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招募的队友是前情缘 (END)

……迟到了!总、总之大家七夕快乐!



264

你不怕吗?不担心吗?也许我会让你失望,也许我会像从前那样伤害你,你怎么敢……怎么敢把这么沉重的东西交托与我?

诸多问题混乱地在时泠的脑海中沉浮,几乎将他的神志淹没,他一边快乐得癫狂,一边又无法控制地萌生出退意。

手中两枚戒指仿佛有千斤重,沉甸甸地压着掌心,杨竹鹤给予他的东西太沉重,他担不起,还不了……但他那么渴望。

即使他是这样一个冷漠自私的人,即使他恐惧别人给予的爱意,即使他知道自己无法还杨竹鹤同等分量的爱意……

可生而为人,怎么会不想被爱呢?

 

265

时泠颤抖着闭上眼,呼吸过份灼热,胸腔中烫得惊人,心如擂鼓,好似要脱出胸腔蹦进杨竹鹤的掌心中叫他瞧一瞧他惹出了怎样痛苦的挣扎。

该接受吗?能接受吗?誓约的象征太沉重,就算他敢承诺,可又有谁能看清命运的轨迹究竟如何?年轻时都是山盟海誓,但走到岁月尽头的十中有几?

世间别离本是寻常,但主角不能是我与你。

弱水三千俱映着你的面孔,山林中每一片落叶写满你的名字……我所见的风景全都是你,我的眼中只有你。

我已经……看不见别的东西了,如果你将我的爱情带走,我该怎么走下去?

 

266

“所以……咳咳,所以……”杨竹鹤说着说着,耳朵根红成一片,他不敢抬头看时泠是什么表情,只得盯着那只颤抖的手,试图捋直自己的舌头,“那什么,就……”

啊啊啊可恶啊!明明已经练习那么久了!怎么还是说不顺!别紧张别紧张……怎么可能不紧张!

他本想藏到时泠生日,一时脑热捅了出来,又有些后悔,杨竹鹤没想逼得时泠太过,他清楚时泠这个人,看起来再怎么冷硬,实际上撬开壳瞧,本性敏感又脆弱,倘若一步踏错,时泠又缩回了壳里,可能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就……迷魂汤后劲有点大,好像留下后遗症了……”大脑终于过热,杨竹鹤的舌头一朝捋直,动得比脑壳里面的糨糊快多了,“我觉得我离不开你了,怎么办?”

 

267

怎么可能呢,没有谁会离不开谁,以为难舍的一切终究会在时光中磨平,最后只剩下陈旧的伤疤……时泠一边这么想,一边却又激动得连灵魂都在尖啸。

那些他曾经想要捏在掌心中的东西,他如此渴望的一切,如今就在他的手心里,他只要合拢手掌,它们就会成为他的,誓言,爱情,他做梦都想要的东西那么轻易的就能得到。

“你到底……”他贪婪地死死盯着那两枚承载了一切的戒指,一字一顿得仿佛咬牙切齿,“……喜欢我什么?”

那是他七年前就问过的问题,时隔多年,又被翻了出来,他仿佛不相信杨竹鹤会想吊死在他这棵枯树上,非要求一个答案,才不至于总是自己和自己拉锯,被爱得担惊受怕。

 

268

为什么呢?时泠的脾气从来都算不上好,性格差得惊人,乍一看优点仿佛只剩下模样好看这一条了,还因为总顶着一张谁都欠他一个亿的脸而叫人不大欣赏得了他的美貌。

就这么一个人,竟然还喜欢疑神疑鬼,屡屡挑战身边人的忍耐力,给他一点好他都疑心别人是否别有所图……

就像一只貌不惊人的干瘦野猫,凶巴巴地冲每一个试图靠近他的人挥舞爪牙……他以为自己是狮子,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不需要谁的垂怜或者爱之类虚假的东西。

但杨竹鹤就是想爱他,想叫他知道那是何等美妙的事物,想抚顺他炸起的毛,想给他所有能给的东西……

没办法放着他不管啊,怎么能放着他不管呢?

 

269

“我怎么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少年自暴自弃的怒吼穿过时光与杨竹鹤的声音渐渐重合,“可是我就是很喜欢你啊。”

他听见头顶传来一声叹息,时泠反握住他的手,被两人的体温熨得发烫的戒指又回到了他自己的手中。

他……拒绝了?

那一瞬间杨竹鹤的大脑中一片空白,他甚至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只感觉到了痛,揪紧的心在痛,握着戒指的手沉得发痛,眼眶酸得厉害,视野中骤然模糊,翻天的委屈从胸腔里汹涌而出。

时泠怎么能不要他呢?

 

270

“你、你哭什么……!”他听见时泠强撑着的声音中夹杂着慌乱,“送戒指难道不应该亲手给我戴上吗?”

杨竹鹤一抹眼泪,红着一双眼睛瞪他:“我,嗝!我喜极而泣!”


END

标签:花羊
热度: 252 评论: 31
评论(31)
热度(252)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