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酒

主花羊/策藏
负能量文手
我永远喜欢道长
超懒,随缘更新

 

【花羊】33来人2=1 (427-435)

因为一写他俩我就正经不起来……所以车的进度十分缓慢,边写边笑


427

在老六的哄骗下骆云生底价拿了特效腰坠,他琢磨了一下,觉得这要是能进竞技场花间岂不是很吃香。

“是什么给了你花间不吃香的错觉?”江阳一边摸着平板看电视剧,一边问他,“我现在可是在抱你的大腿呢。”

骆云生呵呵一笑,对他的恭维表示不屑一顾:“你抱的不是你儿子的大腿?”

江阳抬起头吃惊地看着骆云生:“我可没说你是……”

 

428

屿萌隐约听见YY那边有人在惨叫。

 

429

骆云生曾经是一个不相信玄学的人。

直到他发现在他和烤箱以及烤箱说明书相亲相爱的那一个多两个小时里,江阳开着他的号让他收获了三个牌子、一个特效腰坠,以及一把奶花武器。

他看一眼扑向试烤的饼干的江阳,感觉心情十分微妙。

这个人前两天不是还黑得跟什么似的吗?

怎么突然就红成AOE了?

 

430

那边屿萌本来正在跟师父探讨着气纯的艺术,聊着聊着猛然发现人不见了。

“师父?”屿萌纳闷儿地喊了一声,“人呢?”

“吃饼干去了,”骆云生从容地回答,“怎么?”

“既然师伯和师父在一起……”屿萌感到了一丝丝疑惑,“那你们俩为什么老要开YY小房间?”

骆云生听见青溱十分放肆地笑出了声。

 

431

最早其实是因为他俩凑一块儿就会嗨到深夜而被禁止一起睡,于是两个人就拿手机登上YY一边挑灯夜战一边跟做贼似的悄悄聊天。

虽然高考完之后这条禁令就放宽了,两人还是把这个习惯保留了下来。

“不开YY你们怎么来偷听呢?”骆云生说完就闭麦去找江阳讨论饼干的质量了。

留下一个屿萌在原地思考人生。

 

432

我刚刚难道是……被秀恩爱了?

屿萌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433

打完本时间已经有点晚了,江阳闲得无聊,去老长安看切磋,骆云生清理完厨房、洗过澡就躺在床上玩儿平板。

江阳看着看着就开始叹气。

“怎么了你就在叹气?”骆云生随口问了一句。

“我觉得要么我还是做个周流吧?”

骆云生有些诧异地抬头瞟了他一眼:“你要转回剑纯了?”

“就……”江阳蠢蠢欲动,“激光剑啊!”

“驳回。”

 

434

打完竞技场的沧海和寒卿也出现在了老长安,沧海最近剑纯复健,尤其喜欢找平秋切磋。

“毕竟我还是不够强。”寒卿蹲在旁边悄悄地跟江阳说,“唉我要是有平秋的水平……”

“那沧海就不跟你打了。”

寒卿茫然地问他:“为什么?”

江阳回头看了一眼骆云生,得到骆云生一个诧异的眼神。

“因为大师姐喜欢养成。”他悄悄地跟寒卿递八卦。

 

435

沧海的暴力复健卓有成效,前两天还在被平秋暴打,今天已经能够赢上几把了。

江阳看得连连叹气,可能这就是差距吧,别人复健是拿起剑就能打,他复健是拿起剑就被打。

“醒醒吧江阳大大,”骆云生还在旁边槽他,“大师姐既没有A半个世纪也没有换心法。”

江阳沉默了一会儿,幽幽地说:“其实我觉得主要原因应该是大师姐有夜话白鹭。”

  93 7
评论(7)
热度(93)

© 无酒 | Powered by LOFTER