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主花羊/策藏
负能量文手
我永远喜欢道长
超懒,随缘更新

 

【策藏】散排战场是不会有未来的 (395-401)

395

微霜第二帅的藏剑吃过饭休息了一会儿,自觉在美食的抚慰下沉痛的心情已大有改善,于是二人继续不紧不慢地往山上溜达。

作为一个常年手机不离手的选手,失去手机的陈清文手里空落落的,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同怀星洲说话说着说着忍不住虚握两下手,发觉没了该握的东西,失落地把手踹进兜里。

怀星洲注意到他的小动作,脱口问道:“阿光也想要牵手吗?”

陈清文愣了一下——两人前面正是一对夫妻带着孩子,一家人手拉着手气氛和谐。

“其实我觉得吧……”陈清文思考片刻,严肃地说,“要打父子局的话,我也不一定会输啊。”

 

396

怀星洲的神色僵硬了片刻。

难道伤到了帮主的自尊心吗?!陈清文震惊地想,不应当!据他在水深火热的策策策藏歌凄凉55中的观察,如果卸掉橙武的话大家应该菜得半斤八两、水得彼此彼此,难道说其实帮主竞技场虽然菜,但是切磋技术极佳?

陈清文一阵忐忑。

半晌,怀星洲扶着额头笑出声:“哈哈哈哈,你说得对,有机会可以试试。”

 

397

到了山上景点,游人骤然变多,一方小水潭的栏杆前围满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陈清文凑过去看了一眼,发现大家的关注点其实只是水潭里的各色锦鲤,于是兴趣缺缺地准备离开。

正当此时,几个追逐打闹的小年轻从他面前跑过,怕了追逐打闹选手的陈清文警惕地往旁边一让。

然而他让过了人,没能让过暗器,也不知是谁的脚下飞来一颗石子,猝不及防踩了石子的陈清文一个趔趄,往前扑去。

水潭是有栏杆的。

但是陈清文撞到栏杆上的一瞬间,听见了清脆的咔嚓声。

 

398

那一刹那陈清文脑海中闪过许多。

比如此时应有一水榭花楹。

比如这座山的老山神难道看我不顺眼。

比如今天出门应该看一眼黄历,黄历上大概是写着忌出游。

哗啦一声,水溅起老高,潭中游鱼四散奔逃。

池鱼兄们,不是我有意打扰你们吃鱼食,毕竟我也是个倒霉的池鱼。

 

399

大冬天掉水里绝称不上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冰冷的潭水瞬间淹没了耳鼻,潭水不深,然而水底石子淤泥皆难立足,陈清文挣扎两下都没能成功站起来,一着急,反而呛入一口冰水。

人声渐渐远去,尖锐的耳鸣却愈来愈近。

而后他看见怀星洲脱掉外套跳了下来。

 

400

意识的远去似乎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黑暗消逝时他看见的是怀星洲的脸。

太近了,近得超出了理论上应当保持的距离,细密的眼睫几乎已经快要扫到他的脸颊。

身体冷得快要没有知觉,口唇相接处却温热异常,柔软的唇瓣不带任何旖旎色彩地紧密贴合。

却让人胸口某处又热又涨。

见他醒来,怀星洲扶着他坐起来,他似乎在说什么,然而陈清文没听清,他埋着头一阵猛咳,脸颊红得发烫。

 

401

不妙不妙不妙。

  234 27
评论(27)
热度(234)

© 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