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240-246)

240

这何止是在时泠的自我控制能力极限反复试探,简直就是在时泠的大脑里跳霹雳舞。

他下意识就想怼杨竹鹤,又想起来这位被他折腾成了半残,这会儿好不容易吃了药休息一会儿,不管怎么想都不应该再把人强行弄醒。

搬过来和他一起住?这种事情从前杨竹鹤也曾经提到过,时泠也曾经期待过,但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再被提起。

爱我……吗?

估计是因为身上不舒服,杨竹鹤在睡梦中还微微蹙着眉,时泠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抹开他的眉头,而后为他拉上被子,轻手轻脚地出去了。

 

241

看杨竹鹤那副病恹恹的模样,晚上也只能继续喝粥了,时泠还没到养生的年龄,对粥的了解仅限于白粥和八宝粥,一时想不起来该加点什么食材进去给杨竹鹤补补。

时泠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向有生活经验的人求助,他打开手机给陆云山发消息:“云山,你室友给你煮过养生粥吗?”消息刚发出去他又自己撤回了,把“室友”修改为“男朋友”重新发送了一次。

他这问题问得没头没脑,陆云山没能领会精神,莫名其妙地回答:“煮过,怎么了?”

“放什么食材?”

“大米吧。”

“……其他的呢?”

“小米?”

时泠算是看出来了,他这位学弟不仅不下厨房,很可能还不认识食材,估计能让他记住具体内容的只有烧烤摊和火锅店。

 

242

无法,最后时泠还是求助了万能的互联网,他照着推荐食材买了一圈回来,刚推开门就听见杨竹鹤在嚎。

“卧槽卧槽卧槽……奶我一下奶我一下!我下无敌了!”

……浑身散架都不耽误他打竞技场,身残志坚得感天动地。

时泠提着袋子在玄关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暂时不去打扰杨竹鹤,让他自个儿身残志坚去。

毕竟他自己脑子里也乱得很,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杨竹鹤。

卧室里的杨竹鹤快乐地撸飞了对面的头,一声欢呼闪到腰,捂着腰瘫在椅子里倒抽冷气,YY里师弟紧张兮兮地关心他,被他一句“撞到脚”给搪塞了,快乐地继续排队去了。

此刻他还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

 

243

粥这种东西,杨竹鹤一直觉得在这个电饭煲自带煮粥功能的时代,是一种安全得很难出问题的食物,顶多也就是稠一点或者稀一点,至少不会像其他需要一定技术含量的菜那样出现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神奇现象。

但他发现自己到底还是太天真了。

时泠貌似从容地把那碗粥搁在桌子上时,杨竹鹤还以为时泠给他端来的一碗中药,他低下头皱着鼻子正准备一口干,却发现碗里有一些貌似是米粒的东西。

之所以说貌似是米粒,乃是因为这碗散发出诡异气味的、约摸是粥的东西里也不知道加了什么东西,黑糊糊的一碗,里面所有食材黑成一团,难以辨认其原本形态。

杨竹鹤惊恐地抬头瞟了一眼神情毫无波动的时泠,拿勺子舀起来一勺仔细看了看。

黑豆、黑米、黑芝麻、核桃、枸杞、猪腰、羊肉、海参……

全都是补肾壮阳的。

 

244

什么意思,暗示他不行吗?

 

245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

时泠的眼神明明白白地写着“你怎么不吃”,杨竹鹤握着勺子,心中憋了一万个疑问,把他的大脑整个拧成了麻花,脑汁淌得一地。

不行,实在下不去这个手,时泠这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估计压根儿就不知道什么叫去腥,这一碗东西就这么杵在他眼前他都能闻到那股子味道,真要入口他今天怕是得入土。

“怎么了?”时泠问,“还没饿吗?”

饿当然是饿的,杨竹鹤就早上那会儿喝了碗白粥,这会儿都快晚上了,腹中早就已经装满西北风。

“哦……”杨竹鹤心虚地咽了口唾沫,“没想到你这么有心,为夫感动坏了。”

还能怎么办呢,为美色干杯。

 

246

当天晚上死活不肯去客房睡的杨竹鹤鼻血流了时泠一枕头,他在床上滚来滚去就是睡不着,浑身滚烫开着空调都压不下去,还抱着时泠的手臂蹭了半宿愣是不肯松。

为自己的黑暗厨艺付出了惨痛代价的时泠第二天一早醒来,顶着俩黑眼圈冲进厨房就把剩下半锅十全大补粥喂了垃圾桶。

热度: 187 评论: 15
评论(15)
热度(187)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