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

【策藏】你懂个毛线竞技场 (13-18)

13

杀了乐白,剩下一个天策也没法顶着丐帮和苍云单杀奶花,天策试了一波不成,两人直接退了。

“我不该上来的,”奶毒主动吃锅,“我的。”

奶妈背锅态度太良好,乐白反而不好意思说什么:“没事没事,下一把。”

奶毒为什么要蹑云过来炸蝶池不起千蝶,因为血线确实就很安全,苍云为什么打他不打天策,因为天策身上还有纵轻骑的BUFF,一被缴械立马就跑了。

综上所述,这锅只能甩给苍云了,怪这命运的一发盾立当场策反霞流宝石。

别让他再遇到苍云,再遇到就给扒壳下锅。

乐白抱着满腔的憋屈气势汹汹地继续排队。

 

14

第二把是气毒毒,这配置起手想秒奶难度很大,气纯有无敌,毒经有蚀心蛊,除非对面三个非要开场抱团让他一个霞流宝石缴了仨,否则无论是漏了哪一个,起手这一波都秒不了奶,但就算没秒掉,要能逼出来个无敌就血赚,出蚀心蛊也不亏。

显然天策也是这么想的,他点了集火奶毒,乐白在YY里应了一声,起手天策盯着气纯,任驰骋上了马,乐白切了气纯目标玉泉上去,对面奶毒对即将到来的威胁毫无察觉,没有开任何技能,天策目标一切就冲他去了,乐白紧随其后,一个缴械缴中了被踩倒的奶毒和他身边的毒经!

有戏!这波至少能出个无敌,气纯要是反应慢点儿这奶能杀!

可惜的是气纯反应不慢,他果断给了无敌,两人迅速后撤,没有丝毫留恋。

 

15

这开局开得血赚,无敌时间一过乐白又怼上去对着气纯一顿骚扰,那边天策上了马回头就奔奶毒去,这回奶毒长了心眼,给自己上了个蓝蛊,天策一踩不中,转头冲着气纯去了。

乐白卡着生太极给气纯峰插出去,一发大宝剑,气纯下了一大截血,正要鹤归控住打一波,没想一个鹤归砸出去却砸了个空。

被封轻功的气纯没有凭空长出翅膀,他让天策给沧月走了。

行吧,沧月就沧月,好歹没让气纯又跑回生太极里……他正这么想着,对面奶毒就给气纯上了个蓝蛊,气纯欣然生太极。

气结的乐白转头就去和奶毒交流起了感情。

 

16

这一把最后输了。

是的,输了,虽然他们起手就让气纯下了无敌,且压得对面出了一万个赛点,但对面愣是抓住机会八卦、蚀心蛊再加上蚀心蛊结束一个封内,一波超长控制让乐白断奶断了足足十三秒,惨死当场。

至于为什么把对面压得血线屡屡出现危机却无法击杀——因为天策老在他想给技能的时候把目标沧月出他的攻击范围。

一场这么推了不下十次。

暴躁如乐白,在尸体倒在地板上的一瞬间胸中就燃起了火焰,他向来是个憋不住的,心里有火嘴上就开始往外喷:“卧槽,这必赢的都能输?天策我求你别瞎推行吗?”

奶毒出来和稀泥:“哎呀我的我的,下一把肯定赢。”

“你的什么你的,你是双开了天策还是突然和他换号了?!”乐白根本不听,这天策推得他满腔怒火,“让他自己说。”

天策打字道:“气纯为什么没死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17

问得太好,乐白真是要给他气笑了:“我心里没点逼数?气纯为什么没死?你打的沧月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

“我推气纯那波你回头缴械奶,气纯没蛋壳没无敌,他早该死了。”

“大哥,你推了残血的气纯多少次?鬼知道你说的哪一波?”

“你自己不看站位的吗,不知道就去翻回放,助手就是给你这种人准备的。”

奶毒无奈地试图拉架:“那什么……”然而很快就被暴躁的乐白给淹没了,他一张嘴输出快得很,一句接着一句,打字的天策落了下风,很快就变成了乐白单方面攻击。

“啧,你属BB机的吗,还来劲了是吧。”YY里一直沉默的天策开了麦,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听起来的确是不太舒服的样子,“爱打打不打滚,哪儿那么多废话。”

说罢直接退了YY,奶毒愣了一下,也跟着退了。

 

18

“你这就又结束了?”旁边的沈良听他突然安静下来,扭头一看,乐白的队已经退得就剩他一个人了,“越来越快了啊乐乐,你今天两个招募加起来打了有五场么?再这么下去你可能要在本服招募界出名了。”

“出什么名?”乐白没好气地退了游戏,“卧槽我跟你说,这天策,一把能给气纯推出去一万次,我读个条他就推、读个条他就推!什么毛病!”

“你说呢?‘818那个傻逼喷子’之类的吧,”沈良顶着乐白鄙视的中指淡定地说,“我跟你说,就你这样的,迟早得挨削。”

乐白对此表示不屑:“嘁,来啊,打我啊,谁削谁不一定呢。”而后把浴巾一甩,洗澡去了。

标签:策藏
热度: 192 评论: 18
评论(18)
热度(192)

主花羊/策藏
超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