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235-239)

235

杨竹鹤做了一晚上的噩梦。

梦里一辆大卡车翻来覆去地从他身上碾过,他在快要晒到屁股的阳光中醒来,悲痛地发现全身都散架了的感觉竟然并不是被卡车给碾出来的。

整个下半身又酸又痛,尤其是腰和臀,杨竹鹤感觉自己俨然已经是半个残废。

后面并没有粘腻的感觉,应该是时泠给他清理过……昨天晚上到了后来杨竹鹤基本已经没剩下多少意识,最后干脆就晕过去了,实在顾不上自己清理。

一想起来这茬,杨竹鹤就忍不住龇牙咧嘴地揉了揉自己濒临断裂的腰。

完蛋,本来还想着要是在床上哭出来未免太丢脸打定主意憋住,结果别说哭,直接两眼一翻在床上阙过去了。

 

236

床的另一边空空如也,时泠估计是去上班了,杨竹鹤瘫在床上挣扎了半晌,最终还是屈服于饥饿,决定爬起来找点吃的。

但很快他就发现这个想法完全不现实,他两条腿跟面条似的,软得一塌糊涂,他尝试了半晌发现自己根本连地都下不了,别说走了,想爬去厨房都有很大的难度。

可真是能耐死时泠了……人前好好一个温柔知性的古典美人,上了床简直就是食人花,发起疯来把人往死里折腾。

打碎了牙和血吞的杨竹鹤一不小心碎成无齿之徒,偏偏又是自己撩的,诉苦都没处诉,只得挫败地瘫回床上,抱着枕头暗自神伤。

 

237

刚躺回床上没一分钟,杨竹鹤就听见了脚步声,他竖起耳朵,只听脚步声越来越近,接着门吱呀一声打开,端着粥碗的时泠出现在了门口。

杨竹鹤一看到他就觉得屁股疼,登时抽了口冷气:“……你没去上班?”

“请假了,”时泠把碗搁到床头柜上,也不坐下,就站在那里神色复杂地盯着他看,“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这问题正戳到杨竹鹤痛处,浑身上下就没有哪个地方舒坦的杨竹鹤哭笑不得地拿枕头扔时泠:“我屁股痛!腰痛!脖子也痛!你怎么跟人上个床和要人命一样!”

时泠抱着枕头,茫然地杵在床头,像个等待审判的犯人,听杨竹鹤这么说,类似惊慌的神色在他脸上一晃而过。对名为“时泠”的美色毫无抵抗力的杨竹鹤心软得一塌糊涂,伤疤还没来得及好就已经把痛给忘了。

他像个老流氓似的嘿嘿笑着点了点嘴唇:“宝贝给我嘴一个我就不痛了。”

 

238

杨竹鹤这个人从前就很有些知了成精的倾向,在时泠看来,此君真是聒噪得举世无双,昨晚上让海啸给淹得沉寂了一晚上,睁眼没多久一张嘴就抓紧时间开浪,可见还是没痛够。

方才还心里七上八下的时泠板着脸,一巴掌拍在杨竹鹤的腰上,他使的力气不大,倘若是平时杨竹鹤可能还会觉得这软绵绵的巴掌简直娇羞。

然而此刻床上那位却嗷一声惨叫,捂着腰眼泪都快出来了:“卧槽……时泠,你真不是人……我腰都快让你肏断了你竟然还揍我……”

见他神色不似作伪,时泠才舒开的眉头又拧到了一起,他掀开被子一看,杨竹鹤简直和被打过一样,腰上、腿上乱七八糟的指印都发青了,看着骇人得很,臀部被包裹在内裤里看不见,想来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杨竹鹤摸了摸脖子上的齿印,半真半假地抱怨:“不是我说,你这样没轻没重的不行啊,怎么还咬人呢?我这走出去跟扛着旗子似的,上书‘昨天和男朋友的战况很激烈’,不对,我这会儿根本站不起来……”

时泠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俯身把人往怀中一揽,凶狠地啃咬起杨竹鹤的嘴唇。

 

239

虽说清理过,但有一些实在射得太深,到底没清理干净,杨竹鹤喝过粥就发起了低烧,小腹一阵阵绞痛,躺在床上把自己弯得像个虾米。

昨天晚上时泠失控失得彻底,他那种无法控制的情绪着实麻烦,杨竹鹤一时想不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只能尽力折腾时泠让他想不起来去纠结这个问题——万一时泠一想觉得不行,又缩回去,杨竹鹤真是哭都没处哭。

但很快他就有心无力了,吃过止痛片和退烧药杨竹鹤就开始困,眼皮仿佛有千万斤重,眼看着就要抬不起来。

“时泠……”他迷迷糊糊地抓住了时泠的手,“嗯……我明天……明天……”

他声音越来越小,时泠凑过去,想听清他在说什么,又痛又困都没耽误杨竹鹤起色心,他趁机在时泠脸上啃了一口,才继续说:“明天……搬过来……”

而后不顾僵硬的时泠,干脆利落地睡过去了。

热度: 222 评论: 15
评论(15)
热度(222)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