杨竹鹤失落地叹气,“你就不能……放过自己吗?”

或者忘记,或者接受,或者弥补,他早应该从噩梦中醒来,走向未来了。

 

230

“我想和你一起,做点什么都可以,想和你看同样的风景,想和你在月光下漫步,想和你分享我的喜乐与悲伤,也想知道你的痛苦与欢欣……我想拥抱你,想亲吻你,想睡你。”

“我想爱你,也想要你的爱。”

“不要拒绝我,时泠。”

 

231

他那么坦然地将爱意宣之于口,时泠反而无措,攥住杨竹鹤的手不自觉松开,杨竹鹤反手握住时泠,安抚性地轻轻揉捏。

他的手是温热的,就像他这个人一样,让人不自觉就沉溺进无形的温暖中,任由它缓慢地浸没躯体,将灵魂都侵蚀出痕迹。

“这个时候你该亲我了!”杨竹鹤撅着嘴一本正经地提醒他,“然后说‘我也是’,接着我们就可以愉快地滚床单了!”

时泠没有动作,他感到难以言说的荒谬,他的坚持,他的痛苦,在杨竹鹤面前好像都变成了毫无意义的东西,他在窗帘前踌躇太久,而窗外的杨竹鹤就这么翻窗进来,别说窗帘,连玻璃都给他砸穿了。

“好吧,那我自己来了!”杨竹鹤见他没有反应,撑起身一把抱住他,时泠躲避不及,被他拥入怀中,唇齿相接,时泠的外壳再如何冷硬,唇瓣也依然柔软,杨竹鹤撬开他的齿列,也撬开了时泠始终背在身上的、沉重的壳。

 

232

“时泠!时泠!等我一下啊!别走那么快啊!”

杨竹鹤背着包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前方的时泠置若罔闻,反倒还加快了步伐。

如果是往常,时泠也许不会说什么,但会默不作声地放缓脚步,等他追上来,今天甩他脸色,着实是因为杨竹鹤自己作死。

他昨天一时脑抽,向时泠告白了。

年轻人总容易冲动,有些念头时常连大脑都没过就先从嘴里出来了,等杨竹鹤反应过来已经没有找补的机会,如他所料,今天到了学校,时泠果然就不理他了。

“时泠!时泠……你走得好快,我要不行了……”分明是半斤八两的宅男,时泠居然脸不红心不跳,他在后面追得跑不动了,索性停下来嚎,“你在生什么气啊!我不就是说喜欢你吗!我还不能喜欢你了吗?!”

 

233

好在这会儿学校里已经空无一人,杨竹鹤惊天动地的发言没能飘进时泠以外任何人的耳朵,时泠终于停了下来,脸色铁青地回头:“你在说什么傻话?”

“我说我喜欢你想和你谈恋爱!”杨竹鹤一边说一边喘,“要我再说几遍都行!”

“我们都是男人——”

“多稀奇,男人竟然还能喜欢男人,”杨竹鹤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时泠,什么年代了,就别拿这种话当借口了啊,你还不如直说不喜欢我呢!”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紧张兮兮地说:“不对不对,你应该说你也喜欢我,你虽然嘴上说讨厌我但不是真的讨厌我对吧?”

时泠向来没什么表情的脸难得地露出了茫然的神情。

我有什么值得喜欢的?他想。

 

234

时泠从来不觉得自己是那种能够和“爱情”或是任何类似的东西沾上关系的人,从小到大时泠都扮演着一个边缘人的角色,不会有人胆大妄为地接近他,可是突然有一个人,还是一个同性跑过来跟他说“我喜欢你”。

“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杨竹鹤被他问笑了,自暴自弃地冲他喊:“我怎么知道我喜欢你什么!你这个人脾气烂得很还喜欢凶我,可是我就是很喜欢你啊!可恶,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迷魂药!”

热度: 190 评论: 18
评论(18)
热度(190)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