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253-257)

招募预计月内完结,下一篇是暴躁喷子互喷的策藏(●˙▾˙●)


253

也许是因为长久紧绷的心骤然放松,一时之间不太适应,杨竹鹤刚搬来的几天时泠表现得有点颠三倒四。

他有时候回了家就杵在门口一动不动,半天没听见其他动静的杨竹鹤探头出来瞧,时泠才跟活了一样,换鞋进门。

时泠似乎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对待杨竹鹤,他维持许久的温和形象在杨竹鹤面前破了功,总是下意识地用那种“时泠”式的语气和杨竹鹤说话,然而每次说到一半,他又反应过来自己的语气听起来着实不太友好,于是僵硬地试图找补。

只有他们两人时还好,一到竞技场里或者吃鸡时,情形就会变得格外尴尬,时泠那倒霉习惯跟他来回拉锯,一会儿是一句无比温和的话语给了杨竹鹤,一会儿是突然对队里的别人语气冷硬了起来,别说他自己,听的人都觉得有些精神分裂。

 

254

在时泠又一次没刹住车凶了无辜的尘赟后,原本打算让他自己慢慢调整的杨竹鹤感觉自己是时候干预一下了,否则再这么下去尘赟可能就要揭竿而起。

“时泠,”关了游戏,杨竹鹤把头靠在时泠的肩膀上,在僵硬的时泠耳边轻轻吹了口心怀不轨的气,“喜欢我吗?”

时泠没吱声,大概是还在和本能对抗,一时半会儿没能确定到底该用什么语气开口。

“喜欢我就对我温柔点儿呗。”杨竹鹤委屈巴巴地环住他的腰,“想听你像之前那样用温柔的语气和我说话。”

就像之前他在梦中说感受过的那样温和的时泠,光是想想都让杨竹鹤激动地难以自制,可能是过去被原版时泠怼得多了,他对温柔版的时泠真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只觉得自己真是连灵魂都要沉溺进去了。

 

255

时泠抿着嘴,眉头微蹙,约摸是在考虑如何开口,杨竹鹤充满期待地注视着他,这似乎让时泠有些不自在,他别过头,深吸了一口气。

“……别用这种语气。”时泠低声说,他的情绪显然还是没能成功切换,声音显得有些别扭,但别扭中又带着些无可奈何的宠溺,杨竹鹤若是有尾巴,恐怕已经翘到天上去了。

“为什么?”他还不肯放过时泠,追着人问,“把持不住吗?”他早就知道时泠对撒娇的抵抗力不高,尤其是重新遇见后,基本上只要他的态度一软,时泠就会有些不易察觉的手忙脚乱,这个曾经让他感到束手无策的人如今对他也挺没有办法。

出乎他意料的,时泠正面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转过头,眼睛缓缓地弯起,笑得像是只看见了鸡的狐狸:“是啊,把持不住。”

他这句话正是杨竹鹤期待的温和,过于温和了,以至于杨竹鹤周身上下所有的鸡皮疙瘩统统起立,一阵小电流顺着脊骨劈下去,杨竹鹤半张着嘴,半晌没能说出话。

 

256

然后他在时泠不怀好意的目光里,没出息地脸红了。

“你你你……!”杨竹鹤语无伦次地“你”了半天,捂住脸深呼吸好几次,才捋直了打结的舌头,“你犯规了啊!”

这闲来无事就撩时泠玩儿的家伙竟是个禁不住逗的,时泠仿佛找到了什么新的乐趣,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好几句,直说得杨竹鹤头顶都要冒出烟还意犹未尽。

“不行不行……”杨竹鹤一张脸烧得火红,他推着时泠连连摇头,“你这可太要命了,要不还是原来的配方原来的滋味吧,凶一点就凶一点……”

那也比时时刻刻对着他进行荷尔蒙攻击强多了!

 

257

当天晚上,时泠一路嚣张进了杨竹鹤的梦中,杨下惠眼观鼻鼻观心,耳朵边却不断传来时泠低沉温和的声音。

“杨竹鹤……”

“杨竹鹤……”

一声声跟催命似的敲在脊骨上,敲得骨头都酥了,长发落在他的脸颊边,又滑进了颈窝,搔得心尖儿都在痒。

火热的气息扑在他的耳边,那声音贴着他的耳朵,柔软的唇瓣几乎就要碰到他的耳朵,他听见时泠轻轻地唤:“阿鹤……”

杨竹鹤骤然惊醒,窗外还是漆黑,他燥得周身上下都是汗,床的另一边,时泠睡得正香,全然不知自己方才在杨竹鹤的梦里干了些什么要命的事情。

纠结半晌,他到底没舍得迁怒时泠,只好憋屈地爬下床,去卫生间里冲冷水。

标签:花羊
热度: 181 评论: 9
评论(9)
热度(181)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