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你懂个毛线竞技场 (1-6)

暴躁喷子互喷的策藏

ABO ABO ABO

重要的话说三次


1

“来,奶毒,你告诉我,你怎么会被秒?”

“策藏秒奶就是一波,我有什么办法。”

“知道策藏要秒你你上台子不开技能等着被秒?”

“呵呵,上来就是踩到缴械我拿头开技能?”

“你头一次打策藏吗心肝儿?女娲蓝蛊化蝶栅栏里让你按完了刚出来就技能全空吗?对面都在看着你你就直接顶上去挨打?实在不行卡个台子很难?嗯?战斗时间太短连战斗统计都没有,我看你也就用出来个上台子的小轻功吧。”

“你牛逼你来啊,长个嘴就知道叭叭叭是吧?”

“哇大佬你厉害得不行你倒是好歹活到战斗统计成功启动啊!”

你已被踢出频道。

 

2

新赛季第二十一次招募旅程宣告结束,乐白愤怒地一推键盘,旁边看番的室友从他开始喷人就在悄悄听,看他又开始发作,取下耳机幸灾乐祸地伸长了脖子:“怎么了,乐乐,竞技场又凉了?”

“别说了!气死我了!”乐白这炮仗被他一点又噼里啪啦炸出来一串小火花,“菜得抠脚!我真是服了,这都什么人啊,有没有个能打的了!”

“嗨呀,消消气消消气,”沈良乐呵呵地拍拍他的肩,“天涯何处无芳草,是吧,靠谱的奶妈会有的,犀利的DPS也会有的,不如先来补个番怎么样?我跟你说……”

乐白送了他两个中指并一句“呵呵”,而后抓着饭卡出门去了。

沈良在关门声里扯着嗓子喊:“我要一份炒饭——”

 

3

乐白,21岁,朝气不太蓬勃但是肝火相当旺盛的男大学生,奶妈的一生之敌,热衷于和每一个奶过他的奶互喷,坚信自己打不上段位都是因为队友太坑,全天下的小菜鸡都被GWW集中投放在了他的竞技场队伍里。

无论是散排,还是组排,他总能遇到演员,犀利的选手都在对面,留给他的只有暴毙的奶妈和散步的DPS。

至于为什么遇不到靠谱的队友,才不是因为他喜欢嘴炮呢,教育队友怎么正确打竞技场能叫嘴炮吗?散排MVP单手上段?不可能的,散排是不可能上段的,这辈子都上不去的,奶妈总在梦游,他不就是起手三段玉泉冲内功脸吗,奶怎么能奶不上呢?

藏剑山庄不粘锅从不吃锅,都是GWW的错。

 

4

八月的天热得像一万个冰心在太阳里发功,乐白走出宿舍没多远就热出了一身汗,再撒把孜然就能当烧鸡出锅了。

贴吧里依然是日常的奶妈和DPS花式互喷,奶妈说DPS不懂奶妈的苦,不开减伤不保奶,DPS说奶妈奶不上还死得快,完全就是拖后腿。

乐白看了两页,觉得这种日经贴委实无聊,于是关了手机,蛋疼地抹了把汗,决定晚上回去再去招募碰碰运气,人要有梦想才能走得更远,他还真就不信自己就遇不到个正常人了,全服务器那么多人,总能轮到他和牛逼的队友同台竞技。

烧鸡的斗志熊熊燃烧。

 

5

乐白上食堂的时间掐得不太准,正是最后一节课下课,食堂里人山人海,各式各样的信息素堆积在一起,人群里的乐白被熏得头疼,暴躁程度直线上升。

本来闷热的天气就让人格外容易焦躁,空气里还全是那股alpha的味道,简直让人恶向胆边生,恨不能挨个把这群不肯收好气息的小王八犊子挨个打一顿。

等他终于艰难地带着晚饭回到宿舍,他都快被阳光和alpha的双重攻击怼昏过去了,沈良给他开门嗅了一鼻子的信息素,立马别过脸疯狂地开始打喷嚏。

“卧槽乐乐,你身上这个味道……阿嚏!”

乐白黑着脸把被信息素污染过的炒饭塞进他怀里:“喏你的alpha炒饭。”

 

6

出门时乐白没关游戏,这会儿回电脑前一看,聊天框里奶毒从头到尾给他问候了一圈,顺带挂了个悬赏,让他体会一把亮晶晶的感觉。

乐白这小暴脾气一点就炸,跳起来就跟人开始新一轮互喷,沈良嫌弃地搅了搅那碗气味奇妙的炒饭,觉得实在无法下口,索性搁在旁边,凑过来看他喷人。

作为一个喷子,乐白的手速奇快,噼噼啪啪就是一长串,沈良还没看见他打了些什么,这机关枪就已经发射了,怼得那奶毒实在无法还口,打了一长串星号而后愤怒地下线了。

“呵呵,跟我喷?”乐白面无表情地打开饭盒,一筷子插进饭里,其凶狠程度仿佛他是把剑插进了人奶妈胸口,“又菜又BB。”

沈良默不作声地缩回了脖子,继续去和自己的alpha炒饭纠结。

有的人找不到队友的原因,真是显而易见。

标签:策藏
热度: 332 评论: 30
评论(30)
热度(332)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